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ja vu 

我還清楚地記得上一次去麥當勞吃早餐的情景。那是一個下雨的早晨,我剛迎來家中的新成員,老婆住了三天院要出院到月子中心,而我,早上從醫院醒來,正準備要回家去安撫老大,把她送到保母那,然後載著阿母一起回馬偕把行李收拾好,辦理出院手續。

那是一個忙碌的三天行程,有許多事要做許多東西要收許多人要應對許多事情要處理,睡得多少已經不重要,72小時腎上腺素全都隨時在血液裡流動著,所以我仍清楚地記得最後一天的那個早上,週一早上,下雨,上班日的第一天,馬路上都是七顏八色的雨衣,水源街光復路口車子通通塞住了。我坐在麥當勞的二樓,桌上擺了咬了幾口的麥當勞早餐,透過大落地窗看著下面發生的一切。

何必那麼急呢?我想。

在城市的人們選擇了這種生活方式,值得嗎?

但我後來還是匆匆地啃完一樣難吃的麥當勞早餐,下樓加入那塞到不行的車陣。一切希望都是值得的,我告訴我自己。

 

五個月後,一樣是週一的早晨,手上的案子通過最讓人緊張的考驗,準備進入下一個 phase。早上,我決定休一天假,走到家裡附近的麥當勞,點了一份麥當勞早餐,坐在之前從來沒機會坐的吧桌上,就著溫暖的燈光啃著比較沒那麼難吃的三明治,啜著一樣難喝的咖啡。那種熟悉的 deja Vu 又回來了。

 

一樣的問題,值得嗎?我再次問我自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