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政變後的血洗大屠殺

自從 7月4 日埃及發生政變之後,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我隨著劉必榮教授的 podcast 遠遠地關心著事情的進展,雖然事情的發展不像教科書般的正義,一直都有國際角力和派系妥協的痕跡,但這就是現實,我本來還樂觀其成的。不過到了昨天的「清場」(我寧願誇張地說是血洗) ,造成278人死亡,1400多人受傷之後,我覺得事態的走向,已經走向陰影的那一面,不管未來是親穆爾西,還是反穆爾西的一方,想要善罷甘休,都已經變得更不可能了。政爭變成血仇,埃及的這場政變,本來可以是一個好的案例,未來恐怕會成為很不好很不好的那種案例

埃及現任(現在該是前任) 總統穆爾西因為濫權擴張自己及穆斯林兄弟會的權力,引起埃及社會分裂成親穆爾西/穆斯林兄弟會和自由派/革命運動兩派。民眾擔心埃及開始走向宗教的極端(跟稍早土耳其民眾抗議底層的真正原因很類似),雙方民眾的衝突最後導致軍方的介入,軍方出面解除穆爾西的職務,逮捕並軟禁穆斯林兄弟會的相關人士,並且在幕後支持或是反對後續繼任的人選。由於支持穆斯林兄弟會的人仍然眾多,所以雙方民眾都有上街遊行抗議,表達自己的理念。在國內,繼任人選的推派開始看到各派系的角力,在國外,國際大國稱埃及這是場「紛爭」而不是「政變」,則見證了國際以「利益」為考量,而非正義。

埃及國內在穆爾西被迫下台後,雖然不能稱得上平靜,仍有零星的衝突,但都沒有 8/14 這場「清場」活動造成的死傷嚴重。8/14 埃及安全部隊對阿達維耶和中部復興兩廣場外紮營抗議的穆爾西支持者進行清場,當下 twitter 和一些媒體快訊 上我看到一些零散及分歧的死傷訊息,有的說死者超過500人,有的卻引用官方說法說只有數十人。一直到今天早上上班前,我看到比較「收斂」的數字和報導,我就決定我對這件事情的立場了。

讓我們來看一下 GlobalVoice Online 對這件事情的報導吧。雖然中文版的事件報導還沒上線 ,不過我們可以先看看英文版的報導:Egypt: “I Literally Felt a Bullet Pass Over my Shoulder”,那是引述埃及一個新聞攝影工作者Mosa’ab Elshamy的第一手報導 — 而且是在 twitter 上所揭露的。而在他的 flickr 上有著更多嚇人的照片,彷彿來到了戰區。抗議者、傷者、屍體橫陳,簡直是一場大屠殺,我都不忍心點下去看大圖 — 尤其是小幸福在旁探頭探腦的情況之下。

EGYPT-POLITICS-UNREST

Courtesy of Globovisión

 我認為,無論之前穆爾西和穆斯林兄弟會如何濫權,支持他們的民眾也應該擁有表達意見的權利。即使是要「清場」也不應該使用這種屠殺的方式。當號稱中立的軍方祭出了裝甲車、狙擊手、實彈和散彈槍,表面上雖然達成了清場的目的,實際上卻在兩派人馬之間,刻下更多日後難以洗清的血仇之恨。也許真正要被推翻的,是軍方才是。

 

More to G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