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黑暗年代」到來的方式

看了朱學恆的《 民國一百年:黑暗時代。》,其實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對我而言,不過就是世代之間的羨慕和憂慮。每隔一陣子,就會在三五好友吃喝解悶時,作為哀怨吐吐苦水的話題之一。羨慕一下那些「前輩」現在擁有的成就和財富,感嘆一下自己即使再努力個幾百年,也沒有機會卡到他們現在的位子。這些話題,非常適合一群男人,尤其是有家有老婆有小孩有鄰居的男人,或是還在學校努力,卻已背負著沈重期望的男人們。

一直到看了櫻櫻陽子的《民國一百年,真的是黑暗時代的序曲嗎?》,那種週六下午閒來無事,四處翻閱文章,卻一個字都不想寫的放空,才突然清晰起來。前幾天才因為類似的事情勸了朋友一場,效果如何我不知道,但在那場對話之後,回想起來,我到底要說服的,是他,還是我自己呢?

吐吐苦水,楚囚相對,其實沒有什麼不好,談到最後往往不了了之,反正最主要的情緒宣洩已經達到目的,大家回到各自的崗位上,繼續把現況歸咎給這個時代,往好處想,還可以達到「安定」的功能。是不是真的提出了「解答」,相對之下好像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萬綠叢中
萬綠叢中

陽子文章裡頭,倒是試著提出她的解答版本:

若一個人一輩子只想平平安安的過日子,那麼不管在那個世代,只要肯做工,不要有不良習慣,不要有太大的慾望,應該都能達成。但若想要在那個世代能有點小小甚至大大的成就,那麼,首先要了解這個時代給予世人的時機是什麼!

那麼六七年級生呢?時代給予六七年級生什麼樣的時機?
我想,從六七年級生的出頭鳥看來,我想,這時代給予人們的時機,靠的是個人天生的資產,比方說「天賦」。

聽起來很棒,不過就在文章後頭,臨演的角色還是搬了出來,你和我,和大部份人一樣,都是臨演。這個時代,雖然為那些「有天賦的人」建了一個舞台,但是真的去想,那些天賦,和你我認知中的天賦、和書上寫的天賦,還是有差異的。具有天賦,到真的站上這個時代的浪頭,除了運勢之外 (這個跟其他年代成功的人們一樣),一將功成萬骨枯也是啊 (這也跟其他年代成功的人們一樣)。

前兩天的對話,其實就是圍繞著類似的話題。

時代的風向是一直在轉變的,我們不用看到二三年級生那麼遠、也不用看到四五年級生那麼遠,光看看自己所處的六七年級,就已經感嘆不完了。從早幾年的網路新貴 ,到前幾年大家羨慕的園區新貴、台積電、聯發科,到金融危機時的傳統產業、軍公教,現在浮沈職場的六七年級生,差個兩三年,跑道換一下,只要剛好在浪頭上,往往「出路」就天差地遠。然而下一個浪頭,真的每個人都看的準嗎? 就算看準了浪頭,你也真的有把握、有實力站到浪頭上嗎? 尤其是浪頭上還有一堆密密麻麻的人。一天到晚比薪水,比 title 、比消費能力,今年跟這個行業的人比,明年跟那個產業的比,比到最後,比得完嗎? 更何況在這麼多因素影響之下,努力和收獲,不見得有著等比例的對應關係。

運氣特別好,不怎麼努力就有大收獲,這個跟大樂透中獎一樣,可遇不可求,遇到了心裡也不見得踏實,害怕好運下次不來幫忙怎麼辦。

再怎麼努力卻沒什麼收獲,我想沒人想要走這條路。真的碰上了,檢討完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夠努力」後,乖乖在退到一邊,跟我一樣當臨演吧。

剩下的兩條路,一是超級努力而有超級收獲,一是乖乖認份而當個臨演。超級努力而有超級收獲,要有舞台,要有運氣。即使現在舞台「看起來」變多了,然而你的舞台變多了,別人的舞台也一樣變多了,搞到最後,浪頭上還是滿滿的人。而且舞台還不是說選就選,時局、地棫、生活的限制,都是阻擋你加入這場賽局的主因。

乖乖認份而當個臨演的我,覺得最重要的不是「臨演」,而是「認份」。了解自己的不足,認清生活的現實,即使是當個井底之蛙或是獻曝的野人,至少知足、快樂。是不是臨演,有時候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這就是我這個臨演給大家的催眠和洗腦,別加入那些菁英的殘殺遊戲了,來豬圈裡打滾玩泥巴吧!

我這樣準備黑暗年代的到來,是不是很沒志氣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