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000 次快門

不知不覺,我的 Canon 500D 按了 20000 次快門了。
這次出遊之前,就有想過第兩萬張照片,可能會出現在這兩天一夜的渡假之中,
只是人在外頭,按快門的時候根本沒想那麼多,等到回來整理照片的時候,
才發現正好是小幸福的照片,而且還好沒有拍壞。

第 20000 次快門
500D 的第 20000 次快門,w/ Sigma 30mm F1.4,攝於金山。

呼,好險。

上 一則 blog 文章,停留在 Jun 26,2011,快兩個月前。小幸福超級趕進度的第6個月還沒有寫完,第七個月已經 Fly by,即將迎來的,是滿八個月。而這兩個月,我的日子,就像照片中的小幸福般,雖然陽光撲面,但是眉頭輕鎖,雙脣緊閉,眼中還含著一滴滴的淚。

指導教授前陣子問我,會不會後悔迎接小幸福的到來? 我的回答並不是否定的。
然而我,並不是討厭小幸福,而是不喜歡因為小幸福的到來,所吞食掉屬於我和指導教授的時間。
我試著調整生活作息步伐,擠出每一段可能的時間,不加班,少應酬,
在小幸福醒著的時候,或陪伴小幸福,或是擔任後勤協助的角色,
在小幸福睡著的時候,也許是很晚,也許是一大早,享受一些些自己的時間。
我試著維持一定量的自己時間,不過一直保持不穩定且艱苦的狀態。

更讓我苦惱的,是指導教授。
她一天24小時裡,受到侵蝕的部份,比我嚴重的多。
偏偏她又放不下,第一個孩子嘛,以前的人照書養,現在的人除了照書養,還得照網路文章,照PTT,照部落格養。
她幾乎沒有自己的時間,全心全力地奉獻給小幸福,
但這不平衡的狀態,畢竟無法久長,慢慢地,這壓力就以教養小幸福的方式為名,以口角摩擦的形式,出現在我倆的生活之中。

我能體會指導教授的壓力,然而在這惡性循環裡,我既是迴路的一個環節又是被 Stress的 Load,角色的尷尬讓我常常怎麼作都不對,最後往往悶在心裡,說不出口。我能幫她的,有限,但她在受苦,我也不能作樂,上推、寫文、臉書,通通被歸類為「作樂」。

更何況是跑到外地去玩?

你說,兩個月這樣下來,我會不會變成跟照片中的小幸福一樣?

ps. 寫這篇會不會被指導教授再盯上? 我不敢肯定。這兩天她看了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心情好像有變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