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萬金石馬拉松

早上三點,我站在電梯裡,看著鏡中的自己,深呼吸告訴自己,就當跑個 long run。按下電梯的按鈕,「電梯關門中~」微小的語音在黑夜裡隔外清晰。
電梯的門緩緩關上,我和電梯一起落下。

前一天,是會社部門團體出遊的日子。我望著一長串步行的行程規劃煩惱著 (畢竟是健康的行程),心想著,可以少走就少走吧,可以早走就早走吧。話雖如此,當天還是背著背包走了一萬六千多步。晚上回家時右腿之前中ITBS的部位隱隱的不舒服,該不會來討債了吧?我心一驚。按摩完雙腿後,趕緊早早洗澡上床睡覺。

前一週,感冒剛好。自己知道以當下的身體狀態和前陣子的怠惰,要破PB是無望的事。告訴自己當初報名萬金石本來就不是以破PB為主要目標。心裡想望的是那好山好水,那沿著北海岸公路跑步,聽著海濤,看著浪花的美好想像。挑了天氣較好的兩日,跑了兩個E30,當作是比賽週的收心。

完賽就好,不當步兵就好,無傷就好。

要在多久時間跑完,已經不在賽前的目標了。

我還記得兩年前,第一次參加萬金石馬拉松,是我開始跑步後參加的第三場比賽。第一場是田中馬10K,第二場是大湖草莓馬的11K,第三場就是萬金石的「迷你馬」14K。也就是說,那是我當時跑過最遠的一場路跑。還記得當天下著雨,我穿著雨衣,在雨衣外下大雨,雨衣內下小雨的情況下狼狽地跑完14K,但是對跑在海邊,跑在北海岸公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時告訴自己,我還想要更多!不過萬金石沒有半馬,一年多前的我,也還沒準備好全馬,於是等到今年,才報名全馬,才來享受這北海岸全餐。

我這記得兩年前停車的位子,是在中福路那邊,今年趁著全馬早點起跑,早點出門,我想我應該可以停得比兩年前還近一些吧,也許,是玉田路附近。

我錯了。

4:30到達玉田路,比兩年前早了40分鐘。卻一樣沒有停車位。出門時,天空飄著小雨;到了會場,小雨變成毛毛雨;寄完物上完廁所,毛毛雨停了。天空是陰的,無雨,涼爽,地上雖然是溼的,但沒有明顯的積水。這真的是一個適合跑馬的好天氣。只是我的身體和心志沒有準備好而已。

跟著一堆人慢慢地擠進D區,看到配速列車的氣球。如果可以,就搭 500或是515吧。起跑前兩分鐘打開Garmin 935的運動模式,開始搜尋GPS。這是我升級新韌體之後第一次使用,希望不要再發生起跑不久後就跳回主畫面的慘劇,也希望新的GPS設定 (GPS+Galileo)可以帶來更準不要飄移的定位路線。6:30,人群開始慢慢往前擠,還要好幾分鐘才通過起跑點呢,不急。我告訴自己。三分鐘後,通過起跑線拱門。不急,我再次告訴自己,這麼多人,跑不起來的。

不久,進了萬里隧道,開始跑起來了,身旁很明顯圍繞著興奮的情緒。戴上耳機,試著隔絕這種興奮的情緒,不斷告訴自己,不要跑太快,不要跑太快,不要跑太快。現在快的一秒鐘,後面要付出的是一分鐘。跑出隧道,天氣好舒服,看到海了,照著體感去跑,反正今天不是要來破PB的。不知不覺,五小時的pacer氣球出現在視野內,愈來愈近。本來想說上車好好跟一段的,不過放慢速度好像會亂了步調,算了,還是下車跑自己的好了。於是超車繼續前進。

跑過知味鄉玉米,看到牌子寫:已遷移到馬路對面。以前來的時候,兩邊都有啊,現在怎麼只剩一邊了?是生意不好嗎?不會吧,印象中生意很好啊!還是因為這一側不好停車?也許吧。想著想著,過了大鵬派出所,右轉小上坡。記得兩年前跑14K時,這一段「上坡」是最痛苦的,但是跑上去一小段之後就折返了。兩年後,這一段上坡變成了一塊餅乾,不知不覺一下子就經過了14K的折返點,繼續兩年前未竟的路程。

