腸病毒之外地發病歷險記

Day N

那天晚上,在高雄夢時代,全家人吃完藝奇,趁著還有一些時間,到5F 的兒童區逛逛。小幸福東玩玩,西玩玩,時間到了,乖乖跟我們坐上車,準備回家。

Driving bus

小幸福坐在安全座椅裡,懶洋洋地看著窗外。由於她的睡覺時間快到了,所以眾人不疑有他。車開了一段,指導教授:「咦? 小幸福怎麼這麼燙?」摸了小幸福的額頭,還真的耶。車子一到家,我上樓拿健保卡,指導教授抱著小幸福,跟我的阿母一起到斜對面的內兒科去掛號。等我拿到健保卡過去,小幸福已經量好體溫、插了隊(因為高燒),護士說:「39.8 度」

這是我印象中,小幸福燒得最高的一次。

醫生二話不說,叫護士把小幸福抓到後面去塞屁屁退燒,我一邊聽著小幸福在後頭的哀嚎聲,跟指導教授不停安慰她的話語,一邊聽著醫生的指示:「扁桃腺看起來腫腫的。高燒的原因有很多,現在還不能斷定。只能先退燒,再觀察。因為是高燒的關係,所以退燒藥每4小時就要吃一次,不能停,就算半夜也一樣,如果高燒仍然未退,間隔兩小時要再服紅包,如果更嚴重發生熱痙攣,不要勒她的脖子或臉頰,要儘快送急診。」

晚上十一點,第一次吃藥,正常服下。

半夜三點,第二次吃藥。半夜被叫醒的小幸福,根本不肯乖乖吃藥,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才靠著把藥加在牛奶裡的方式,讓她喝下,睡去。

 

Day N+1

Jump!早上醒來,活動力正常。可是第三包藥卻不吃了。她嚷著:「我喉嚨不舒服。」扁桃腺腫起來了,當然不舒服。開始試著給她一些流質的食物,不過成效不佳。燒退了又起,吃了藥之後又退。燒退的時候活動力正常,可是一燒起來的時候那高燒的數字卻叫我連眉頭都皺了起來。下午睡飽,她精神好了許多,依她原來的約定,帶她到兒童美術館走走,還沒警覺心的我們,並沒有給她戴上口罩 (當天跟她一起在兒童美術館的孩子跟家長們,抱歉了),從美術館回家的路上,她再度發起燒來。原本要上館子的行程,也取消了。不肯吃藥,不肯喝水,連喜愛的葡萄果汁也不喝,發作起來的時候六親不認,只能哄,不講道理。好不容易吃了藥,退了燒,又開開心心地跟奶奶玩了起來,比上次更長大的她,已經敢玩從床上「跳」下來的遊戲了 (指導教授則稱之為「危險動作」)。

至於晚上半夜,又是難熬的一夜。因為房間空調太強,我躲到隔壁睡,卻聽了一晚的哀嚎和哄聲,她已經痛到連心愛的牛奶都不喝了。

 

Day N+2

李耳鼻喉科天亮,我們決定求診爸媽口中沒有健保,但卻很有效且知名的李耳鼻喉科。不知道門診時間,我很自然地上網查。結果,查到很多人寫的文章,卻沒有診所自己的網站,更沒有查到開放的時間。好險查到電話,打去………沒人接。等到快八點,再打一次,有人接,原來週一門診是八點開始。全家上車,出發。聽說老醫師已經退休,現在接手的是他的兒子,不過年紀看來也六十有了。一個醫師兩組診療台,兩個病人面對面,醫師在中間,看完一個椅子轉個180度立刻看下一個,沒有工廠生產換線所造成的 delay。小幸福一進去就開始哭,我帶著她坐在椅子上看著對面正在治療的姐姐:「妳看,那姐姐好勇敢。」話才說完,那姐姐頭一偏,眼一閉,身體一緊,就這樣閃過醫生要伸到喉嚨裡的棉花棒。「不要亂動!!」姐姐的媽媽喝著。我看看小幸福,看來姐姐不是個很好的榜樣啊。搞定那個姐姐,醫生轉過來,才剛跟小幸福對上眼,什麼話都還沒說,什麼事都還沒做,小幸福就哭了。瞬間,整個診間都是她哇哇的哭聲,要是剛剛有另一個媽媽跟她的小孩說:「妳看,那個在診椅上的妹妹多勇敢。」應該馬上就被打臉破功了吧。聽了我們的陳述,護士捏開了小幸福的嘴,醫師一看,眉頭一皺,「你看,都破了。腸病毒。」指導教授立刻靠過來看。「吃冰的,豆花布丁養樂多。按時吃藥。」

