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最近的日子,在整理老照片度過,然後發現,這個部落格,不知不覺,十年了。

當初開這個部落格開始寫作的時候,好難想像,一個網站,一個部落格,會寫十年。

Constructions當年開這個部落格的時候, WordPress 才剛剛誕生,大家流行的,是一套叫做 Movable type 的軟體,而我的第一篇文章,也只不過想看看,不用自己發明一次輪子,是什麼感覺。

當年,我還掛著 #bsdchat 跟某 t2,expect 還是我的好朋友;當年,腳邊還擺了台快報廢的主機跑著 freebsd,host 著自己的網站和 mail server,整天和 spam 勾心鬥角著;當年,人們流行的 RSS reader 不是 google reader,而是火車時刻表;當年,處理照片的好物叫做 PhotoCap,作者為了他的小孩刻出了這個軟體,沒想到卻造福了許許多多需要大頭照和照片簽名的人們。

十年後的現在,「掛在網上」的定義已經變成 Twitter 推播到我的手機上,告訴我誰 RT 了我;手邊的電腦清一色都只是 client,所有的 service 還真的都在雲端, google apps 和 dreamhost 幾乎包辦了 99%,我連重開機進 console 都不用; Google reader 大一統後,轉眼間竟然要被 google 給收掉了,但是人們好像也不痛不癢,反正 還有 flipboard 跟鄉民晚報,facebook 也還有一堆人轉貼;Photocap 竟然從一個軟體變成一個論壇,只是我的相片早已多到需要的不是影像處理,而是讓我能快速找到某張照片的相片管理。

十年過了,寫部落格變得更方便,也變得更隨便了。以前,部落格的文章是我重要的參考指標,開箱文心得指南等,要決策判斷前 google 更多點一下網誌就沒錯。現在呢? 也許還會有幾篇真正的心得,但更多的是掛廣告掛連結掛關鍵字想騙你點進去的 spam blog。真的問 google 大神? 還不如問 twitter 大神 / G+ 大神來得快。 FacebookTumblrInstagramtwitter 等微網誌的興起,讓人們 (包括我) 習慣了短篇的碎碎唸,習慣了先脫口而出然後噤聲等待他人的回應,習慣了一照抵千言,習慣了用其他的資訊 (照片、打卡、讚)來豐富已經貧乏枯竭的語言神經。畢竟,文字只是描述的一種方式,能看得到山水水墨,是不是比文字描寫來得刻劃人心? 能看到山水照,是不是又比水墨來的直接動人? 能身歷其境像 google map street view,是不是又到下一個境界去?

是這樣嗎?

這陣子,我想了想,還是有些不一樣的地方。也許拿山水這類視覺素材來比喻,是抓錯方向了。也許 blog 在未來的定位裡,應該還可以有其一小塊容身之地。誰知道呢? 也許 blog 本身,就像當年的 web 1.0 Homepage 一樣,在某個年代叱吒風雲,然後在下一個浪頭前 (目前看起來就是 Facebook / twitter 這類的社交網站) 狠狠地被蓋過去,然後……… 也許浪花碎去後還看得到當年的痕跡,也許,就此變成海平面下的一塊礁石也說不定。Web 3.0 的概念不是新鮮事,但現在看看過去,不過幾年,還真的有時代流轉之慨。

以這速度,我這種在網路世界已經算是老古板的傢伙,能適應多少,就看自己的心境了。某一天如果真的適應不來,也不就把電腦關機上床睡覺,醒來後繼續打工賺錢養小孩罷了。電腦不再 24 小時開機的我,把頭埋在實體世界裡,趁著走路坐電梯上廁所拿出手機打開 tweetbot 追追推或是Byline 看個幾篇 RSS,好像也不會枯燥到哪裡去。換句話說,也不過回到當年那個習慣吸收,不習慣付出的小毛頭而已。

再不濟,網路於我而言,不過是從工具變成世界,再從世界變成工具罷了。

沒什麼能再退步的,那就放手寫吧。

ps. 拜 Wayback machine 之賜,我還有機會看到當年這個部落格一開始的模樣。右下角 LINK 的部份分別是:

終極邊疆
浩然個人化圖書館
Jedi’s BLOG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台北租界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聽歌劇的Chet Baker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相親日記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關於性別

真是趣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