不理性的決定(下)

跟我不一樣的是,指導教授,早早就開始看房子了。

在她的眼中,房子除了是傳統的安定感、安全感之外,也是一種投資。

她不能忍受房租像是投入水裡的石頭一樣,撲通一聲,再也沒有浮上水面。

買了自己的房子,就算房價折舊或是下跌到幾乎沒有價值,至少,還有一棟記載著自己名字的水泥建築物。

她常常說,「我們沒有自己的家」。我說,「我們不過是沒有自己的房子,我們仍然有自己的家」。

Direction (by PipperL)
指點一下方向吧。

有一次,一個帶看的仲介,跟我在某建案外的路邊聊了起來。我好奇著,這麼貴的房子,到底是哪些人買的,他們的心態又是什麼? 我得到了這樣子的答案:

我所認識的客戶們,花了這麼多錢,住進了這新房子裡。因為地段的關係,四五年後,這地區的房價仍然保值,到時,他們再用原價或是更好的價格售出,不用租金似地,住了四五年新房子。

聽起來很美好是吧? 住了四五年的新房子,在房子狀況還不錯的時候,脫手搬家,不用付什麼房租,然後繼續找下一個落腳的地點。

好像,也是一種逐水草而居?

跟我的租房子哲學,好像也差不多。

不同的是,這房子的「押金」高多了,是一棟房子的頭期款加上四五年繳掉的貸款,要數百萬元。另一個更讓人擔憂的,是「房價仍然保值」的前提。

然而,我同意房仲的說法,「房價仍然保值」的前提,在未來的這四五年,有很大的機會是成立的。

那麼,投入這麼大筆的資金做為押金,尋求免租金的住新屋選擇,看來就成了一個雖然具有風險、但可以放上桌被討論的投資提案了。

我開始想,如果情勢沒那麼美好,會是什麼樣子呢? 也許,是裝潢和房價貶值正好接近我所付出的租金。那麼,以五年來說, 15000 x 12 x 5 = 900,000。我有九十萬的空間以承受房價和裝潢的貶值。另外一個可能的情況,是當景氣大好,什麼投資、怎麼投資都獲利數十趴的時候,我卻因為手上所有的錢都已充作押金,只能眼睜睜著看著別人發財 :-p 不過以過去的經驗來看,景氣大好的時候,房市也會伴隨著水漲船高,房價貶值的可能性更低,說不定,五年後我搬家的時候,還有機會獲利呢?!

能滿足指導教授的「安全感」(即便只有五年),又具有一定程度的獲利可能性。想來想去,除了自己無法掌控的全台灣/全球系統性風險之外,這筆投資,好像沒有那麼不理性?

—.—.—.—.— .—.—.—.—.—.—.—.—.—

回想起來,生命中真正決定「決定」的,往往不是那些理性的思考和分析,而是一些乍看之下,沒有脈絡的片斷。

某一天,跟一個與老婆同住好幾年套房,後來才買了間上千萬的豪宅的同事聊。我問,為什麼會花那麼多錢,買了那 棟房子呢? 他說,不過是一股衝動而已。

看著我狐疑的眼神,他說,總有一天,買了房子的你,會懂的。

—.—.—.—.— .—.—.—.—.—.—.—.—.—

去了一趟大學同學的新家,享受著 Wow! 的同時,突然把自己代換在那間房子裡,想像著在那裡生活的樣子。

想像早上起來,光著腳踩在地板上的觸覺。

想像牆上的壁貼、和整個房間的顏色。

想像在窗邊看著書,不用靠檯燈來照亮書頁。

想像拿著相機時,不會再找不到影子,不會再猜測著省電燈泡的白平衡……

—.—.—.—.—.—.—.—.—.—.—.—.—.—

站在空無一物的屋裡,像是小時候組裝模型似地,閉上眼睛,開始在腦海裡,把沙發放這兒,這一面牆要漆上什麼顏色,這個方向應該有著整面的櫃子,哪個角落記得要擺上一張舒服的椅子,這一區則少不了一張傳統的餐桌。

抬起頭,眼睛依然閉著,頭上的燈光灑在身上,手指一彈,黑暗的空間裡一盞吊燈指引著家的方向,再一彈,窗外的陽光和 藍天告訴我這是個適合出門的好天氣  —- 不然坐在窗邊也不錯……

睜開眼,依舊是站在空無一物的屋裡。

我,想買的不是房子。想買的是家。

想買的是家的感覺。

Happyness in a night market (by PipperL)

終極邊疆BLOG » 不理性的決定(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