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的神情

常看我拍的小幸福照片,可能會以為小幸福是個愛笑的小女孩。其實不盡然。

她其實是個很認真的小女孩。

認真笑,認真哭,認真玩,認真看電視。

當我要她笑一個的時候,她會給我一個整張臉都擠成一團的笑容。

太過頭了,我在心裡說。

「笑是這樣笑~」我給了她一個禮貌性、不深不淺的,那種面對鏡頭的微笑。

她還是笑到眼睛都瞇起來。

好吧。我就不叫她笑了。改教她 「耶~~~」

Concentrate on handling your boat, please.

從此,我的記憶卡裡,多出許多她的「耶~~~」,但是手把臉都給遮住了的照片。

即使知道照片拍出來是失敗的,可是快門還是要按下去。如果你因為這樣而不按下快門….

「爸爸你沒有認真拍」她會糾正我,並且跑過來檢查我剛剛拍的相片。

這時如果是底片機就好了,不會被抓包。我心裡想。

後來我發現,在那「認真笑」結束的那一瞬間,她那小女孩天真的笑容會出現一下下。所以我習慣在快門結束之後,眼睛離開觀景窗假裝已經拍好,隔個一秒又按下快門。靠運氣地去抓住那一瞬間。失敗率很好,可是值得。

哭的時候,她也很認真。話說回來,有哪個小孩不認真哭呢? 畢竟打從娘胎一出來,第一件事就是哭,哇哇大哭。怎麼哄都止不住的哭。

認真看電視,應該很多小孩都一樣吧。

我還記得她很小很小的時候,第一次讓她看電視的時候,我和指導教授,都超級驚訝她的認真。坐在沙發上,直著身子,一動也不動,眼睛盯著電視,一眨也不眨。好像一座石雕一樣,一直到節目演完了,才突然放聲大哭。教了好久好久,她才知道「演完了,沒有了,要說再見」

據我阿母說,這跟我小時候一樣。

所以她看電視的時候,反倒是我拍照的好時機,可以花好多時間喬我的角度,嘗試捕捉她眼中電視節目閃爍的光芒,她也不會理我。這種現象,在我們開始鼓勵她「電視的姐姐在跳舞,妳也可以下來一起唱歌跳舞啊」之後,才開始有了轉變。唱遊的時候,她會爬下沙發,跟著唱唱跳跳,下一段說故事的時候,又爬回沙發上去,被梅杜莎凝結成石像。

那認真玩呢?

玩積木、拼圖、修小汽車、學習新事物的時候,她是非常嚴肅的。那不是一種輕鬆地「玩」,而是面對挑戰,要跟對方決鬥的殺氣。週遭的溫度會下降好幾度,空氣中彷彿安靜了下來,我偷偷拿著相機靠近,趴在地上,想要從低角度捕捉她低頭認真的神情。她微微抬起頭,瞪了我一眼。那時候,我就知道我該後退了。後來,我就試著盲拍,坐在地方,保持距離,手拿著相機前伸,然後憑感覺按下快門。當然,快門要選靜音模式。失敗率,很高很高。

My Daughter's first watercolor.

這張照片就是她很嚴肅在畫水彩 (那是她第一次接觸到水彩筆),發現我躲在筆架後拍照,抬起頭來瞪我的瞬間。

 這也是為什麼,我後來會再添購一支 70-200mm 小小白 IS 的原因。

如果說,妳在她玩拼圖的時候,看見她輕鬆的神情。那一定是快拼好,或是她覺得太簡單的時候。人家說,家長的身教是很重要的,我想,當她望著她的父母坐在電腦前「工作」的時候,想必也有一些印象,映入她的腦海裡。而拼圖和修小汽車,對她而言,就是一種工作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