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病

牆壁的那一頭傳來小幸福震耳欲聾的哭聲,即使是隔著牆那淒厲仍然絲毫不減。

我卻什麼也不能做,只能在牆的這一側聽著跟古典樂完全不搭的哭聲,因為我被隔離了。

因.為.我.感.冒.了!

_MG_2726
爸比你怎麼了,為什麼不來看我?

早上出門的時候,看著騎車時戴的口罩,心裡在想,什麼時候要洗呢?

「如果洗了,萬一又感冒流鼻水鼻涕了,不就還要再洗一次? 不如,等下次感冒再一次洗吧。」

然後到了公司,喉嚨就開始痛了。

這該死的自我暗示。

_MG_3199
爸比沒關係啦,我的口罩天天洗,借你一個!!

傍晚下班的時候,我一邊無意識地轉過街角朝向常去的耳鼻喉科前進,一邊想著自己一季會感冒一次 — 通常在換季的時候。

記得才剛在推特上看到某人說這兩天是一個時令 (剛剛一查是春分),該不會身體這麼準時,就給我感冒了吧。

這算是事後諸葛 (而且是迷信的諸葛) 嗎?

從科學的角度來說,我應該懷疑的是過去兩天接觸到的人,包括買飯時那個看起來鼻頭紅紅的店員,等電梯時在我身旁戴口罩的傢伙,亦或者是坐在桌子對面講話聲音壓低的同事。

其實最有可能的,是昨天躺在沙發上看電影時不小心睡著了,身上蓋的毯子又太薄。

_MG_2996
一切謎底都解開了!! 兇手就是......

洗澡的時候,一邊靠著熱水帶走冒了一天的冷汗,一邊想著健康的事。

人就是犯賤,生病的時候才想起健康的好,才會想要持之以恆的運動,以「增強抵抗力」。然後志都立了,等到身體恢復了過一陣子,又忘得一乾二淨。

同樣的,只有在面對鏡中那付已經誠實顯露「中年鬆垮的皮囊」,才會突然想要健身。

心病還需心藥醫,我不知道自己的心藥在哪裡,不過這篇 blog,某種程度上,不也是一種自己在鏡中所看到的中年皮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