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元宵燈籠

前陣子元宵節的時候,我帶回了一份紙折的燈籠給小幸福,兩個人拆拆裝裝,最後再塞進一顆小小的LED,開關打開,電燈關掉,室內立刻七彩繽紛,大人小孩好不開心。
想一想,這幾年每年我都帶回一個紙燈給小幸福,每年都是當年的生肖。龍、蛇、馬、羊、到今年的猴。真的佩服設計這些紙燈籠的廠商,有的造形巧思真是令人讚嘆。
至於小平安,就找出了櫃子裡還沒玩壞的蛇年紙燈,開關一開,除了亮度差了些之外也Ok,姐姐提著燈,弟弟抓著蛇身,也在家中四處探險。

不過,好像少了一味。

小時候,我的燈籠不是拿罐子鑽幾個孔,擺上蠟燭,不然就是鐵絲糊上玻璃紙,裡頭塞上小燈泡,自己串上兩顆三號電池的電池盒。光度不及現在用鈕扣電池驅動的LED燈,彩度也不會自動閃爍變化,但就是有一種….古拙的趣味吧。

看著燈籠的小幸福

還好這兩天小幸福帶回了在學校的作品,紙摺的盒子糊上玻璃紙,裡頭放個小蠟燭,點著了放在地板上,小幸福靠著「營火」取暖玩皮影戲,小平安想靠近玩火卻一直被大人和姐姐喝止。燈關掉,一大兩小圍著營火不怎麼說話,這樣子才是美好的時刻。

Lantern festival

延伸閱讀:米果:我以為的元宵提燈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