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充電的方式

在社會上打滾一陣子,習慣自己、也習慣他人臉上戴了個面具。也許今天跟老婆吵架了,還是可以嘻嘻哈哈跟同事打打鬧鬧;明明私底下對某人嗤之以鼻,公事上來往卻還要客客氣氣,以和為貴。

大部份的人,包括我,在家裡就比較不一樣了。工作上的疲累和不順,回到家肩膀兩邊就垮了下來。何止肩膀? 連雙頰的肌肉都垮了下來,從凹口向上變成凹口向下,從上弦月變成下弦月,臉上擺明寫著「心情不好,不要惹我」幾個大字,把自己關進書房,看看書、上上網、泡在電影裡兩個小時,重新充好電之後,出了書房,又是一條好漢。

其實,除了把自己關進書房之外,我還有另外一個重新充電的方法。

小幸福是一個很喜歡聽故事的人,在她還不識字的時候,她的故事世界,是由我們一字一字、一本一本所架構起來的。慢慢的,她開始把書的樣子記起來,我問她想聽哪一本書,她會跟我說書名,然後去書櫃把那本書給找出來;又慢慢地,她開始把故事「記」起來,我說了一句,她會接下一句;再慢慢地,她開始把故事裡的「字」記起來,自己會開始用短短的手指頭指著故事的字,搖頭晃腦地說故事給她的綠綠聽。

喔,忘了介紹她的綠綠。

"This is my dear friend, her name is Lui-Lui (green-green)." She said.

「這是我的好朋友 Kitty,她叫綠綠」這是某天下班回家,她抱著一隻綠色的 Kitty 貓玩偶,跑過來跟我說的話。綠色的 Kitty? 品味還真特別。家裡也有一支紅色的超大 Kitty,還有好幾隻特別的 Kitty,像是衝浪版跟夏威夷草裙版,但她沒有取名字,也沒有跑過來向我介紹啊?

她說好朋友,就真的是好朋友。散步出去吃個麵,也要帶綠綠出去;晚上睡覺,也會把綠綠帶到床上侍寢;就連半夜作惡夢嚇醒大哭,第一個找的也是「我的綠綠呢?」然後抱著綠綠再度入夢。聽同事說,有的人就是黏著小時候常抱的一隻小熊,常蓋的一張毯子,即使長大了,要當兵了,毯子早就洗到薄薄破破,冬天晚上要睡覺的時候,厚厚的被子最下面,跟身體接觸的,還是那張有「習慣」的味道的毯子。

後來,我們也開始找綠綠幫忙:「綠綠說想要跟你一起去睡覺了。」「我要餵綠綠喝奶奶了,妳要一起來嗎?」綠綠不僅僅是小幸福的好朋友,也是我們的好朋友。

不過別以為,她們倆之間的「友情」是如此天真純潔。有一次,指導教授跟我說,小幸福想要跟她借剪刀。借剪刀? 作什麼呢?

「因為我想要剪 Kitty 貓的嘴巴。」

有沒有覺得空氣下降個幾度,夏天沒那麼熱了??

 

小朋友的童言童語,真的是讓人會心一笑,忘掉許多煩惱。所以對我而言,另一個重新充電的方式,就是當當小幸福的大玩偶,陪她無腦地嘻鬧,陪她一起看故事,聽她用她的邏輯說故事、角色扮演。有時,她變成大野狼,我則跑在前頭當隻可憐的小綿羊,一大一小跑遍整間屋子,一個喊著救命救命,一個嚷著我要吃掉你~~~ 然後鑽進櫃子裡,翻上床鋪,躲進更衣室,衝過廚房,閃過餐桌,爬上沙發,同時耳邊傳來指導教授的斥責聲:「不行!! 這樣很危險!! 小心!! 注意安全!! 」

有時,她拿著冰箱上的造型磁鐵,說:「這是蜜蜂!! 嗡嗡嗡要來叮你囉!!」「救命呀!! 蜜蜂要來叮我了!!」又是一大一小跑遍整間屋子。

一次又一次,到最後大人小人都精疲力盡地倒在地墊上,呵呵呵地笑著。

一次又一次,那些外頭的不快、不甘心,慢慢地就被這個家裡的笑聲吸收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