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冬] 余市 Nikka Whisky 酒廠

其實我到北海道之前,對於下雪這件事是做了充足的準備。不僅雪褲買了,多層次的衣服和防水外套備了,連雙層手套、防雪/水鞋都準備好了。結果一到日本,除了寒冷之外,只剩下路邊一點點的殘雪和溼溼的地面。禦寒裝備是夠了,不過沒有下到雪,還是有點缺憾。所以當我在大通公園的草地上看到一個將融的雪人時,即使形狀不好看外加髒兮兮的,附近還有一堆雜亂的落葉,我還是走過去幫他拍了一張照片。當時的我,完全沒想到,兩天後我要踏上前往余市Nikka威士忌酒廠的路上,雪會多到腳一踩整個小腿不見

這是條單向地區鐵路,所以一個小時才有一班車

跟同行的友人往小樽的那天,他們說要先去余市,有一個酒廠。我對酒沒啥研究,卻也不排斥跟著去走走。坐 JR 到小樽站換車,單節的電車電軌的鐵道,人變得好少。我走到前頭,看著大地積雪,好像棉花糖似的,我知道,我來對了。不過換個方向看,遠方海上低厚的雲層看得到像暴風雪的痕跡,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刮到陸上來? 事實證明,很快。

遠方的海上下著大雪

下車後,走出車站,步行不到五分鐘,就到了酒廠的入口。根據導覽小冊子上的記載,這個Whisky 酒廠歷史悠久,是日本第一個威士忌酒廠。酒廠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大,大地鋪上了一層雪,就很美了。一開始我隨著見學活動的人群,但拍著拍著,慢慢不知不覺脫離了見學活動的人群。

雪地、好美

小心翼翼地避開見學活動的路線,就可以拍到完全沒有足跡的雪地,遠方高高的塔上,紅色的屋頂,正好作為一絲絲點綴。

酒桶

mosaic

不同年份的酒,我不懂。但是顏色很誘人。

而在室內,又是另一個調。陳年的酒桶,有著獨特的風味,不過光線太暗,要拍到不糊得要花費一點力氣和運氣才行。

大雪

離人群愈來愈遠,聽說他們跑去試飲了。走出戶外,雪變大了,整個畫面變成灰跟白的組合。相機裡的雪片並不是像小說裡或是實際上落在手心上的那樣輕薄如絮,而是呈現怪異如碎片般的存在。試了好幾個組合都沒辦法把雪花的輕盈給拍出來,有些洩氣。偶然一看手錶,糟糕,一小時才一班的回程電車快趕不上了。和友人在雪中狂奔著,心臟瘋狂地跳著,肺裡吸進冰冷的空氣後馬上又吐出快要沸騰的熱二氧化碳。雪花落在臉上完全沒時間抹去,又要留意腳下的雪地怕陷進什麼奇怪的坑洞裡或是在雪地裡摔了個大跟斗。最後一刻趕上,其他的友人說,哎,你們一定是拍照拍到忘了時間。大雪中,單節電車從雪中緩緩的的出現,靠站,上車,然後一路擠回小樽。

雪中電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