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田中馬拉松

全馬絕對不是兩個半馬,絕對不是!

當田中馬的抽籤結果揭曉,確定我可以拿田中馬作為初馬時,我的內心就跟田中鎮民「辦囍事」的心情一樣,是非常開心的。想像著熱情的鎮民啦啦隊們幫你加油,想像著超級豐盛的補給(和私補),想像著沿著八堡一圳,在樹蔭下一公里一公里的推進。快樂地、無傷地完成我的初馬,那是一件多麼開心又具有紀念性的事啊!

兩年前我的第一場10K就是田中馬,當時(才)跑完10K,在終點處領完完賽禮後,才想移動跟家人會合,就頭暈腦脹地在終點旁的水溝邊蹲著,連抬起一根指頭的力氣都沒有,像是要告別這個世界似的。那時也很難想像後來10K變成「低消」的生活是什麼樣子。不過畢竟我走過來了,完成了幾個半馬,全馬的課表也吃了七八成(詳見我的初馬訓練計畫一),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兩年前的那個我了。初馬對我而言,就是30K以後,再加個12K的LSD吧!誰知道,在兩年後,這42.195K根本就不是加法這麼簡單。都還不到32K,我就在八堡一圳邊靠著,想把胃裡的東西都貢獻給這水利工程。

人家說全馬32K才開始,我覺得32K開始的是地獄啊!

身為一個跑者,賽前,總是會給自己訂定目標。一般的目標訂法是把最難的擺在第一個,然後其次是比較簡單的,更簡單的這樣訂下來,例如:

  1. 四小時半完賽
  2. 五小時完賽
  3. 五個半小時完賽

我自己的目標訂法則是由基本目標開始,達到了再挑戰進階目標。所以目標清單長得像這樣:

  1. 在不被關門的情況下無傷完賽
  2. 全程都跑的,不當步兵
  3. 挑戰 Sub 5 (五個小時內完賽)

第一跟第二個目標我相信只要我把全馬當成LSD下去跑,應該沒有問題。畢竟都能用E心率跑完30K了,繼續保持節奏和體感,再加個12K就可以了。E心率的強度也不會受傷,從以前的比賽,不管是10K或是半馬我也從來沒有在賽道上抽過筋。要無傷完賽且全程跑起來,應該不難。

第三個目標則是賽前真正自己想挑戰看看的。如果當天狀況真的不錯,我會把步速維特在 6:30,這樣應該可以五個小時內完賽。

比賽當天早上,從田中火車站走出來,跟著長長的跑者人龍走在安靜的田中街頭。天氣涼涼的,不冷;時間不早不晚,大概跟平常起床訓練的時間一樣;身體狀況不錯,沒有肚子痛或是哪裡不舒服。感覺應該是個可以正常發揮,不會走鐘的好日子 (果然是菜鳥的自我感覺良好)。起跑前,看著兩年前自己蹲著那個水溝,滿滿的感觸突然湧上心頭,鼻頭一酸,還沒完賽,起跑的槍聲才剛要響起,淚水就已經在眼眶裡打轉了。兩年後自己又站在這裡,帶著不一樣的身體,不一樣的心情,不一樣的目標。起跑了。

田中的鄉親還是一樣熱情,前一公里的人潮多到走走停停,1K後就比較正常了。背後別著「我是初馬」的跑者還不少,自己也是一份子,今天大家的目標應該都是完賽吧。前5K都保持在6:15左右,算是跟預期的一致,輕鬆地跑過高鐵站,轉進水圳。開始出現補給,告訴自己,官補私補都一樣,維持紀律,今天不是來吃東西的,要是吃壞肚子就糟了。所以維持每3~5K進水站一次,喝運動飲料,必要時配個香蕉。其他美味的食物看看拍照就好。5K,10K,15K,心律區間慢慢上升,從E心率區間慢慢上升到M心率,這也是正常的,馬拉松本來就是M (Marathon)區間,正常的啊!我不知道的是,手表的溫度計顯示,已經悄悄地攀上了30度。