再跑一小段,跑到磺港路上,這裡的上坡才叫硬,縮小步伐,身體前傾,不當步兵,一步一步地跑上去。心率也穩穩地在M區間的中高段。好像心率有點太高了,心裡想。記得上次新竹馬時努力把心率控制在M區間下緣/E區間上緣,這次前10K不到就飆成這樣,後面真的跑得完嗎?一邊是理智告訴自己應該再放慢,一邊是情感告訴自己相信體感想跑就跑。還在胡思亂想著,坡頂就到了。

從坡頂看過去,遠方的海再度出現,讓人想起多年前學生時代騎單車環島的那次,在南迴段看到台東的海出現在地平面上的感動。當年因為颱風的關係,最後三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傢伙半途而廢,落荒而逃。可是騎了一天讓人哀哀叫的山路,看到大海時的歡呼,閉上眼時卻還能記起。萬金石的海因為天候的關係,感覺像是灰階版的。天是灰的,山是灰的,遠方的海平面也是灰的。不過開心,卻是一樣的。

8K,這裡是一段直線,遠方一座橋,磺港大橋。路旁的里程牌子寫著「大波浪」。不懂為什麼,跑就是了。看一下手表,配速在6’10″附近,心率一直在M區間,好像有點太快了。是因為這種天氣適合破PB的關係嗎?如果這樣維持下去,真的就會破PB了。可是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今天的狀況應該沒有這個能耐,難道是上天助我,給了我這麼好的天氣和賽道?心裡開始亂想,如果要破PB的話,中後段要如何配速…只是這樣下去,如果爆掉的話,下場應該會蠻慘的。一邊繼續天人交戰著,最後咬牙,算了,反正今天本來就是來看風景的,跑快PB算老天送我的禮物,跑爆就慢慢看風景回去吧。於是不刻意加速,但也不刻意控速,隨興跑。

10K,1hr 04min。

跑過之前看影片提到的小鶴基地,慢慢又轉回台二線海岸段。萬金石的補給很規則,2.5K一個小水站。水站裡只有水跟海棉,沒有運動飲料。5.0K一個大水站,有水有運動飲料有香蕉水果,後段還有巧克力跟能量膠,不過沒有海棉。除了規律性地設立水站外,在大水站的順序設計我覺得也貼心。先是水/運動飲料,中間是水果等食物,最後又是水/運動飲料。這樣的好處是可以先喝些水,然後拿了香蕉塞進嘴裡,之後再拿一杯水就著香蕉服下。這是我覺得貼心的設計之一。因為大/小水站的設計,所以這次自己吞能量膠的點,設定在12.5K、22.5K跟32.5K的水站。實作上除了吃完能量膠後手黏黏地,要等到下一個海綿站有點遠,不太方便外,我覺得還不錯。

12.5K吃完第一包能量膠,繼續保持著六分速出頭,這已經超出了我原先的估計了。心跳開始邁入T心率區間,但是體感上仍然沒有疲累喘不過氣來。有這麼好的事情嗎?我懷疑。10K到22K這段海岸線簡直和我想像的一模一樣,跑在海岸旁,看著浪花拍打,拿下耳機聽著濤聲和左右跑者聊的聲音,很棒啊我覺得。在這段我跟上了445的配速列車,看到了核一廠,看到了石門風力發電站,看到了十八王公廟,之前開車去過的點,一個個被自己用雙腳串連起來,是非常讓人深刻的記憶。這一段心率仍然緩慢上升,從T心率下緣慢慢上升到T心率上緣。進水站的時候會恢復到M區間,然後隨著回到賽道上,心率又會慢慢回復。就我對自己身體的了解,T心率上緣的自己最多只能撐半個小時,之後就會爆了,看起來跑爆是遲早的事,只是會發生在哪一段呢?是22K的前半馬,還是初馬的26K,還是真正開始的32K呢?

