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三則小推,記四歲女童被殺案。

今日下班後上臉書一看,怎麼恨意四處流竄?覺得不對,再多划幾下手機,才得知女童被砍頭殺害的新聞。

身旁相似年紀的親友同事多已結婚有小孩,小孩的年紀也正是四五歲左右,同仇敵愾義憤填膺難免,再加上與女童的母親僅有二度分離,和她共事過的人悼念或抱不平更不在話下。

回到家,指導教授打開電視,宣洩而出的恨意從這不大的小框框裡奔流出來,滿溢了客廳的每一個角落。指導教授說,這社會的不滿需要一個出口。這我同意。

只是,把各式各樣的不滿,包括對經濟的,對政治的,對工作的,對人性的,通通藉由一個事件投射出來,從怒罵,到動手追打,再到對於廢死/反廢死的議題討論 (唉,這算討論嗎?)一瞬間,整個社會最冷靜的,彷彿只剩女童的母親了。

不管如何,最後我還是忍不住丟了三個推出來,以此文為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