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過年:三種相機的實驗

經過去年使用iPhone作為相機主力的實驗,自己也慢慢發覺純粹使用iPhone的不足,每當撞到「哎呀手機還是不行」的那個時刻,心裡就還會響起「早知道就多帶一台相機出門」。

也因為2010年底把伴我多年的6D退役了,接手的R6搭配新入手的85F2有其特長之處,因此今年過年返鄉,又回到多機出動的狀態。

麻婚

週一,一如往常,買自助餐便當。今天有孩子喜愛的豬耳朵,多夾了一道菜,155元,比平常還便宜,應該是因為豬耳朵不算是主菜吧。
路過手搖杯,想給自己一個藉口買一杯。可是風大天冷,說是消暑清涼好像說不過去;如果是甜暖奶膩的話,又好像對不起圓圓的肚子。還在發呆,已經騎過了手搖杯店。
等紅燈時,望著天上快轉的雲發呆,能夠早點下班,卻不知道要幹嘛,算不算是一種悲哀?

2017 回顧

默默地,一年又過了。

今晚在外頭的一家麵店,熱騰騰地從麵碗裡浮起的熱氣,模糊了眼前的世界。伴著身旁兩個孩子吵吵鬧鬧的鬥嘴,自己突然有種「啊,平安夜的感覺就是這樣。」

雖然,平安夜已經過了好幾天。

不管如何,就來談談過去一年來發生的事吧。

十年一覺

想起十年前第一天進公司,特地買了個公事包,結果十年來用了沒超過十次。十年後,珍惜的事物變了,衡量人生的準則也變了,目標、也更多元了些。

2016 回顧

2017的野望,現在準備好了。我不敢用一輩子去把一件事做好,但我繼續試著每一年「想」把三件事做好,然後希望在年底的時候,盤點自己,發現做好了 1.5件事。這樣子,我覺得就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