心率爆掉都還沒發生,19K,右腿 ITBS發作。膝蓋外側往大腿方向開始痛了起來。先降速,放鬆跑,看看自己的狀況,輕鬆跑後狀況沒有惡化,還可以繼續跑下去,不過進水站減速後,要再跑起來就是一陣痛苦了。只能慢慢由走轉跑,然後再慢慢跟上配速列車。

22K,到了石門,折返,開始逆風。心率一直在T/A之間排徊,步速因為腿痛的關係,落到 6’50″左右,而且要非常小心地避免因為重心的調整,導致左腿抽筋或受傷。不過該來的總是會來,25K,雙腿大腿前側還是瀕臨抽筋,只好先停在路邊,躲在兩台廂形車之間,把雙腿好好地拉筋拉了一番,才繼續前行。回程的逆風,本來想躲在配速列車裡,不過不曉得是跟著不夠緊,還是自己不會躲風,擋風的效果好像不太好。30K,趁著進水站的時候拿了一條大會的能量膠,就水服下,然後又拉了一下筋,這時,已經離pacer好一段距離了。而真正的全馬,還沒開始呢。

30K以後,高心率帶來的疲憊感開始湧現,步速再下落到7:00~7:30,進水站後由走轉跑的時間變長了,一方面可以喘一口氣,另一方面也讓自己準備好由走轉跑的痛楚。除了雙腿,雙肩和脖後也開始僵硬不適,不過即使是在30~40K之間大大小小的上下坡,我仍然堅持用跑的。即使是小跑步,也是跑。自己心裡有數,無傷完賽是不可能了, 但不當步兵這件事,我應該還可以撐住。戴上墨鏡,擋風的同時,也遮掩了我因為痛苦而瞇上的雙眼。讓人開心的是,沿路的工作人員和啦啦隊都是熱情的。不停地向著經過著我們鼓掌歡呼著,無論我們跑得多慢,都能獲得他們的打氣。另外一個讓人喜歡的是水站的充足。PTT上的鄉民分享,去年因為天氣熱,全馬的跑者跑到後來連水都沒得喝,還得跑到警察局要水。今年的水和補給都是充足的,當然天氣的涼爽也是另一個可能的原因。不管是天氣還是準備充足,這些心靈和身體的補給,都讓我在痛苦地從一站到下一站時,少了一個罵粗口放棄的理由,多了一個撐下去的理由。

35K,身體的不適已經讓我只嚥得下一小口香蕉,連水都是含在口裡然後吐掉。37.5K,強迫自己吞下最後一包能量膠,配下一整杯水。最後5K了。看到萬里隧道時,除了感動,還是感動。最後兩公里了,出了隧道,就是終點。有人開始跑起來了,有人決定用走的。我則是用7分半的速度,一步一步地撐著。到這裡,我知道,同樣是跑到爆掉,我已經比田中馬的自己,又成長了。

跑過終點,墨鏡後的雙眼噙滿淚水,我轉身朝賽道微微的一鞠躬,雙肩和雙腿的痛楚提醒著我今日的代價,我哭出聲來。

2018年的賽季,我準備了三場全馬。田中馬,是我的初馬,教會了我全馬沒有這麼簡單,但跑步不見得是件孤獨的事;新竹馬,讓我在有準備之下,完成自己的計畫目標,也算是訓練計畫的成功驗收;而萬金石,則是讓我在享受適合跑步的天氣和美景之餘,得以再次面對撞牆和那不斷告訴自己「放棄吧!你只要停下來,這一切就解脫了。」的聲音,並且讓自己在42.195K的過程中,一次又一次地抗拒這種誘惑,一次又一次地呼喚著自己的雙腿,「不要停!跑下去!」

三個全馬,各有收穫。2018賽季,就這樣結束了。接下來的打算,應該是先治療受傷的腿,然後回歸初心,找回跑步的享受,慢慢堆跑量,同時規劃新的課表,準備迎接2019賽季的來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