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動物嘉年華

指導教授說,四歲的孩子正是超愛出去玩耍的年紀,要是跟著我們一起在家裡照顧小平安,實在太委曲她了。所以週末我們會幫小幸福安排一些活動,讓我帶著她出去「放風」一下。

這一天,我們的行程是2014 動物嘉年華。由珍古德 (Jane Goodall) 博士的國際珍古德教育及保育協會在實驗中學舉辦。我相信小幸福對珍古德博士的演說沒有什麼興趣 (事實上,當天與其說是演說還不如說是致辭),但是動物大遊行可就完全符合小幸福的口味了。雖然不是她最愛的花車遊行,可是光「動物」跟「遊行」這兩個小孩最愛的主題,就讓她興奮得蹦蹦跳跳了!

珍古德(Jane Goodall)

那天我帶了支 70-200mm,拍了一堆照片,還包括人群簇擁著的珍古德博士。小幸福問我,珍古德博士是誰? 想了想,我說:「她是黑猩猩的好朋友,她照顧了很多黑猩猩唷。」

我們一開始找了個路旁的轉角,人雖然多,但還不到水洩不通的地步。左右的人讓一讓,讓小幸福站到第一排是沒有問題。小幸福的旁邊,站著一個阿嬤,一面稱讚著小幸福好可愛,一面問為什麼小幸福沒有去參加遊行。

「等我長大的時候,我就可以去遊行了啊。」小幸福理直氣壯地說。

站在遊行的通道旁,能夠在第一線給遊行的人們加油打氣。不過對於 70-200 而言,反倒不見得是件好事。大型的道具根本就是爆框,人潮遠至近的移動使準焦變得不易。折衷的辦法是轉到200端,然後取有點距離遠方的人物,這樣加上散景剛剛好。遊行常常會有中點停下來表演的點,像是小型廣場或是路口之類的,非常適合取景。尤其是路線上的小廣場,隊伍一進小廣場人會稍微散開,再取個四十五度角同時兼顧正和側面,加上連拍可以矇到幾張好照片。像珍古德博士這張,就是我突然看到一群人逆向過來,莫名奇妙。我拉到兩百端朝人群正中心連按下好幾次快門,低頭檢查時LCD才發現是珍古德,再一抬頭簇擁的人群已經遠去。

IMG_7312.jpg

天氣陰陰的偶爾還飄著細毛毛雨,這種天氣反倒讓光線透過雲層均勻地灑落,而不會在人的臉上形成強烈的明暗反差。雖說是陰天,可是快門並不因為這樣受到影響,Canon 設好最低快門 1/250 秒,ISO 調 Auto ,使用 Av F4-5.6的話 ISO 大概是 1600 上下,畫質可以接受。今天的裝備是防塵防滴的,所以把遮光罩裝上避免水滴直接附著在保護鏡上,就可以安心地拍,不用擔心偶爾出現的小雨絲,我覺得這樣子真的很方便。之前在北海道的下雪天也是這樣,可以在外頭下雪的天氣裡拍個好幾十張照片,再收回外套裡用外套的內裡和身上的棉衣把鏡頭外面的小水滴/雪花擦掉,等待下一個適合的拍照時機。防塵防滴之前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吸引我,但當碰到讓人不安的天氣時,可以放開來拍照這件事,不用東躲西閃,真的蠻讓人心安的。

我覺得,遊行的人潮除了奇裝異服之外,最吸引人的就是臉上的自信與笑顏。走路本身其實是件有點無聊的事,但是和同伴說說笑笑,反倒是一件樂事。回家看這些照片時,最吸引我的也是這點。旁觀者我雖然不知道他們聊的是什麼,但是當下除了給他們叫好和掌聲之外,也只能幫他們多留下一些照片。畢竟這些遊行的道具可能只現身這麼一次,除了記憶之外,只有照片才能讓他們長久留存在這世間。

Say hi!

其他的照片我放在相簿裡,有興趣的人再前往觀看
我一個人跳舞 solo danc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