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田中馬拉松 半馬

去年田中馬的苦痛還在,爆掉的恐懼還在,胃關機的恐懼還在。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許多賽事都取消了。還好,隨著台灣的防疫有成,田中馬今年,仍然辦理。今年本來不想報任何賽事的,但是偶然看到開放報名的消息,還是跟同事提起。

「跑吧!不過今年我們跑半馬!才吃得到東西。」同事這麼說。

正好,給我一個逃避全馬的理由。

所以還是報了名。

當然,行李裡多了兩包胃藥,人,還是要以防萬一的嘛。

雖說今年一起報名時的目標是要吃飽吃好,但是比賽前一夜我跟他聊天時,

他說他想改成挑戰半馬破2。 (跑友的話果然不能信)

「這樣你不就吃不到東西了?」我問。

『再看看啦!說不定狀況不好。』

「那你就不用等我了,我慢慢跑慢慢吃。」我心虛地說 (反正我也跑不太動)

起跑時,我們倆在長長隊伍的末端,前1K跟用走的沒兩樣。

「以人這麼多,這種速度,你後面補得回來嗎?還是留下來跟我一起吃飽吃好吧。」

『嗯,真的。』可是一分神,他開始在人群中鑽來鑽去,不見蹤影。

終點,因為這次 超半馬22.xK的關係,他的時間比2小時多一點點。換算回半馬的距離,應該是破二的。

再說一次,跑友的話果然不能信 WWW

賽前一週得了個感冒,應該是2020最有印象的感冒吧。再加上今年的累積,我真的沒有什麼挑戰PB的本錢。人這麼多,鄉親這麼熱情,賽前自己就一直告訴自己,不要跑快,好好享受。每一場比賽都有目標,今日我的目標不是PB。

於是,幾乎每個水站都進。但不是喝水,是吃東吃西。烤豬、桶仔雞、維力炸醬麵、泰山仙草蜜、大觀冰棒、各式滷味、炸物、水果,能塞進肚子的,看起來好吃的,就停下來,拿一份,慢慢走,好好地享受,回來看紀錄,應該有1/3的時間在步行,但這三分之一都不是因為跑不動而變步兵,而是手上跟嘴裡的食物。話說,在跑馬的時候,拿著一支酸酸甜甜的枝仔冰,慢慢散步,迎著涼風 (今年的天氣非常舒服)。要不是旁邊有穿著跟你一樣上衣的跑者慢慢刷過去,我還以為是在鄉間渡假時的散策。

不知道是因為微涼天氣太舒服,還是因為自己心境的關係,整個21K跑的非常…舒服。沒有一絲絲「逼自己」的意志,沒有一絲絲要告訴自己「撐下去」的場景。10K,喔,10K了,過一半了。17K,喔,什麼?還剩5K。進了鎮裡的最後2K,去年跑得非常痛苦,熱情的加油聲只化成自己的苦笑。今年完全不一樣,輕鬆愉快,熱情地回應著鎮民們,身體的能量感覺持續湧出,還不自覺地愈跑愈快,愈跑愈順。就這樣輕輕鬆鬆地回到了終點,無痛、無傷、無負荷、無悔恨。

跑回來後找個地方收操,會跟去年一樣在終點垮掉嗎?我小心地留意著自己身體的狀況。五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操都收完了,水也喝完了,身體…還好耶。今年應該過關了,感謝老天!還有時間,享受逛攤位的悠閒、享受這熱情的田中馬,回憶剛剛吃了什麼,買了什麼。

今年的田中馬,好舒服。

 

對了,啊我那個破二的同事咧?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