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荷花

拍東西要拍出自己,不僅僅是自己的品味,自己的技巧,也包括自己的影子在裡頭。

我第一次拍荷花,不求拍出自己的品味,不求炫耀什麼技巧,連自己的影子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我只求找到自己喜歡的荷花,拍到自己眼中的荷花,那就好了。

其實一個星期前,天氣好的那一週,就應該去拍荷花的。結果自己不小心感冒了,還累得全家一起感冒,只好喊停。一個星期後,天氣好了,身體也差不多了。陰雨天,但還是有著衝動,就決定如果一大早沒下雨,就出發。

前輩說,拍荷花,搶的是日出的那一瞬間,斜射的陽光透亮荷花花瓣,薄如蟬翼卻又如刀片般的銳利,配上被陽光透過,葉脈紋理清清楚楚的鮮綠大荷葉,也許幾顆清晨的露水,也許一兩隻尋覓早食的蜜蜂,要是天空作美再搭個藍天背景,所有演員都到齊,可以譜出一齣好劇。傻傻的我,忘了這種陰天哪來的陽光,哪來的藍天,四點一到,天還沒亮,帶上手電筒,就出門了。停好車,順著家扶中心旁的小徑,就著路旁的路燈,慢慢走進去。一邊是科園國小的圍牆鐵網,一邊是園區的大排水溝,走到荷花池,果然來得太早了,拿相機的,只有我一個,蟲鳴哇叫之外,只有晨起運動的老伯伯偶爾經過。我繞著池邊,開始找我的第一朵荷花。

Lotus under the shadow of night池裡有兩種荷,紅的和白的。紅的不是粉紅,而是帶點桃紅的那一種;白的也非全白,而是瓣尖染上一絲絲紅。在還沒到場之前,我本來以為我想拍的是紅色的,然而一到場我就改變心意了,那白,是我見過最美的白。我的鏡頭,留戀著這種白。回來後,指導教授看著我少數幾張拍著紅色的荷花說,她還是喜歡這種紅色的,襯著亮綠的葉,正好。但我想,從我喜歡拍白色的那一刻開始,我的荷花照片,就已經滲入一點點屬於自己的偏好了。慢慢地繞著池邊,我找到我的第一朵花,那是幾被淹沒在綠葉之中,只見得到側面的一朵白荷花。

架起腳架 (其實我還帶了黑卡和漸層減光鏡,只是沒有陽光的今天,毫無用武之地),裝起小小白IS,關掉防手震,切換到 MF,用相機的 live view 確認是否合焦,趁著夜色未退,天剛肚白,按下第 一下快門,紀錄這讓人迷戀的夜藍色調,再晚個五分鐘,這藍色就沒了。

Lotus

天開始愈來愈亮了,果然太陽沒出來,透過厚重的雲層均勻地打光在整個池裡。少了黃色的陽光,那荷花的白更顯純潔。一開始不知道該如何拍荷花的我,索性打開包圍曝光,從不同曝光的照片中試著去找出最佳的設定,開始有感覺了之後,才固定在某個設定。拍不到陽光「點亮」荷花的照片 (前輩說,他想拍的是陽光點亮荷花,使得花瓣熊熊燃燒的照片),沒關係,我們來拍那純潔的雪白吧。稍稍加點 EV,整朵花都亮起來了。亮到幾乎看不到花瓣的紋理,亮到只剩瓣尖還看到一小抹豔紅。

Lotus

人家說,猶抱琵琶半遮面。我試著光圈開到最大,試著虛化整個背景、和前景一大片荷葉,只留下用半朵花。這樣,應該算是半遮面了吧。

接下來,試著帶一點點景進來。坦白說,我還不會用 70-200mm 帶景,所以即使光圈縮到 9.0 了,還是只能隱約帶出下面這一張後頭其實有一座拱橋的照片。究其原因,應是我的主體離我太近,我又拉到 200 端,導致後頭的拱橋整個在景深之外。換個角度,改用 70 端,挑朵沒那麼近的花,嗯,後頭賞花的老伯伯就比較有感覺了。

LotusLotus

花帶景的部份拍了試了,反過來拍單一朵花的特寫吧。挑了兩朵,一朵較內斂,一朵較奔放。仔細看,花瓣上還有一顆顆的小水珠,那不是清晨的露水,也不是我拿碧麗珠噴的,是下雨了。

LotusLotus

是的,隨著天色隨亮,來拍照的攝影人也變多了,天空也開始飄起雨來。我忘了帶雨具,也不像那些有經驗的前輩,有的撐了把傘,有的戴了個帽子,有的相機上披了塊防水布。我躲在涼亭裡,本來想收工的,現在回不去了。還好雨不大,索性再待久一點,拍什麼呢? 東拍西拍,拍紅色的荷花,拍還沒開的荷花,拍兩朵荷花,三朵荷花。一朵清楚了,另一朵又模糊了。光圈多縮點,背景跟雜葉又跑進來湊熱鬧,哎呀呀,真是大學問。一些其他的嘗試與實驗,我通通放在 Flickr 的相簿中,有興趣的朋友再連過去看吧。

半個早上下來,技巧學到了一丁點,要一照入魂,還早得很。沒關係,再找時間來拍,多練習,先成技匠再說。

拍照新手的喃喃自語,我們下次見。

Lotu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