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帶小孩邊上班的實作測試

今年A型流感真是慘烈,上週二保母來電說她自己發了高燒,為了安全起見,要我們先接回小平安。晚上保母做了快篩,確定是A流,這下子,小平安這幾天去不了保母家了。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我跟指導教授說好,週三她帶,週四和週五我來。週五請了一天的假,週四則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來試試一邊帶小孩一邊遠端工作的可能性。

  • 一邊帶小孩一邊回信:這是很ok的。比較受限的是有時回信時找資料整合到一半小平安爬上我身上來亂時,flow會被打斷,要重新回到原有的context需要一點點時間。
  • 一邊帶小孩一邊打報告:跟回信很像,不過拉回原來狀態的代價更大。而且因為遠端VPN加上數個跳板的關係,遠端桌面的流暢度很差,讓好好打一份圖文並茂的報告幾乎不可能。修改報告還可以就是。
  • 一邊帶小孩一邊電話:這還蠻OKAY的。搭配免持或耳機,抓準小孩沒在盧的時分,就連一邊換尿布一邊講公事也是可以的。
  • 一邊帶小孩一邊參加會議:雖然是遠端會議,不過除了我的大頭沒入鏡外其他聲音、資料流和共享桌面都到位了。然而就像回信之於打報告,在需要長時間的精神集中時,小孩造成中斷的penalty是很嚴重的。還好一方面會議團隊都能理解並諒解我的狀態,另一方面為了避免小平安打斷其他人的flow,我在不發言的時候都用靜音。

簡單來說,愈需要長時間集中精神進入flow或是切換context的代價很大(不管是對自己或是團隊)的工作(像是程式設計師?),就愈不適合一邊帶小孩一邊做。我認為所有怕分心二用的工作都是這樣的,而帶小孩本身,就是需要快速切換context的工作之一。相對的,如果工作本質就是快速的情境/狀態切換(例如服務業?),那邊帶小孩上班的衝擊應該是比較小才對。喔,這還只是在家一邊帶小孩一邊工作,如果是把小孩帶進公司應該衝擊更大才是。

我不太確定身為立法委員是哪一個(法案設計師還是服務業),但以我自己親身的經驗而言,能夠一邊帶小孩一邊把事情做好真的不容易。而我也相信余宛如那個要修正立法院議場規則的提案,重點不在於一個女性或男性立法委員或是助理會是工作人員把小孩帶進所謂「神聖」的國會殿堂,重點在示範這樣子的可能性以及帶來一定程度的對話與討論。我相信後者在這個提議見報的同時,就已經達成一半的目標了

另一個可能的討論是:這樣算不算敬業?畢竟在公司除了茶水間和廁所以及中午休息吃飯時間之外,剩下都是扎扎實實的工作時間。而一邊帶小孩一邊工作,光是餵小孩吃飯和哄睡就不止了。當下還真有薪水小偷的錯覺。後來靜下心來想想,還真的是錯覺。消極面的想,那些在公司茶水間廁所中午休息和會議室外的閒聊,不也是薪水小偷的行為?積極面的想,雖然在勞動部的定義裡我還不算是責任制(也就是我上班時數太長會害公司被罰錢),但公司看的其實是我短中長期的績效,而不是我每天的上班時數。專案順利進行,該搭的橋有接,該破的牆有打,拿這份薪水,也沒什麼對不起公司的。

最後一個心得是,雖然在家帶小平安沒有什麼問題,父子倆這樣共處一天也幸福愉快。但這種錢還是給保母賺就好。一方面而言,不知道是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才起床兩人吃個早餐散散步,午餐時間就到了。吃完午餐玩一下再睡下午覺,起床後再散散步洗個澡,晚餐時間就又到了。一整天下來我自己好像也沒做到什麼事情的感覺;另一方面而言,仔細算一算,以事假一天被扣的薪水而言,我當保母一點都不划算啊。

過了兩天悠閒的父子時光,週五晚上,小平安開始發起燒來,不祥的預感開始瀰漫。週六一大清早去掛號,快篩一驗,

媽的,A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