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M] 你好,請叫我淡定的小平安

還記得當初我繼續寫 blog,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為了小平安而寫。結果最近好像都沒有寫他,好像都在寫小幸福。所以決定來「公平」一下,寫一下小平安吧。

我是小平安 my son

大家好,我是小平安

話說我剛出生的時候,護士阿姨把我抱到產房外,有個男人一直拿著 iPhone 對我東拍西拍的。我有點害羞,所以一隻手遮著臉,瞇著眼在心裡喊著,不要拍我不要拍我。可是那個男人一直對我說:「讓我拍一下嘛,小平安,比個 ya!」後來我還是把手稍微移開一下下,讓他拍。

後來的三天,我一直住在嬰兒室裡,跟一堆跟我生日差不多的小baby 住在一起。奇怪的是,那些小baby 真是愛哭,嬰兒室裡幾天都是小孩的哭聲,而且燈光好亮,聽說大人在這種環境很難睡得好。可是我們小嬰兒就是睡得著,不知道為什麼。我只有餓的時候才會醒來,哭個幾聲,嘴巴張開稍微伸個舌頭,護士阿姨好像叫這是「尋乳反應」,然後就會有奶瓶塞進我嘴裡。我會喝到好喝的奶奶。喝完後,我又沈沈地睡去了。

護士阿姨會幫嬰兒室的小 baby 拍幾張照片,聽說是交給爸爸媽媽當作紀念的。聽說當年姐姐在拍的時候眼睛睜著大大的,咕嚕嚕地轉呀轉,東張西望。我不知道我拍出來的好不好看,因為那時我在睡覺。

「這孩子氣質跟他姐姐真是不同」每幾個小時就會出現餵我的媽媽說。

「這孩子看起來很古意的樣子」在嬰兒室窗外一直盯著我看的奶奶說。

「…… 這裡不好玩」一個看起來大我好幾歲的姐姐說,大人們叫她小幸福,聽說是我的姐姐。

有一個男人一直拿著黑黑的東西拍呀拍,他沒有說話,聽說是我的爸爸。

後來,我從醫院的嬰兒室被移到了月子中心的嬰兒室。對我而言,一樣是一堆嬰兒的地方,一樣整天都有哭聲,一樣是燈火通明,而我,一樣是餓的時候細細地哭個幾聲,喝完奶奶後,就安靜地瞇著眼睛,繼續我的睡眠。有的時候,我會被推車推到一個沒那麼亮的房間,我的媽媽會用手機幫我拍個幾張照片,然後傳給我爸爸看。我大部份的照片都是睡眼惺忪的樣子,沒辦法,出生的小嬰兒,一天要睡18個小時,剩下的六個小時,大部份都是用來喝奶和拍嗝。時間寶貴,拿來哇哇大哭太浪費了。而且當我喝完奶奶的時候,躺在媽媽的懷裡實在是太舒服了,我一下子就會睡著。只是這樣一來,我的媽媽就得花很多時間猜我是單眼皮還是雙眼皮了。

某一天,聽說是十月十號。因為爺爺和奶奶帶著我的姐姐上台北去找 uncle,所以爸爸跑來找我,餵我喝奶,陪我玩一下下。不過我連他長什麼樣子都看不清楚,我的眼睛一下子看看他,一下子又轉頭去看我媽媽。他對我說了很多的話,可是我都聽不懂,所以過一會兒,我又睡著了。

Haircut of a 24-days old baby

出生後的24天,是理髮的日子。聽說我媽媽跟我爸爸在打賭我會不會大哭,因為當年我姐姐在剃頭的時候大哭,還留下了一張很好笑的扁嘴照。不過很明顯我姐姐一點也不這麼覺得:「一點也不好笑。」她說。但是我姐姐對於我要理光頭這件事倒是覺得非常好笑,理髮當天她一會兒繞到我前面,一會兒又繞到我後面,一邊開心地瞧著我,一邊笑著說:「哈,弟弟要被理光頭了。」我覺得沒什麼好笑也沒什麼不好笑的,所以我不哭也不鬧,理完頭後我打了個呵欠,又沈沈地睡去。媽媽說我理了光頭以後,眼睛更亮更有神了些。

再過幾天,聽說我又要從月子中心搬到另一個叫做「家」的地方。那兒有什麼好玩的呢? 我不知道,現在的我,還沒有很想玩,睡醒喝奶,喝完睡覺,這就是我的生活。

「說不定,這孩子是來體貼我的。畢竟是我的情人嘛。」我的媽媽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