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本論文

這是一篇遲到了三個月的文章。

一篇在愚人節之後應該就寫好並且發表的文章。

為什麼遲了三個月才寫,看到文章後面,客倌們就知道了。

首先,先讓我們回到四月一日愚人節那一天吧。

當天,在推特跟 Plurk 上,工頭說,「(趁亂告白)昨晚 thecarol 向我求婚。搬完家可以開始準備了。」而凱洛也說了:「本人確確實實光明正大直言不諱地在 2010年4月1日向 @kenworker 說:『我們結婚吧。』」

這幾句話,嚇壞了一堆人。因為,這是一則出現在愚人節的訊息。愚人節的訊息,真真假假,誰知道呢?

(兩個半月後,他們證明了「真」的存在。而且就在昨天,他們訂婚了。)

在被嚇壞的一堆人中,也包括了我,不過,真正嚇壞我的,其實是另一則訊息。我當時的反應,是偷藏在fb 上的兩則訊息:

Pipper Lee  照樣造句:本人確確實實光明正大直言不諱地在2010年4月1日被叫回去當研究生。
Pipper Lee 今天是愚人節,在幾乎平安度過一天時,我被徹徹底底嚇到了。

是的,我在 4/1 被叫回去當研究生,準備寫我的第三本論文,而且是幫我的學弟寫。

閱讀更多第三本論文

[裝潢] 設計師相談

–初次見面–

那是一個下雨的夜,夜裡的街道,兩邊各站了一排三樓雙併的別墅,門口一張小小招牌在夜裡亮著,一樓的車庫望進去就是工作室。

那是我們和設計師的第一次接觸。

第二眼的報價單 (by PipperL)

放好傘,坐下,接過熱茶,喝了一口,拿出新家的平面圖和事前作功課的筆記,從各區域的機能開始,向設計師說明我們的想法。

只談區域的機能設定和規劃,不說明細部的櫃體方向和大小等資訊,那些規劃雖然我們心中有一個初步的版本,但是我們只放在心裡,不說出來。這,是給設計師的第一個考題。

除了看看設計師的規劃是不是有更好的地方,也可以看看她是不是能夠從我們口中的機能設定,抓出我們心中所想要的那些配置。畢竟要是能找到一個同調的設計師,未來在溝通和成果方面,會更容易再現我們心中所描繪出來的那個家。

我們說完了,換設計師說她的一些想法,她的鉛筆開始在平面圖上畫著,這兒一個櫃子,可以放哪些東西,那兒擺張床,床頭對著哪個位子….

當然,這只是粗略的構想。尺寸和空間都還要好好回去再計算。

接下來,就是更細一點的討論了。一區一區地,細部的設計構想,分別由我們和設計師提出來,我們的需求逐一地被記錄下來,將來會被納入初步設計的考量裡。

閱讀更多[裝潢] 設計師相談

[裝潢] 事前的功課

我的裝潢第一步,是跟指導教授「串通」好。

或者說,是把我們倆腦中對「家裡該長什麼樣子」,清楚地描述出來,然後調和出屬於倆人的版本。

因為我看不進她的腦袋裡,她也看不進我的腦袋裡,所以只能靠言語的陳述 (我這裡想要有一張椅子),共同的回憶 (上次誰誰誰家裡的那張椅子),和眼見為憑的圖片 (就是照片中的那張椅子),來達到初步的調和。

也因此,我們倆約定好,花一個星期的時間,分頭去收集資料,思考對新家的規劃、想法。一個星期後,兩人再聚在一塊兒,提出自己的版本,開始調和屬於我倆的版本。

充實自己 (by PipperL)
前陣子在看的書,包括《尋味.光與影》、《設計師在家嗎》、《創意居家》、《攝影師之眼》、《小豪宅裝修事件書》等等。這算不算走偏了?

在這一週裡, 我開始大量的閱讀,翻了近半年來的漂亮家居雜誌, 從圖書館抱回了一堆相關的書籍,也叫黑貓扛來了《2010 潮流美宅:特搜100設計師》和《監工完全上手事件書》,當然,還有網路上大量的資訊,包括:

閱讀更多[裝潢] 事前的功課

[裝潢] 裝潢心得序言

唸研究所的時候,想要畢業是一種衝動;漫漫長路的,是挑燈夜戰寫論文的那些日子。

準備婚禮的時候,決定結婚是一種衝動;漫漫長路的,是籌備婚禮大大小小的細節與討論。

準備購家的時候,買下房屋是一種衝動;漫漫長路的,是裝潢佈置和日後的維護。

買房,決定了之後要住在什麼樣的地段裡,住在什麼樣的社區裡,住在什麼樣的鄰居旁,住在什麼樣的格局裡。
裝潢,決定了之後早上醒來看到的是什麼顏色的天花板,半夜要喝水時腳底會踩到的東西,回到家裡第一眼的景象,吃飯時頭上的那盞燈,以及寫部落格時身體窩在哪兒。

Tunnel (by PipperL)
不知道,在出口等待我的,是什麼樣的一個家?

