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荷花 (二)

拍荷花讓我學到一件事:如果拍照不專心,那麼再怎麼拍,也只是拍到了形,拍不到意。

Lotus Lamp

 

前輩說,竹北新埔義民廟那邊有個荷花園,主人也種了些睡蓮,有空可以去拍拍。於是約了個週末,又殺過去拍了。一樣是一大早起來,一樣是第一個到 (嚴格來說,還有兩個同好跟我同時到達)。天還沒亮,就開始拍了。

 

場地不小,趁著天還沒亮,我學乖了,慢慢地繞,隨手拍幾張「試鏡照」,心裡卻操心著最近生活裡的一些事,一醒覺,啊,原來我走是走過了,腦袋裡卻半朵荷花也沒留下。乖乖回到起點,從映入眼簾的睡蓮開始。

拍風景,很看老天爺。不同的花,開的時間不同,就連睡蓮,也都有不同的開花時間。這個蓮園,種了好幾種不同的睡蓮,天將微亮,只有這白色的睡蓮開了,其他都還躲在苞裡沈睡著,之後才會隨著太陽的升起逐一開放。想不到,拍起來的感覺,不像清晨,反倒像日落。

 

睡蓮

 

真的蹲了下來,真的靜下心來,腦裡的雜念摒除,那種作畫的詩意才會湧上來。清晨的露水未退陽光穿透厚厚的雲層,均勻地灑落在這荷花田上,我靠近一朵含苞未放的粉紅色荷花,霧化其他的事物,世界裡,只剩這一朵。

Droplet on Lotus

 

還真神奇,上次去靜心湖拍荷花時,眼中還只有那白色的荷。想不到,這次來新埔,馬上又移情別戀到粉色的荷花了。陽光愈來愈強,有時直接透過雲層的空隙,像聚光燈似地直接打在花上,趕緊抓住機會,終於拍到一點點像點著的燈的感覺了。原來所謂「陽光點亮荷花,使得花瓣熊熊燃燒」原來是要這樣拍啊。當然,這次的力道和角度沒抓好,還沒有「從裡頭向外燃燒」的感覺,下次碰到陽光,應該能再抓得更好才是。

 

跟著我一起早起的,還有一些小昆蟲們,像是蜜蜂蜘蛛、和蜻蜓等。尤其是蜜蜂,跟著花走,真的可以碰到一大堆蜂。就連我昨日上班途中停紅燈時,分隔島上那片新種的紅花,也滿滿地都是蜜蜂,跟都市上班騎車的安全帽和汽機車廢氣成了強烈的對比。我真好奇,這些蜂的家是在哪裡,很遠嗎? 如果很遠,怎麼有能耐飛越那麼遠的距離,來到這片被廢氣污染的小花田,辛勤地採蜜?

然後綠燈了。

Delicious

 

最後這張是經過裁切過的蜻蜓:我只是好奇,怎麼放大後,還會這麼清楚? 我想,應該是幸運吧。

Firefly

 

More to G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