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 週週都有新鮮事

四個月了,哇!!

你在看我嗎?
你在看我嗎?

前兩天去探望一個剛滿月的朋友,就跟其他剛坐完月子,每天母嬰同室的新手父母一樣,「累」字寫在他們倆的臉上。
她望著我們家的小幸福,羨慕地說不知道什麼時候她的小孩可以這樣。我們異口同聲說:「快了! 再一兩個月就行了!! 」

這是真的。

閱讀更多[4M] 週週都有新鮮事

[3M] 規律

上個月,我們忙著解讀著她「哭」的語言

然後,她的語言更多樣化了,知道哭不是唯一的武器,嗯嗯地撒嬌、嗚嗚地裝可憐、嘻嘻地微笑、喔喔地學大人,搭配愈來愈多的表情,她開始知道如何跟我們作「更有效的溝通」。只是,這更有效的溝通,也意味著我們一些「騙小孩的招數」會被輕易地識破。

舉例來說,當她不想喝奶瓶裝的奶時,如果你拿著奶瓶出現在她的視線裡,她的警戒心就一口氣升了上來。把奶瓶靠近她的嘴巴,頭立刻撇開或是後仰並發出抗議的聲音。要是你還不放棄想朝她的嘴裡進攻,她就會立刻哇哇哇起來 — 直到你把奶瓶移開,一切又恢復正常。

_MG_2747p
奶瓶你不要再靠近,不然我要生氣囉!!

閱讀更多[3M] 規律

[2M] 對話

一個月了,這個 blog,一直停在上一篇,小幸福滿月要回到家的前一天。

直到現在,我還深深記得,小幸福回到家裡的前三天,我們是過著何其水深火熱的生活。

指導教授說 @amasing 送的衣服好可愛!
指導教授說 @amasing 送的衣服好可愛!

哭、標準 SOP 檢查 (尿布、肚餓、脹氣、討抱抱)、喝奶/換尿布/拍背/抱抱、平靜、哭…… 短時間不斷的循環讓我跟指導教授幾乎是徹夜未眠,好像回到求學時熬夜作實驗的日子。不同的是,歲月不饒人,我已經沒有當年那種可以三天不閤眼的本事了。

所以只好一找到機會就瞇一下,連抱著小幸福餵奶的時候不知不覺我也會昏睡過去。

閱讀更多[2M] 對話

[1M] 滿月

好快,每天上班、下班、跑月子中心,再回家,再整理運補物資,等待衣服烘乾,就寢,然後再上班。這樣子的循環,一天,一天,一週,一週,不知不覺,一個月,就快要這樣子過去了。

明天,指導教授就要帶著小幸福,回到睽別已久的家,然後,開始「把小幸福拉拔長大」的任務。

這一個月來,與小幸福的相處當中,有一些模式,慢慢地浮現出來。

IMG_1938

閱讀更多[1M] 滿月

過去.很少拍人

其實,我很少拍人。

應該說,我很少用拍模特兒的方式拍人。

我比較喜歡的,是像街拍一樣,抓住人家的笑,尤其是眼睛瞇瞇的,五官全擠在一起的那種笑。

把時間定住,你看著照片會想,哇,他們在聊什麼呢? 怎麼笑成這樣啊?

歡樂,是我過去拍人唯一會拍出來的表情。

指導教授常常說,哎唷~ 你怎麼老是偷拍我這麼醜的樣子?

或是在聚會,我拿起相機時,指導教授常常警告別人:小心,他又要亂拍了。

久而久之,阿母也會開始閃我的鏡頭。

閱讀更多過去.很少拍人

迎接2011 新年的方式

2010 年的最後一刻,指導教授和我都強忍著睡意,等待著跨年的到來。

不是為了 101 或是任何一個地方的煙火,不是為了跨年演唱會的大牌歌手,更不是為了每個地方政府都會辦的流水席似的晚會抽獎。

那是我們三個人的第一次跨年。

小幸福說新年快樂!!
2011的第一個早晨,小幸福跟大家說早安!

閱讀更多迎接2011 新年的方式

我的2010回顧

要不是年底的耶誕迎接了小幸福的到來,2010 對我而言,其實是乏善可陳的一年。很多預定的事都沒有做好,很多想要發生的事都沒有發生。甚至偶爾還會懷疑,我人生精華的那幾年是不是已經逝去?

今天是 2010 的最後一天,我坐在桌前,回想著這一年來的點點滴滴,腦袋裡流過的,覺得最有意思的,是指導教授在準備待產時跟我說的話:

「在我陣痛哀嚎的時候,你絕對不可以做兩件事:一是用 iPhone 上推打發時間兼轉播,二是在我旁邊吃香雞排、鹹酥雞或是滷味。」

第二件事我做到了,但是第一件事……

該做的精神上的、物質上的支持我都沒少掉,吸吐吸吐拉梅茲我自己都快換氣過度,還要在旁加油打氣安慰叮嚀。第一胎本來產程就比較長,跟陣痛奮戰了一天多,樓梯走了不知多少階,圈子繞了不知多少圈,催生跟減痛都上了,最後還進了產房。這個歷程真的難忘,對指導教授或是對我而言都是。難怪生過孩子跟當過兵的人一樣,都有滿滿的當年勇可以說。

小幸福好準時

回顧這 2010 年底的大事件,就讓我從 12月24號,也就是平安夜開始說起吧。

閱讀更多我的2010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