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幸福] 羊膜穿剌該不該做?

在醫生告訴我之前,我從來不知道產檢並不能如想像中的,帶給我們那種小朋友一切健康的安心感。

My Corner

其實產檢,是觀察「已經發生的事」,而不是預測「未來可能發生的事」。對於產檢所觀察到的,大都是已成的事實,我們往往無能為力,而未發生的事,光藉著超音波,又難以預測。

也因此,如果想靠一般的產檢,去推斷小 baby 未來健不健康,其實是非常困難的。

對我而言,其實也沒那麼讓人心慌,生命本來就是許多的不確定和機率,尤其是孕育中的生命,外界環境和上帝的骰子稍稍換個面,出來的結果往往難以預期。有時候,等待十個月後,掀開那薄薄的肚皮,看到她/他的蘆山真面目,往往更有一番驚喜。

不過如果能偷看一下考卷的答案,預先知道小 baby 的狀況,甚至試著去預測未來,那誘惑可是非常大的。

母血篩檢唐氏症, 其實就是一個簡單的偷看動作,可以知道小 baby 得到唐氏症的機率。不過這個「偷看答案」的動作,答案模模糊糊地,給了個「機率」,而且是數百分之一的機率。平心而論,看了之後,若是機率不上不下的,心 裡那個疙答反而更讓人不適。到了最後,往往得再加做一次羊膜穿剌,來「確定」小 baby 是否患有唐氏症。

如果不做,就算機率是千分之一,那股小小的不安,總是像曾經卡在喉嚨的魚剌,就算魚剌真的嘔出了,喉嚨深處還是存在著一股異物感。

與其如此,還不如直接把答案紙掀開,觀看那一題的答案。

不過「把答案紙掀開」的這個動作,也是有風險的,做羊膜穿剌本身,就有一定機率的流產風險。過去衛生署是依據各年齡層婦女「嬰兒得唐氏症的機率」和「因羊膜穿剌而流產的機率」相比較,取較輕微者,而得到建議做羊膜穿剌的年齡。為了降低這個風險,尋求非常有經驗的醫生來做,是非常重要的。也因此,我們跑了台北一趟。

又因為,風險都承擔了,如果只看到一題的答案,好像太可惜了,所以指導教授決定做 aCGH (Array comparative genomic hybridization / 晶片式全基因體定量分析技術),一口氣多看幾題答案。反正羊水抽一次,可以同時做這麼多種分析,好像還蠻值得的。我個人是覺得沒必要,因為雖然有更多資訊,但是一方面價錢不便宜,另一方面我們並不是罕見疾病的高風險群,這 aCGH 做下去,投資報酬率恐怕有限。

後來想一想,我少計算了一項因素:那就是指導教授的心情。如果花個筆錢可以讓指導教授在未來的這幾個月能夠更加心安,快樂地跟小幸福相伴,就她們母女的身心發展 (母親的心和女兒的身)而言,都是正面的,這樣看來,這投資好像就是值得的。

於是,我也就不再反對了。

結果呢?

aCGH report

檢查結果出來後,指導教授就開始快樂地採買小幸福的衣物和用品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