15K,補給站出現了烤雞,我拿著相機拍的時候禁不住加油團的熱情,接過來吃了一小塊。應該沒關係吧, 我想。15K到25K,我的步速在 6:30~6:40,全馬的距離已經跑了一半,自己的身體感覺還好,沒有什麼狀況。戴上帽子和墨鏡之後,感覺氣溫或是太陽好像也沒有很大的影響。只有跑錶上顯示自己的心率一直在M心率區間的上緣,感覺就快進入T心率區間。起跑一開始不久超過了530的配速列車,半路上在水站又超過了5小時的pacer,如果就 ahead time來看,現在至少「存」了12分鐘左右。

這樣下去,我應該可以完成第三個目標吧,我樂觀地想。至少我有12分鐘可以用啊。人家說全馬32K才開始,這時的我,反倒有些期待32K的來臨,想要體驗那種「撞牆」的感覺,想要感受一下那種「我為什麼要來跑馬,要來受這種苦」。

會不會,其實以這種輕鬆的速度跑下去,我會幸運到沒有遇上撞牆,順順利利地完跑回終點?我就著有點熱但還能忍受的天氣,一步一步地跨著,一口一口地呼吸著,然後暗自樂觀地期待著。

然後我就爆了。

26K,一轉進傳說的好漢坡,才剛跑了不到100公尺的山路,我的心率輕易地飆上A區間。那種之前跑 I2 x6 跑到跑不動喘不過氣只能停下來走的恐懼突然籠罩著我。山路上所有的人都在步兵,這種沒必要用I心率來換吧,換完後面就沒力了,不值得。於是,我跟著其他人一樣,用走的走上山了。

第二目標失敗。

走路其實可以是一種休息,但是拿步速12:00來換,值得嗎?當我還在邊爬山路邊開始擔心之前存的12分鐘夠不夠用。第二棒把我往絕望的深淵再推下去一些。

5小時的pacer氣球從我身邊擦身而過,帶著幾個跑者,用不快但是絕對比我用走的快的速度刷過我。不是存了12分鐘嗎?那12分鐘到哪裡去了,我明明才步兵不到三分鐘?是pacer算錯時間吧?我開始不服氣,告訴自己,跑起來!

於是我跑起來,在山路上跑起來!

然後很快地把儲備的體力用光了。

有上坡,就有下坡,這是我每次遇到上坡時安慰自己的話。而當我撐過了上坡,開始下坡時,我卻一點高興的感覺也沒有。5小時的配速列車在我前面3~5分鐘的地方,自己下坡段還要控制煞車的力道,每一步都開始不輕鬆,這就是撞牆的感覺嗎?我還不到32k,我才在30K啊!

30K,回到一般的平路。雖然儲備的體力用掉了,但是靠E心率,應該可以繼續接下來的路程吧?手錶上現在還在T區間,不過應該等一下就會慢慢降下來吧,我帶點悲觀地期待著。

第三棒出現,確保我完全不會從絕望的深淵裡再靠意志力爬上來。

我抽筋了。

從來沒有在賽道上抽筋的我,開始覺得左大腿前側一跳一跳的。該停下來拉筋吧,我想。當我一切換成步行的節奏,立刻劇痛傳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痛啊!

蹲著水圳旁,我拉著筋。高腰的壓縮褲擠壓著腹部,我開始覺得胃部不舒服。不是只有喝水和運動飲料嗎?怎麼搞得好像整個胃都shutdown了?於是,我把一些烤雞,混著運動飲料的甜味,貢獻給田中的水圳,獻給那台灣好米的故鄉。一個巨大的陰影出現在我背後,幫我把陽光遮住了一點點。

「你還好嗎?」一個大哥關心地問著。

『還好啦~ 只是喝太多了,謝謝關心!』

「沒事就好,保重!加油!」

大哥繼續前進,我開始慢慢向前移動。吐完後,人舒服了點。抽筋的肌肉也恢復了,告誡自己,等下連水都不要喝太多,慢慢跑,跑回終點就是了。

手錶的ahead time 繼續不留情地減少著。

32K。跑到20K的時候就決定要拍一下32K的牌子,畢竟全馬32K才開始。可是真的看到這牌子的時候,只想苦笑。我怎麼會在身處在這爆掉的地獄啊?從32K到38K,我維持著一種絕望的循環:跑個300公尺,呼吸和心跳就變得不對勁,一慢下來用走的,兩腿的肌肉就開始準備抽筋。靠在路邊拉完筋後,繼續跑起來,然後300公尺後,同樣的事又循環一次。手錶顯示的預估完賽時間超過5:00:00。第三個目標,默默地就在這絕望的循環裡,消失了。

