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私奔,和小幸福。

習慣群居生活的大人,需要一些些空間和時間獨處,學著和自己作朋友,學著和身邊一草一木作朋友;我覺得小小孩也是。

這次的勞動節,我跟小幸福都有了一些些空間和時間,學著和自己作朋友,和身邊一草一木作朋友的時間和空間。
沒有人在身邊嘮叨著什麼可以什麼不行,沒有人在身後一直喊著這個不可以那個危險,
希望小幸福不會被我寵壞。

等車的小女孩兒
在老車站的長椅上,準備流浪去的小幸福。

五一勞動節,我放假,保母說她也是勞工,要放假,只有指導教授沒有放假。
前一天晚上,指導教授叮嚀著早餐要吃什麼,午餐要用電鍋蒸什麼,要記得喝水,太陽很大出門要戴帽子,防曬的那件外套要記得。

我心裡默默地打著我的算盤。

勞動節早上,指導教授上班之後,我叫起賴床的小幸福 (她也知道今天放假),吃完早餐後,我帶著相機,水壺、小餅乾,濕紙巾,奶嘴 (出門睡覺時用),一兩片尿布 — 喔,還有指導教授叮嚀的帽子和外套。出門囉!!

「爸比帶你坐火車出去玩,好不好?」

「好~~~」 Loud and clear!
遠方的山就是我們今天的目的地
遠方的山就是我們今天的目的地

買了車票,上了車,我們很幸運在窗邊有個位子。小幸福趴在窗邊,看著窗外不斷往後飛去的風景。

「你看,小鳥都飛得比火車慢呢!」

「蝶蝶~~~~」她指著菜園上飛舞的小白蝶~~

那個!!

我們找了個人少的站,下了車。

這是一個本將廢棄,沒有售票口,撤走全部職員的小小招呼站。因為有認養的關係,現在經過愛情故事的包裝,已經改成觀光為主,只有景觀維護人員的小小站。

幾節老平快,一段老鐵軌,一幢古色古香的木造候車室,還有一座新加入的,不知道為什麼存在的溜滑梯組。

沒有人,正好。

漫步

我拿著相機,小幸福自在地四處閒晃著。她很喜歡走在木板鋪成的棧道,這一大片正好讓她開心地走來走去。

「阿蟻!! 阿蟻!!」 地上的大螞蟻幸勤地工作著,沒有因為勞動作而有任何改變。

「梯!!」她已經可以自己爬上滑下玩溜滑梯囉!!

梯!!

「大~~ 下!!」還有座大象溜滑梯,可惜年久失修還被人堆了些鐵軌的小碎石。我告訴她,這個大象太舊了,不能玩。她開始玩起滑梯上的小碎石。

這顆是給爸爸的,這顆是給椅子的,這幾顆是我自己要留下來的…..

她玩她的,我拍我的,我們彼此看得見對方,一條小小的線連繫在我們之間,卻又不干擾我們各自的活動。偶然經過的其他遊客和景觀維護的工作人員,會跟小幸福互動,但她還是有些怕生,沒辦法直接和對方聊起來。

時間到了,回程的火車快來了。等車的時候,我看到有對老夫妻,很自在地,手牽著手,漫步著,真是讓人嚮往的畫面哪。

火車上,玩夠的小幸福已經沈沈睡去,指導教授傳來一封簡訊:

「我心愛的老公和小幸福,現在人在哪呢?」

『私奔了。』

天氣很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