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本論文

這是一篇遲到了三個月的文章。

一篇在愚人節之後應該就寫好並且發表的文章。

為什麼遲了三個月才寫,看到文章後面,客倌們就知道了。

首先,先讓我們回到四月一日愚人節那一天吧。

當天,在推特跟 Plurk 上,工頭說,「(趁亂告白)昨晚 thecarol 向我求婚。搬完家可以開始準備了。」而凱洛也說了:「本人確確實實光明正大直言不諱地在 2010年4月1日向 @kenworker 說:『我們結婚吧。』」

這幾句話,嚇壞了一堆人。因為,這是一則出現在愚人節的訊息。愚人節的訊息,真真假假,誰知道呢?

(兩個半月後,他們證明了「真」的存在。而且就在昨天,他們訂婚了。)

在被嚇壞的一堆人中,也包括了我,不過,真正嚇壞我的,其實是另一則訊息。我當時的反應,是偷藏在fb 上的兩則訊息:

Pipper Lee  照樣造句:本人確確實實光明正大直言不諱地在2010年4月1日被叫回去當研究生。
Pipper Lee 今天是愚人節,在幾乎平安度過一天時,我被徹徹底底嚇到了。

是的,我在 4/1 被叫回去當研究生,準備寫我的第三本論文,而且是幫我的學弟寫。

我的學弟?

是的,指導教授剛收了個學生,雖然年紀比我小了三十幾歲,不過因為也是指導教授的學生,就輩份上來說我只是他/她的學長。

而且因為指導教授才剛收他/她,他/她應該什麼都不懂 (其實我們也都不懂),所以要教會他/她爬行、走路、說話、算術、寫字、上twitter、blogging 等等,都需要指導教授和我這個學長的幫忙和帶領…..

這第三本論文,好像沒辦法像第二本論文一樣,花個幾個月就寫完。光是入學手續,就要寫個十個月…….

不管如何,當四月一號那天,指導教授把一張有兩條橫線的小紙條丟在我面前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們家藏了我不知道的東西,才發現原來驗孕試紙大量買很便宜還可以團購,才發現指導教授已經處心機慮許久而我一直被蒙在鼓裡。

原來驗孕試紙也可以團購
這就是那張有兩條橫線的小紙條,下面則是一堆還沒用過的小紙條們,指導教授後來都拿去送給她那秘密組織的其他成員了。

而我,除了偷偷丟了一則訊息之外,還得遵守實驗室的規定,不得任意對外透露實驗室的最新研究成果。指導教授特別說了:「尤其是你那些部落格跟推特上的傢伙。

這件事,就這樣默默地被河蟹/和諧了。

三個月後的現在,我每天泡在買屋/裝潢的研究之中,指導教授則是開心地拿著媽媽手冊到處去登錄媽媽教室換贈品、每天摸著肚子說「小幸福,媽咪愛你哦~ 爸比也愛你哦~」,不然就是跑到我的房間對著超音波照片傻笑,分析到底小幸福像爸爸還是媽媽 (最好現在就看得出來啦~)。

超音波照片
為什麼指導教授看得出來側面像我,但是跟她一樣漂亮呢?

一切的一切,都好像變得那麼理所當然。

直到昨天。

昨天, Jonxberg 莫名奇妙地發了兩則推特訊息

我嚇了一跳,突然醒覺:好像已經過了緘默期了。

索性,好好地自我揭露,寫了這一篇。就當作是第三本論文的 prolog 吧。

名詞定義:
小幸福為一秘密計畫下的武器代號,原名小幸虎,指的是在虎年製造,十分幸運的結晶。後來為響應口語化運動,慢慢被稱之為小幸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