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洪仲丘事件成為仇軍/廢軍的理由

 

 

許多人,包括我自己,對國軍,仍然是具有某程度的反感的。僵化、學長學弟制、不「講理」的權威、特權、不自由、同流合污……等等等,許多印象常常被貼在軍隊/軍人/軍官這個體制上。對於還有義務役的這個國家而言,有將近四成的人當過兵,每個當過兵的男孩/男人都有自己「想當年」故事,那段辛苦、夾雜著汗水和淚水卻也非常難忘的故事。當年,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綀」。會烙在你我心底的,往往不是那些「合理的要求」,而是那些「磨練的時刻」。也因為這樣,多年以後,你和你的同袍相聚時,才有笑中帶淚的故事可以分享。

別誤會,我不是要合理化那不合理的要求,而是在每個人價值觀都不一樣的情況之下,以軍隊的體制,為了讓這樣子一個團體能夠上場作戰,服從命令,必定會大幅度地限縮個人的自由和權利。在這個情況之下,那「磨練」的一刻,勢必會在適當的時機出現在你的生命中。「當過兵的人才是男人」「當過兵的人,才能忍受挫折」這些也許你曾聽過的觀念,就是這樣出來的。

軍中,同時也是一個小型社會,而且還是一個扭曲的小型社會。就跟你出社會工作之後,會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一樣,有好的,有正直的,有黑暗,也有卑劣的。事實上,因為軍隊裡對於社會階層的重新組合 (你的長官和同袍來自各個背景和階層)、對於權力分配和階級另有一番定義 (你的長官是因為志願役/梯次比你早,而不是學歷/人品/戰技比你好),再加上資訊的封閉和「國軍形象」的維持,導致黑暗中總有一股怨恨流動著。一不小心,很容易就會因為「大家都這樣搞」就跟著沈淪下去了。只有在那私底下、那制度的背面,那少許的時刻,你才有機會看到人性的輝芒 — 即使非常細微,宛如螢光。

Net and Prey

洪仲丘的確是這種封閉又不合理制度的受害者,事實上,不止洪仲丘,還有許許多多的人也是受害者,只是有的人不幸喪命,有的人終生留下陰影,有的人則是在酒足飯飽聊起國軍之餘上網推文跟著發洩一下。這種怨恨不滿的洪流愈來愈大,到後來就會出現這種言論:「廢物國軍快廢掉,留著能幹嘛? 」「都是一群狗官」「將領軍官都是垃圾,都是靠拍馬屁舔XX 升上去的。」「幹你X媽的 整個國軍裁撤掉才是唯一王道」「軍人真的是社會的敗類」,這些言論成功地抒發了現今社會對軍隊黑暗現象 (不管是過去/現在/個人經驗/社會觀感) 的不滿,但也同時傷及了許多 (雖然就整體比例而言是少數) 那些在裡頭微弱的人性輝芒,那些人也許是之前被批後來又被鄉民「平反」的醫官,也許是在你當兵生涯中的黑暗時刻伸手扶了你一把的貴人,也許是你認識的朋友中雖然常常幹攪軍隊裡的爛人但是仍然盡心盡力地當一個好軍官好爸爸,也許是你曾經在凌晨三點的無塵室裡聽他談及未來軍旅生涯抱負想要為這個國軍做點事的梅花。我們要做的,不是因噎廢食,不是一盤子打翻,而是針對制度,針對那些濫用制度的人。

 

不要讓怨恨的洪流傷及無辜。 但我想很難。

 

More to G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