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婚

週一,一如往常,買自助餐便當。今天有孩子喜愛的豬耳朵,多夾了一道菜,155元,比平常還便宜,應該是因為豬耳朵不算是主菜吧。
路過手搖杯,想給自己一個藉口買一杯。可是風大天冷,說是消暑清涼好像說不過去;如果是甜暖奶膩的話,又好像對不起圓圓的肚子。還在發呆,已經騎過了手搖杯店。
等紅燈時,望著天上快轉的雲發呆,能夠早點下班,卻不知道要幹嘛,算不算是一種悲哀?

腦袋裡突然閃過一件事。

先停在路邊用google map查附近的花店,
騎過了孩子的安親班,晚點再繞回來吧,
回到車水馬龍的大馬路,
騎到店門口,走進去,
老闆我要一朵玫瑰。

「哪種顏色?粉色還是紅色?」

忍住差點脫口而出的「粉色」
我頓了一下,紅色吧。

暗暗的紅,一朵,沒問價錢,簡單包裝,
付錢,收下,回到車上。

回到家,上網查了一下,
12年,
麻婚。

不知道為什麼叫麻婚,
就叫麻木的婚姻吧。

是突然的清醒,接續著沈沈的睡去;
還是如暴雨後的清晨,帶著一股昏沈後的清新?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