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日月潭環湖馬拉松 29K

賽前一週,留意到Netflix 上有強風吹拂。加進片單,追了起來。

課表從六月開始,本來算一算,應該在10月中左右結束,正好趕上日月潭環湖馬。之前還想,如果課表有吃不好的地方,再多花一兩週的時間加強。八月下旬,腳傷發作,開始全休-跑跑-停停的循環,月跑量由6、7月的160K掉到100K以下,整個9月甚至不到50K。直到9月看了物理治療,讓腳傷慢慢恢復,10月開始回到預期的160K跑量。不過整個課表改了又改,已經是快面目全非的狀態。改變策略,這次賽事不開減量週,只在賽前和賽後的幾天調整跑量,打算把這29K當成 Long,當成跑在M心率的Long。賽前秤了秤自己的斤兩,決定用6:20左右的配速去跑,目標設定是3:09:00。天真的我,完全沒考慮到上下坡。

這次賽前一夜住在台中火車站附近,好多年沒去了。新的車站很氣派豪華,舊的台中車站顯得渺小而陳舊。可是當年不管是參加營隊,或是同學出遊旅行,在台中車站集合時,總是覺得這車站好大,人好多。人的印象,真的作不得準。到宮原眼科附近,吃了晚餐,買了杯珍奶,早早回民宿。早上三點就要起床搭車到日月潭,回推應該9~10點就該上床就寢。

想也知道,怎麼可能這麼早就順利入睡。

一樣在鬧鐘叫醒自己之前醒來,一樣提早梳洗上廁所擦凡士林更衣加上長褲外套,再次確認沒有什麼東西留下。提早出門吧,我想。

一樣是便利商店的起司三明治(我偏愛小七的起司三重奏)配一瓶寶礦力水得,我坐在小七裡,看著半夜三點到底有誰在晃來晃去。像我一樣的跑者,遊民,夜遊的情侶…沒了。滑著手機,隨意地晃著,不知道要作什麼,也不知道還可以做什麼。上了車,跟著其他人一起,把帽子壓得低低地,補眠。神奇地,好像睡得比床上好。

搭接駁車的好處,是不用煩惱停車的地點,下車,走進會場,找地方把外套和長褲脫下,把號碼布別起來,把果膠等補給品塞進腰帶裡,暖身,寄物,上廁所,好像就可以起跑了。

6:35起跑,已經是天亮的時刻。沒有過多的陽光,涼涼爽爽的,是個跑馬的好天氣。日月潭的湖面仍然漫著薄霧,美得像是當年我到日月潭時,在伊達邵早起時拍的霧景。只是這次的霧沒有當年的那麼大,還是看得到遠山層疊,美,真的美。

以湖景而言,起點的向山遊客中心,和剛起跑的前5K,都是很美的。跑一跑真的都會有停下來拍照的衝動,而我,也真的停下來拍照了 😀

邊跑,邊想起當年的一些往事。文武廟,茶葉蛋,當年的承諾和約定,心底的願望…還記得,某次來日月潭的時候,心裡想的是,有一天一定騎單車環湖一圈。沒想到,騎車環湖還沒做到,用雙腳環湖倒是先達成了。

前面提到,這種天氣很適合跑馬,所以6:20的配速跑起來其實一點也不累,大概就是M心率的低~中段。一直到5K後開始上坡…下坡….上坡….下坡,我才覺得嗯,自己想得太天真。上坡掉到7分速,下坡小快步衝到5:30,雖說平均配速沒什麼差,可是體力的消耗卻跟平地完全不同。13K後迎來中魔王上坡,繼續用7:30撐著,然後又迎來個下坡,到20K這個半馬左右的距離,我的體力已經消耗到不再像起跑時那麼輕鬆自在了。當然,露臉的陽光所帶來的熱力也是原因之一。

22K之後的長下坡,我暗暗叫苦。下坡多長,上坡就有多長,心率逼近M心率的上緣,有事沒事就摸一下T心率。心開始慌了起來。25K的轉角,也是分流全馬和半馬的地方,一轉角,迎面而來的牌子就宣告了大魔王的到來:

這3K的上坡,我跑不到200公尺就爆了,配速掉到14分,心跳直逼190,走走,停停,不甘心,再跑,再走,一堆跑者厭世地走著這一段路。事後想,如果我像某個跑者一樣,大喝一聲,逼自己不要停下來,全程跑完,不管再怎麼慢,不管再怎麼喘,克服身體自己的保護機制,是不是,就可以更超越昨日的自己?

我不知道,也許會,也許會更糟。畢竟,兩週後的田中馬,才是我真正要好好無傷無痛不跑爆的賽事,才是我給自己的承諾。如果身體在日月潭受傷了,怎麼辦?我不敢去想,也不知道。世事就是這樣,你做了個選擇,永遠不會知道,另一條路的你,會不會跟原來的預期一樣。

跑進最後一個隧道,跑回向山遊客中心。我跑爆了,卻還是在原來目標設定的時間內跑完。看了跑表,里程只有28.46K,少了500m,送了我寶貴的3分鐘。沒有BP,沒有新紀錄,沒有開心或不甘心的淚水,只有喘息,補充水份,跟小心翼翼的賽後伸展。自己知道還有改進之處,知道自己的上下坡需要鍛練,知道自己的意志力極限,還不能讓自己滿意。

好好休息,回家後,訂了同一班的車次南下,兩週後的田中馬,去年沒做好的,今年要再試一次。至於PB,留到明年一月的渣打馬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