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 2011 年的方式

好快! 2011 是一個既充實,又空白的一年。

說充實,是因為過去一年來,指導教授和我為了小幸福人仰馬翻,小嬰兒的成長實在太快,每一個時期都有不一樣的變化,和應對的方式。新手父母如我們,才被小幸福「教會」一項新技能 (例如把握半夢半醒的黃金時間餵奶),又得再學另外一項新的。

「很 Sensitive」的 1M、到用哭對話的 2M (天啊現在看她2M 的光頭照片真是 ….)、到開始建立規律的3M 、到開始會笑,會表達喜歡不喜歡,會抬頭的 4M,再到第一次帶她出門的手忙腳亂 (5M)完全只要媽媽會翻身會吃副食品的 6M、會撐起身甚至坐起來的 7M會爬會扶站的 8M有樣學樣自我意識卻超強的9M才一個月卻又變成天使型寶寶的 10M、開始咿咿啊啊發聲的11M、和開始學走路的12M。就像是參加七天六夜的挑戰營一樣,每天學新東西,有新題目要面對,忙到半夜才睡,早上起來又是新的挑戰,得一直撐到第六天晚上,才驚覺到:啊,已經是最後一夜了。

啊,已經是2011年最後一夜了。

而說空白,是我自己除了學會怎麼餵奶,怎麼換尿布,怎麼跟小朋友相處、溝通之外,其他方面的成長 — 交出的是一張幾乎空白的成績單。

除了小幸福之外,這個 blog ,不,應該說我的人生,幾乎是空白一片。網路的活動降到從我開始接觸網路以來的最低點 — 大概跟我要考研究所的那年相當吧。每天空閒的時間,只剩下上廁所的時候、洗晚澡要睡覺前、以及在公司開會開到死的時候 — 而這些時間,我大部份都拿來閱讀 — 讀書、讀 RSS。寫出支字片語對我而言,變成了一種奢侈。

這個情況下,能夠在最短時間內貢獻最多內容的方式,是拿起 iPhone,打開 Instagram,拍一張,標示地點,加幾個字註解,然後上傳。

一圖訴千言。

這種 micro-blogging / mobile-blogging 成了我 2011 年在網路上的主要產出。只有不到 24篇的 blog 文章,卻有超過 320 張的 instagram

所以,與其回顧一年來的文章,不如回顧一年來的 Instagram 照片,更可以窺見這一年來我在空白底下殘餘的顏色。

這是一家二十幾年的小店,又暗、又舊、又髒、東西也不起眼,但有種莫名的溫暖和踏實,好像台灣就是從這種地方一步一步走到今日的境地的。
我一個人回到鄉下,打算幫小幸福辦出生登記。中午的時候,找了家二十幾年的小店吃飯 (不是招牌上寫的,而是在小的時候,這一家店就存在了)。雖然說這家小店又暗、又舊、又髒、東西也不起眼,但有種莫名的溫暖和踏實,好像台灣就是從這種地方一步一步走到今日的境地的。

2010 第一口草莓
2011 第一口草莓。同事邀約去採草莓,採完後我帶了一盒去月子中心給指導教授。可惜的是到最後大部份還是我自己吃掉….

fog
某天早上從月子中心出來準備上班。天色甚早,放眼望去,只有一團白霧。

還願
小幸福滿月後,和指導教授到竹蓮寺還願……

昔日停路邊為了小解,今天停路邊為了餵奶
第一次帶小幸福回岳父母家,回程的時候,小幸福餓了。只好下交流道找個少人的路邊停著,讓小幸福喝喝奶…..而我,就在前座把風兼上推。

夏夜青春
這一年來,常常到圖書館借書、還書。但每每總是匆匆來、匆匆走,還了書拿了書就走。這短短的數十分鐘於是成了我「放風」的機會….

以小幸福之名行自肥之實
第一次帶小幸福去IKEA,不客氣地點了含有「兒童餐」的德國豬腳套餐組合,天知道她根本還不到吃兒童餐的年紀….

鄉下的seven 和3G
第一次帶小幸福回鄉下,在路口看到 7-11,跟週遭比顯得相當突兀。更有趣的是,竟然有 3G 訊號,比在公司還強的 3G 訊號!!

@andytn 跟 @tylerlin 是在比快嗎? (本回小恩恩勝) #kcwedding
在推特上看著工頭@Kenworker 和凱洛@thecarol 的婚宴,再次恭喜他們。

午餐
應該是第一次帶小幸福上館子吧,雖然只是中餐,雖然只是離家裡附近的一個簡餐店,但是對我們一家三口而言意義重大 — 終於,可以不必整天窩在家裡了!!!

國境之南
拋家棄子,跟同事去了一趟墾丁。整個心境完全不一樣,只可惜只持續到進家門的前一刻。沒關係,每當夜深人靜,翻著照片,閉上眼睛,我還是聽得到海風,曬得到陽光。

壯觀
給自己換了個新螢幕,可惜的是坐在電腦前的時間變少了,不然 CP 值應該會更高才是。

全日免費停車券入手。 #shopping
指導教授一年一度的週年慶大 shopping,全日免費停車券再次到手!!

一蘭拉麵 #nagoya
數年之後,再度踏上日本。再次造訪一蘭拉麵。不同的是,當年靠著是一台小DC 和 Palm 手機,今年靠著是一台單眼和可以在日本無線上網的 iPhone,無論是定位、找地點、上推打卡、比價、查資訊都方便許多!

Happy New Year 2012!
「還記得 2010 的跨年嗎?」指導教授問我,我還記得,那一天晚上,我和她在月子中心,還特別請護士把小幸福送過來,打開電視轉到新聞台,打算三個人一起看電視的倒數和煙火跨年。結果哇哇大哭的她,讓我們手忙腳亂,不知不覺就錯過了跨年。

2011 年底,小幸福規律地在 21:30 睡著了,我和指導教授 23:45 來到客廳,坐在電視機前,打開電視,轉到壹電視 HD 台,依偎著對方,打算讓 HD 畫質的煙火陪我們跨年。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從台北101到高雄的夢時代,幾個大場地的跨年煙火秀,一個接一個地播放著,窗外同時也傳來煙火的響聲。「不知道小幸福會不會被吵醒?」「不急,等她醒來叫爸爸再說。」

這就是我們的跨年對話,希望一切會愈來愈美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