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 2012 年的方式

好快! 又一年過去了!!

上頭這句話,好像是百年不變,用來感嘆光陰似水的範本台詞。

此時的我,正坐在書房裡,一個字一 個字地隨意著讓沒有思緒的腦袋帶著手指頭讓螢幕試著填滿字;一道門的背後,是指導教授正在一本又一本地說著故事 — 在陪小幸福吃飯的時候。而我,在陪小幸福吃飯的時候,就—- 只會吃飯。沒有電視,沒有故事書,只有我跟小幸福的眼神交會。

Happy New Year 2013

這就是我 跟指導教授倆個人的教育型態,有許多的不同,但經過了兩年的磨合和不斷的溝通、爭吵、試探、調整,兩個人都慢慢找到了自己生活的空間和存在 —- 小幸福也是。她學會了爸爸和媽媽的不同,有許多這個家裡共同的標準,是爸爸和媽媽約定好的,但也有不少爸爸媽媽不同的標準。這個年紀的她,已經會開始利用 這些不同之處,找尋對自己最有利的機會和場合。

小幸福第一年那 些悲慘的日子彷彿離我們離得很遠,那些睡不好、哭不停、聽不懂、吵不停的日子變了黑白照片一般,訴說著曾經的奉獻和驕傲,就像當過兵的男孩一樣,「我挺過 來了!!」,那些苦痛的記憶轉變成了值得訴說的美好,把自己當年說得很苦,再拍拍對方的肩膀說,沒關係,你會挺過來的。

第二年的小幸福,剩下甜美。那種多了一個情人,會賴著你說故事、玩玩具、用崇拜的眼神望著你畫出一個太陽、用細嫩的娃娃音纏著要騎在你的身上、你的肩上,和你的頭上~~~
2012,我享受了許許多多和小幸福和家人的美好時光 — 當然,這跟 2011 年一樣,換來的是其他方面的空白成績單。


說 空白雖是事實,但也實在是自己的選擇。順應著大環境的不景氣 (好吧,是會社跟這個產業的不景氣),我決定留在現在的位子,繼續偏安著、享受著幾乎是準時上下班的生活。雖然這一年來仍然有一些機會找上門來,但是衡量 付出與收穫 (是的,多半是用「你失去三年的人生,但是可以抵得上十年的打拼。」這類的說詞) 之後,我多半時候還是謝謝這些機會,並且祝福那些願意這樣燃燒自己的伙伴們。並不是不想要這些機會,畢竟如果不是讓我流口水的機會我不會用「偏安」來說服 自己。一直要提醒自己的是,別讓自己心裡的那股火滅了,哪天有個「人性」一點的工作機會找上門,腰一扭手一揮仍然可以敲出支一壘安打。於是我改在會社裡 玩,偶爾帶隊出去打打獵,訓練自己也訓練我們家的成員們,哎,這一年他們也辛苦了。不知不覺地,我在這個組織中,開始變成一種獨特的存在。

2011 的年末,我統計了一下,有超過 320 張的 Instagram 作為我的 micro-blogging。 2012 ,拜過去這一年來 iPhone 4鏡頭 cover lens 持續磨損之故 (受不了,後來我去換了一片背殼),我拍的照片大量減少。然而,大量的照片仍然出現在我的生活中 — 我回過頭去,繼續用我的 Canon 500D。不知不覺,三年來按了三萬五千多張照片,應該有九成以上都是小幸福的吧,我想。未來的一年,我應該還是會繼續用快門紀錄著這一切,但是我已經悄悄地告訴自己,要多拍一些其他的東西,不要只把鏡頭停留在小幸福身上。

談談外面的世界吧。

2012, 那些部落格一個個地萎縮中,我的 RSS list 裡,新增的遠少於悄悄逝去的。現在的狀況變成,好多人在 facebook裡寫著,在facebook裡聊著。說實在,跟 blog or twitter 相比, facebook 真的是一個適合作者也適合讀者的好所在 — 除了不適合長篇大論跟圖文交雜之外。每當一個事件發生時,許多討論像野火一樣到處竄起,卻沒辦法像野火一樣長久燒得久燒得旺,往往只是幾個讚的時間,一覺 醒來,又有新的話要說,新的苦要訴。新火燃起,舊灰溫熄。

2012,媒體的自由一步步倒退著,光譜兩端的自由和聯合人們已經麻 痺,TVBS 和 民視/三立也都跟金主投降 (誰不是呢?),關於公視的討論愈來愈少 (因為已經淪陷?),一整年來讓我「有感」的只剩旺中的持續壯大和蘋果的「被接管」。真的要佩服旺中蔡衍明的生意/行銷手法,至少他把焦點/炮火/眼球都 引到他那邊去了,啞巴吃黃蓮的應該就是聯合報吧。 雖然說「有感」,但是更無奈的是,面對這樣的態勢,整個台灣社會,不管是現實中的還是網路上的,能做的仍然非常有限。

如果要我說,我會說台灣的媒體/媒體意識正在持續鈍化中。

鈍化的不止台灣的媒體/媒體意識,還包括馬英九政府的施政表現、官員的發言和給人民的「觀感」。

喔,鈍化的還有那些環保議題上的進展,樂生、美麗灣…..雖然我並不在線上關心,但是總還是覺得沒有什麼指標性的勝利。

2012 的最後一個晚上,好冷,我愈寫愈沈重,但是就是這種感覺,讓我覺得愈來愈清醒。清醒到我自己知道,這一篇雜雜碎念的文章,應該就到此為止就好。2011 的最後一個晚上,我跟指導教授一起看著壹電視高畫質的煙火倒數,2012的最後一個晚上,網樂通機上盒熄燈了,壹電視躲到 MOD 裡去了,小幸福一邊歡呼著煙火一邊被趕去床上睡覺,我沒有了高畫質的煙火倒數,也不想到頂樓去看煙火/拍煙火,只好躲在書房裡吹著暖氣,享受這外頭像戰區一般的煙火跟汽車警報器之間的寧靜 (順便不知不覺吐出一大堆沒有什麼結構的垃圾話)。

至於 2013 會變成什麼樣子,套句老梗:「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