39K,跑回田中鎮上了,街道兩旁出現了大量加油打氣的鄉親。勉強跑跑走走的我,低著頭,默默地辜負著熱情加油的鄉民們!我也想跑起來啊,可是就是跑不起來啊!我也想喝你們熱情遞上來的每杯飲料,包括啤酒啊!可是我現在即使渴得要死,嘴脣乾的要死,肚子卻脹得連一口水都喝不下,只能小口小口把水含在嘴裡!我也想跟你們每一個人擊掌,可是雙手已經沒有什麼力氣了!即使你們喊著我的名字大聲地加油,我也只好靠著帽子和墨鏡遮掩我的羞愧之情 (原來這才是帽子和墨鏡的真正用途)。

倒數1K,明明只是公園繞一圈的距離,為什麼還是這麼長?但是快要結束了,我知道,就連走都走得完了。沒有Sub 5,也沒有515,就這樣,我慢慢看著前方出現起跑時的拱門,慢慢跑進終點,按下跑錶的停止鍵,轉頭面向賽道,深深地一鞠躬。

我跑完了,眼中沒有預期感動的淚水,只有疲憊和不甘心。

田中馬,再一次教導我,馬拉松沒有這麼簡單。不管是10K,還是全馬,都一樣。在熱情的鄉親加油聲中,在豐富的補給中,路跑的本質,其實是不變的。唯有深刻的體驗到教訓,自己才會進步,才會成長。兩年前的10K是這樣,兩年後的初馬也是這樣。當下,我只有疲憊和不甘心,但是在回程的高鐵上,我才體會田中馬想要教我的事。也因為有了這樣的體驗,接下來的訓練,接下來的賽事(們),對我而言才真正有意義。42.1K馬拉松也許已經從我的Bucket list劃掉了,Garmin Connect裡的「馬拉松」勳章也已到手,但是這場對自己的訓練和新的目標,才開始而已。

賽後,拖著仍然非常不舒服的身體,領完了完賽禮,印了成績,也還了晶片。該找個地方坐下好好休息,拉個筋,讓心肺慢慢恢復。在找地方休息的過程中,沒忘了買份伴手禮,於是走到了蜜麻花的攤位。

「老闆,給我兩包蜜麻花。」

『你看起來好像很不舒服。』老闆娘關心地問。

「是啊!跑完有點暈。」

『你要不要進來攤位裡坐著休息?』老闆娘招呼著我進到攤位後方,找了個墊子讓我坐下,後來還鋪了個紙箱讓我可以躺著。

『別急,你慢慢休息,等恢復了再說。』老闆娘一邊招呼著客人,一邊要我好好休息,還給了我袋子當作嘔吐袋。

本想歇息五分鐘,等身體好一點,還想再逛逛其他的攤位,然後去搭接駁車。沒想到身體一直沒回復,感覺這次有點嚴重。五分鐘、十分鐘、30分鐘、一個小時。賽道都關門了,大會開始廣播著活動結束的感謝詞 (有留到最後聽完的跑者應該不多),攤位也開始收了,老闆娘卻沒有趕人的意圖。

『沒關係,你先休息~ 等下你要怎麼回去?』

「我想去搭接駁車,然後去搭高鐵。」

『不用啦,等下我載你去搭高鐵,15分鐘而已。』老闆娘豪爽地說。

終於到了收攤的時間,老闆娘跟其他從外地回來幫忙的(家族?)成員們把東西收拾完搬上貨車。然後我也一起搭上了小轎車,前往高鐵站。

『明年還要再來報田中馬啊!多找一些朋友組團來!沒地方住我家三樓可以借你們住一晚。』

啊!這就是兩包蜜麻花加上田中人的熱情。

謝謝你,田中馬和田中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