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0回顧

要不是年底的耶誕迎接了小幸福的到來,2010 對我而言,其實是乏善可陳的一年。很多預定的事都沒有做好,很多想要發生的事都沒有發生。甚至偶爾還會懷疑,我人生精華的那幾年是不是已經逝去?

今天是 2010 的最後一天,我坐在桌前,回想著這一年來的點點滴滴,腦袋裡流過的,覺得最有意思的,是指導教授在準備待產時跟我說的話:

「在我陣痛哀嚎的時候,你絕對不可以做兩件事:一是用 iPhone 上推打發時間兼轉播,二是在我旁邊吃香雞排、鹹酥雞或是滷味。」

第二件事我做到了,但是第一件事……

該做的精神上的、物質上的支持我都沒少掉,吸吐吸吐拉梅茲我自己都快換氣過度,還要在旁加油打氣安慰叮嚀。第一胎本來產程就比較長,跟陣痛奮戰了一天多,樓梯走了不知多少階,圈子繞了不知多少圈,催生跟減痛都上了,最後還進了產房。這個歷程真的難忘,對指導教授或是對我而言都是。難怪生過孩子跟當過兵的人一樣,都有滿滿的當年勇可以說。

小幸福好準時

回顧這 2010 年底的大事件,就讓我從 12月24號,也就是平安夜開始說起吧。

平安夜,原預產期的倒數兩天,從早上就開始陣痛的指導教授洗好澡,拎上行李,跟我一起來到醫院,停好車,可能是之前產檢養成的習慣吧,順手在 four square check-in…..

到了產房,護士小姐檢查的結果,還沒兩指,不收。於是開始 Stage 1: 爬樓梯。

Stage 1: 爬樓梯
Stage 1: 爬樓梯

從1樓爬到13樓,再坐電梯下來,再爬一次,中間陣痛來襲時,還得倚著扶手休息。然而指導教授卻不忘當晚要播出的犀利人妻,還想找個有電視的地方。我只好上網下載了 VAWIDEA TV,裡頭有台視,可以在萬一想看的時候讓她轉移注意力焦點。

Stage 2: 計時以取得門票
Stage 2: 計時以取得門票

指導教授爬樓梯,我在一旁也沒閒著,記錄著陣痛的間隔。 iPhone 內建的時鐘軟體,裡頭的計時器其實非常好用,每次陣痛的開始和結束只要按下計次鈕,就可以幫你算出陣痛的間隔和陣痛的長度。只可惜沒有畫趨勢圖的功能,不然就可以更輕易觀察陣痛的間隔是不是有變短了。

一直走,一直爬,馬偕13碼的藝廊還蠻適合繞圈圈的,除了中間累到不行,而在沙發上休息兼看犀利人妻之外,我們就在醫院的樓梯間、藝廊、和產房檢查室這三個地方繞圈圈,直到半夜兩點。

是的,在檢查室用胎心音計監測陣痛的強度和間隔之後,即使陣痛的間隔已經是約5分鐘,但是仍然只有開一指。於是在護理師的建議之下,我們決定先掛隔日早上的門診,然後趁著到天亮前的幾個小時回家休息。

這時,已經是25號凌晨兩點。

Stage 3: 新的一天,指導教授和小幸福繼續努力中
Stage 3: 新的一天,指導教授和小幸福繼續努力中

25 號早上,即使指導教授因為陣痛一夜難眠,但是稍稍補充睡眠的我,還是帶著她回到醫院。因為是加掛號的關係,以看診的速度,輪到我們看診應該已經是下午了。於是整個早上,我們又繼續走啊走,爬啊爬。小幸福為什麼遲遲不出來呢? 我訥悶著。可能是在肚子裡過太爽了,在照超音波的時候,還給了我們大大的笑臉 XD。

Stage 4: 進入場邊熱身區
Stage 4: 進入場邊熱身區

下午,看完門診,由於產程進展太慢,醫師決定讓我們進入場邊熱身區,也就是待產室,開始打催生的點滴。不知道是不是催生的關係,陣痛的頻率和強度都愈來愈上升,而且開指的速度也愈來愈快,二指,三指,三指半,四指,五指。

Stage 5: 這就叫陣痛
Stage 5: 這就叫陣痛

我看著儀器印出來的圖表,計算著每次陣痛的間隔和強度,在適當的時機提示指導教授的呼吸和放鬆,畢竟在這個階段,用力只會使子宮頸無法順利的擴張和變薄。

Stage 6: 手印換無痛
Stage 6: 手印換無痛

催生所導致的強烈陣痛、前一天走路爬樓梯的體力消耗,和一夜未眠的疲累使指導教授在二指多就決定進行減痛,我的手指因為蓋手印而沾染了紅色的墨水,而指導教授則被推進了手術恢復室進行減痛分娩的埋針,想一想,如果可以讓她爭取到一些些的體力恢復時間,這就值得了。

Stage 7: 用力把所有東西擠出來
Stage 7: 用力把所有東西擠出來

四指,減痛分娩的麻醉被拔除 (這是規定),麻醉慢慢退去的結果,陣痛所帶來的苦痛又重新出現在指導教授的臉上和身上。因為想要對抗陣痛,她已經開始不自覺地用力、掙扎,想要把體內的所有東西都擠出來。連點滴管內血液都開始倒流,看著我緊張起來。還好此時產程愈來愈快,護理師已經開始教她正確的用力方式,準備送進產房,站上打擊區。

Stage 8: 站上打擊區了!
Stage 8: 站上打擊區了!

終於,護理師去通知了醫師,指導教授被送進了產房,我則要求要進產房,開始最後一階段的衝剌。

上場打擊的前半段,其實我是不被容許進到場內的,一直到最後小幸福的頭頂已經看到,我才獲准進入產房。雖然裡頭的設備跟我想像的一樣,但是並沒有如我預期地,充斥著產婦的大聲哭喊,或是痛罵老公的情節。指導教授已經沒力氣大聲哭喊,只有醫師的指示聲和我的鼓勵話語,就在這個奇妙的相對寧靜中,小幸福誕生了。

Final Stage: 裝憂鬱的Holly baby 小幸福!
Final Stage: 裝憂鬱的Holly baby 小幸福!

滴答滴答聲中,也許有一點點遲到 (畢竟拆禮物一向是耶誕節早晨),但小幸福,趕在 2010 耶誕節結束的最後幾分鐘,變成了我們最珍貴的耶誕禮物。在這段時間裡,許多朋友或是來電,或是在網路上給予許多的加油、鼓勵、打氣和恭喜,在此我再次致上深深的謝意。

這就是我的2010年回顧,讓我們反攻大陸,解救大陸同胞吧。 (記得小時候作文都是這樣結尾的)

2011 / MMXI,新年快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