閱讀更多[裝潢] 裝潢心得序言

房屋簽約

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拿這麼多錢在手上,即使只是一張薄薄的銀行本行支票。

銀行本行支票 (by PipperL)

從銀行行員手上接過這張支票時,我的手微微的抖著,一邊應付著行員殷勤的詢問是否需要房貸,一邊盤算要是一出去這一張紙就被搶走我的人生將會有多大的轉折。

「先生我們家的房貸利率很不錯,要不要考慮看看?」
『我已經找好了,不需要,謝謝。』

「先生您在哪個公司高就? 是 XX科技嗎?」
(是的話我就不用跟銀行借錢了)

「先生您今天休假嗎? 真是悠閒啊!」
(我只是中午不吃飯跑出來提款的工程師啊。)

「先生我們家的保險方案真的很不錯,要不要一起參考看看?」
(再不快點我就要遲到了 @@)

就這樣,剛剛邁入夏天的一個中午,我穿著早晚上下班抵抗涼意的外套,站在透中午的陽光之下,流著汗,懷裡揣著一張寫著好幾個零的紙,開始走向這不歸路。

那是我剛簽約後的沒幾天。

閱讀更多房屋簽約

從看屋到驗屋

在指導教授的強力推動之下,看中的屋子,很快到進展到議價的階段。這段時間,我都放任教授她去談,跟誰談,怎麼談,談多少,她會定期把「戰況」回報給我。而我,只是給了她一個數字,告訴她,不夠的,就由她自己想辦法了。

議價,就我所知,好像還是傳統的「good cop, bad cop」,她扮演的是好警察,很有誠意的想要買房子,我扮演的是壞警察,挑三撿四的,還只肯開出較低的價位。不過我這個壞警察,只出現在教授的口中,從頭到尾,我都沒有出現過。我這個被塑造出來的壞警察,只是拿來議價的籌碼和手段而已。

但賣方也不是省油的燈,一樣玩起了好警察壞警察策略,對口的男主人當好警察,躲在幕後的女主人當壞警察。跟我們一樣的,是壞警察一直在幕後,她的所作所為所想要所要求的,都是男主人轉述的。從頭到尾,這傳說中的女主人,也沒有出現過。

每次我一想到這情景,就不禁失笑。大家明明都知道對方在玩這技倆,卻還是裝作不知情地繼續玩下去…….

Home (by PipperL)
在這房價不透明的年代,黑暗中的明燈,也許就是網路了。

閱讀更多從看屋到驗屋

房屋仲介的角色

其實,在我做出不理性的決定之前,指導教授她,就已經開始看屋了。

除了去預售屋的招待中心享受「描繪未來」的滿足、和在坪數灌水的樣品屋中享受裝潢精美、家具齊全的偽豪宅生活 (可能只有十來分鐘),大部份的時間,教授其實面對的是房屋仲介,腳踩的是一間間的中古屋,看到的是搬空後的屋子,壁癌、漏水、陰暗、剝落、垃圾、污漬等。

Egg day 2 (by PipperL)
我的新家,到底會長什麼樣子,座落在哪裡呢?

閱讀更多房屋仲介的角色

不理性的決定(下)

跟我不一樣的是,指導教授,早早就開始看房子了。

在她的眼中,房子除了是傳統的安定感、安全感之外,也是一種投資。

她不能忍受房租像是投入水裡的石頭一樣,撲通一聲,再也沒有浮上水面。

買了自己的房子,就算房價折舊或是下跌到幾乎沒有價值,至少,還有一棟記載著自己名字的水泥建築物。

她常常說,「我們沒有自己的家」。我說,「我們不過是沒有自己的房子,我們仍然有自己的家」。

Direction (by PipperL)
指點一下方向吧。

閱讀更多不理性的決定(下)

不理性的決定(上)

在我的觀念裡,身處這個高房價的時代、高房價的城市、高房價的地段,購買房子來自住個十幾二十年,是一件不怎麼理性的事。

就像股票一樣,房子也有個淨值。而就像大部份的股票一樣,現在這個地區的房價,在經過買賣之後,已經因為市場的供需心理,而使得買賣的價格,遠高於這棟房子其建材、土地、施工等應有的淨值。我總是好奇,有這麼多的投資客 (不管是職業還是業餘),這麼多的建商,投入了這個房地產市場,大家都說 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大家都說房市向上,過去幾年如果買了房子現在早就賺了十幾二十趴、賺了上百萬。

偏偏在這個城市裡,傳說中的新貴已成舊貴,新進入就業市場的人們,同時受到分紅費用化和經濟成長趨緩的夾殺,當年「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已經不再,留下的是血汗和爆肝,負擔得起這房價的人應該不多。

如果就供需來看,這麼多供,需應該沒有那麼多,應該是供過於求,價格會下降才是?

我的理性,是這樣子想的。

Light (by PipperL)
黑暗中的房屋廣告看板

閱讀更多不理性的決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