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二三事

因為距離太遠,因為對現實絕望無助,因為明知事不可為,所以寫不出大埔,寫不出洪仲丘。只好隨便亂寫,抒發一下,免得我爆炸,跑去 Hate八卦軍旅跟鄉民們一起喊打喊殺喊去死。

之一:昨夜大樓下來了攤冷凍食品,試吃後就買了一包手工湯包。今晚蒸來吃才發現中了計:試吃的湯包是特製的,大小和餡料都豪華許多。

昨夜大樓下來了攤冷凍食品,試吃後就買了一包手工湯包。今晚蒸來吃才發現中了計:試吃的湯包是特製的,大小和餡料都豪華許多。

 

想一想,還不如前陣子自己包的水餃,餡料紮實又讓人安心,而且自己包的真的有成就感。指導教授說,其實就成本來看,自己包水餃其實沒有便宜到哪裡去。我們上次包了快 50顆,成本超過兩百,沒有比外面划算到哪去。兩個人開伙也是,食材成本算一算,總比不上在外頭吃便當划算。不過真的在意的,不是價錢。不然每次回鄉,阿母準備給我 (好啦現在是給孫女)的食材價錢加一加,出去上館子點個一桌菜恐怕還有找。

民以食為天,每個月算一算,花在吃上面的錢還真的不少,結果要嘛是膽顫心驚,怕吃到添加一堆怪東西的食物 (話說,洪仲丘案一來,什麼統一布丁、虛擬牧場通通退到九宵雲外去了。)要嘛是眼不見為淨,反正吃一點不會死,肚子填飽比較重要。有錢一點的,就往有機食品店跑,最近經過附近一家新開的有機食品店,招牌大得驚人,裡裡竟然不是小貓兩三隻,該推論這個城市注重身體健康的有錢人愈來愈多了嗎?

 

之二:日頭赤炎炎

spider plant

最近老闆給了新的任務,要我搞社內創業之類的。這家會社不小,人才濟濟(以前),組織繁雜眾多,「那個非常前瞻新進的A部門會不會做這樣的事?」『不會! 』老闆很肯定地說。「那個專門規劃未來的 S 部門呢?」『他們不像你想的,會做這種事。』「那這個公司除了我的 Team 外,還有哪個組織會做這個?」『沒有。』

愈聽愈不對勁,這麼大的一個公司,不應該會這樣子的。(好啦,這就是高手走掉的後果) 我知道老闆對我的期許,也知道他對我們 Team 弟兄組成能做的,跟不能做的。他也知道這是非常態,甚至有點體制外的任務組織。沒有更上頭的承諾奧援,考慮到其他組織可能的排擠,我應該是要回絕才是。然而,沒有這次的社內創業 (要說微創業也行) ,一兩年後這個部門就得面臨極大的危機,雖說我成不成功不知道,雖說也許船到橋頭自然直,但………

 

我該日頭赤炎炎,隨人顧性命嗎?

 

 

之三:月亮可以靜靜的傾聽你對現實、對社會、對政治、對媒體的不滿,然後以靜觀之姿映照你自身的激動。

月亮可以靜靜的傾聽你對現實、對社會、對政治、對媒體的不滿,然後以靜觀之姿映照你自身的激動。 (70-200mm 手持裁切) Moon can absorb your anger.

 

跟小幸福在客廳玩,她提醒我 「把拔~~ 月亮好圓。可是………怎麼月亮掛在客廳天花板上呢?」我一看,月亮真的好圓,落地窗裡,映照著客廳,看起來,就像是圓圓的月亮掛在客廳天花板上。煩悶的我,笑了。 一起身,跟小幸福說:「走! 我們下去倒垃圾!」

倒完垃圾,我牽著小幸福的手,沿著路旁的水溝蓋走著,這一區,到處都是大樓,真的走出戶外,反倒看不見月亮了。「唉,走出來,月亮都被房子擋住了。」

「把拔你看! 有星星!!」小孩懂著珍惜眼前的幸福,我又笑了。

慢慢地,我們父女倆走到車站附近,終於,月亮露臉了。我跟小幸福說:「來~ 妳向右轉,看看上面是什麼!!」『月亮!!!』她開心地叫了起來!!

 

回家後,我問她要不要幫忙拍月亮,她當然說好! 本來要請她幫忙腳架的,結果沒想到手持拍攝就拍得起來, 小小白IS 70-200mm ISO 250 f/5.0 1/400秒就拍起來了,腳架反而無用武之地。只是 200 端拍起來還是太小,得裁切裁很大才行。本來想去找支 Sky Watcher 700mm 望遠鏡來接,不過一想只拿來拍月亮太浪費了,還是先放在 wishlist 裡就好。

讓小幸福坐在腿上,教她怎麼用單眼相機 playback 兼放大 「要一格一格放大唷」很快她就學會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把月亮放得好大,然後再縮得好小,然後好開心。我看著窗外的明月,心情突然平靜了起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