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回顧

默默地,一年又過了。

今晚在外頭的一家麵店,熱騰騰地從麵碗裡浮起的熱氣,模糊了眼前的世界。伴著身旁兩個孩子吵吵鬧鬧的鬥嘴,自己突然有種「啊,平安夜的感覺就是這樣。」

雖然,平安夜已經過了好幾天。

不管如何,就來談談過去一年來發生的事吧。

逆光星芒 X 穗花棋盤腳

2017年,工作繼續在看不到盡頭的黑暗汪洋裡漂浮著。新的團隊很不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問題,也都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我們一起度過了幾個案子,也從傳統的支援角色,走向屬於自己的創造和主導。是福是禍仍舊未知,但這顯然符合新老闆的口味 —

「謝謝你挽救了這個本來正在瓦解中的團隊,並且把這個團隊帶向另一個新的轉型和機會。」

『我的到來,對這個團隊是正向的,然而對我個人的職涯,這是長達一年多的黑暗。謝謝你這一年多來對我的包容和支持,也給了我很不錯的績效和回饋。沒有你的支持,我沒辦法做得這麼好。』

這是我們年末最後一次meeting的對話,也是一場關於告別的對話。來年,換他離開去接手另一個新的團隊。我的際遇和顧慮,應該也是他接下來的處境吧。只是他應該比我更加焦慮。而我,依然不太確定,現在的自己,這條路走下去,那遠方的終點是不是我想要的。

技能樹沒點錯啊,不過轉職成沒想到過的職業了。

心機七

2017年,是小幸福離開幼兒園,進入9年國教的第一年。從小學的選擇 (是要離家近還是要較遠的名校,甚至是私校),到安親班的實際走訪和選擇 (哎呀呀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再到每天晚上一起作功課看書背弟子規的日子。一路走來,陪著小幸福她適應這一切,自己認為2017這書僮的角色,當得還不錯。當然,社會化是要付出代價的,小幸福變得成熟後,家庭關係的相處也變得更加複雜一些些了。母女之前的緊張,姐弟之間亦友亦敵的資源渴求,都讓我必須更小心地一邊走,一邊看著地上那不是很清楚的粉筆線,慢慢牽著姐弟倆,朝我心目中那理想的位置逼近。小平安也成長了,可以完全地跟大人和姐姐互動。今年他所學到,對他最有用的一個觀念,就是「姐姐比較厲害,所以姐姐的選擇比較對,姐姐挑的東西比較好!」所以……

「哇~~ 這蛋糕看起來好好吃啊~~我想要有天鵝的這一塊。」

『這塊我要』(動手搶!!)

「嗚嗚嗚~~ 弟弟搶我蛋糕」

或是坐電梯時…

「我要站門邊,這樣我可以第一個出去。」

『我也要當第一名!我才是第一名!!』(擠!!)

「弟弟你不要插隊啦!我也擠!」(黑羊白羊競賽又開始了)

這一塊就我這一年來的觀察,小幸福多了一個小平安這一個跟班,她還是開心的。然而資源的被排擠和她認為媽媽偏心對弟弟比較好這件事 (好吧,不只她這麼覺得),我認為對她的心態,還是有影響的。希望在未來的一年,隨著小平安的成長,他們倆的競合,可以更加健康。

邁入21K了

2017年,重新整理了自己的路跑裝備配置,慢慢拋棄以手機/GPS為中心的資料紀錄,而提升為以即時心率/配速為核心的數據回饋,佐以科學且結構化的訓練計畫。只是計畫只會告訴你哪一天該做什麼事情,並不會保證你有時間去做這些事情。自己依舊必須在生活裡有限的時間裡,在扣除上班,扣除接小孩,扣除買晚餐、陪小孩、睡眠、家庭活動的剩餘時間裡,想辦法把課表吃下去。這18週的訓練計畫,其實我的完成率只有40%左右,但是結果已經讓我覺得滿意。11月,無痛笑著完成了我人生中的初半馬;12月,在台北馬破了自己的半馬PB。2018年打算同一份再吃一次,這次要更認真吃,期待能達到2018清單上的兩個目標:全馬能微笑完賽,半馬破2。

在不開源的情況之下,把時間擠出來,配置在陪小孩和跑步之後,生活裡本就不多的時間,剩下的,就少得可憐了。所以2017 年,我其他的生活面向,尤其是社交生活,其實是萎縮到幾乎不見的。相機一直在防潮箱裡待著,blog也不更新了,一週一次把rss 清掉,挑一些放上來,卻沒有辦法寫太多像樣的心得。毛巾擠到一個程度,就擠不出水了。要再繼續下去,還是得開源,讓自己一天,不只有24小時。這,應該是我2018最大的挑戰吧!

IMG_0558.jpg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