拿了第二包藥,回程路上,先去超市買吃的喝的,我繞到對面的藥局去買口罩,唉,連續三天,一天買體溫計,一天買去喉痛,一天買口罩,店員都認識了。

李耳鼻喉科的藥不好吃,小幸福更討厭,盧了好久還是不吃,媽媽氣得走出房間,小幸福趴在我的胸前睡著,因為吞口水都會痛,所以她不吞口水,口水流了我胸前溼了一片。因為躺著睡咽峽發炎的地方會痛 (可能會不自主吞嚥口水吧),所以趴著睡反而比較舒服。這是我做實驗的結果,趴在胸前 > 側躺 > 仰睡。只要一到仰睡,不到五分鐘就會哭醒。

當天晚上,我們仍照原訂的計畫回新竹。一家三口戴上口罩坐上高鐵,小幸福沈沈地在推車上睡著,看來病情是比較穩定了。但是我們仍然打算隔天,去她平常常去的謝德貴醫師那裡再看一次診,至少,藥應該會比較好入口吧。

 

Day N+4

我一大早就去阿貴醫師門口排隊,咦,怎麼一個人都沒有,難道我是傳說中的頭香坐沙發嗎? 不是。是阿貴醫生休診到 8/3 (悲情)。把慘劇電話告訴在家陪伴小幸福的指導教授後,因為小幸福的症狀穩定下來了,雖然進食的部份還沒正常,但是肯吃藥已經代表咽喉的症狀改善了。所以我們決定繼續吃之前在高雄拿的藥,然後繼續支持療法。小幸福身上的手足口症小水泡有的也破了,可能因為不很癢的關係,小幸福沒去抓,看來也不太有後續的風險。

心得:

  1. 發高燒的時候該餵的藥還是要餵,但是方法要對。
  2. 只要一有症狀,不管有沒有確診,還是先戴上口罩比較好
  3. 只要還有體力蹦蹦跳跳,少吃些沒關係。布丁豆花冰淇淋搭配去喉痛還不錯 (她後來會自己跑過來說:把拔~ 我要青蘋果~~)
  4. 因為小孩喉嚨痛不喜歡吞嚥會讓口水流下,所以要準備好吃飯用圍巾,也要注意口水疹。另外,趴著睡好像比較舒服,爸爸媽媽的胸前滿意度貌似再加十分。
  5. 小孩的復原能力很強的,撐過咽峽炎那兩三天,等喉嚨正常,就又是生龍活虎一隻了。手腳上的小水泡就……小心一點叫小朋友別去抓它囉。

Enterovirus

只剩一個疑問,那小幸福在哪兒被傳染的?

Day N-3

小幸福的保母,也有帶另一個小小孩。當天小小孩有輕微的發燒,隔天就沒去保母家了。又再隔天,換小幸福因為要跟我們一起回高雄,所以沒去保母家。一直到小幸福再回新竹,狀況穩定後送去保母家,才知道那個小弟弟得了腸病毒。嗯,真相大白。

 

結案了嗎? 還沒。因為 Day N+4 的晚上,換我發起燒來,兩天之後,確診腸病毒。

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More to G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