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田中馬拉松 半馬

雖說今年一起報名時的目標是要吃飽吃好,但是比賽前一夜我跟他聊天時,

他說他想改成挑戰半馬破2。 (跑友的話果然不能信)

「這樣你不就吃不到東西了?」我問。

『再看看啦!說不定狀況不好。』

「那你就不用等我了,我慢慢跑慢慢吃。」我心虛地說 (反正我也跑不太動)

麻婚

週一,一如往常,買自助餐便當。今天有孩子喜愛的豬耳朵,多夾了一道菜,155元,比平常還便宜,應該是因為豬耳朵不算是主菜吧。
路過手搖杯,想給自己一個藉口買一杯。可是風大天冷,說是消暑清涼好像說不過去;如果是甜暖奶膩的話,又好像對不起圓圓的肚子。還在發呆,已經騎過了手搖杯店。
等紅燈時,望著天上快轉的雲發呆,能夠早點下班,卻不知道要幹嘛,算不算是一種悲哀?

從Pocket Money (PM) 跳船到Moze 3

我用行動裝置記帳已經超過15年了。紀錄的第一筆是2002年9月18日,一直到現在已經有超過兩萬筆以上的紀錄 (還不包括2002-2007年的現金交易記錄)。對我而言,從一個記帳軟體跳到另一個,除了要考慮軟體好不好用,美不美觀,功能順不順手,最重要的,是資料能不能搬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