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理性的決定(下)

跟我不一樣的是,指導教授,早早就開始看房子了。

在她的眼中,房子除了是傳統的安定感、安全感之外,也是一種投資。

她不能忍受房租像是投入水裡的石頭一樣,撲通一聲,再也沒有浮上水面。

買了自己的房子,就算房價折舊或是下跌到幾乎沒有價值,至少,還有一棟記載著自己名字的水泥建築物。

她常常說,「我們沒有自己的家」。我說,「我們不過是沒有自己的房子,我們仍然有自己的家」。

Direction (by PipperL)
指點一下方向吧。

閱讀更多不理性的決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