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婚

週一,一如往常,買自助餐便當。今天有孩子喜愛的豬耳朵,多夾了一道菜,155元,比平常還便宜,應該是因為豬耳朵不算是主菜吧。
路過手搖杯,想給自己一個藉口買一杯。可是風大天冷,說是消暑清涼好像說不過去;如果是甜暖奶膩的話,又好像對不起圓圓的肚子。還在發呆,已經騎過了手搖杯店。
等紅燈時,望著天上快轉的雲發呆,能夠早點下班,卻不知道要幹嘛,算不算是一種悲哀?

第 20000 次快門

不知不覺,我的 Canon 500D 按了 20000 次快門了。
這次出遊之前,就有想過第兩萬張照片,可能會出現在這兩天一夜的渡假之中,
只是人在外頭,按快門的時候根本沒想那麼多,等到回來整理照片的時候,
才發現正好是小幸福的照片,而且還好沒有拍壞。

第 20000 次快門
500D 的第 20000 次快門,w/ Sigma 30mm F1.4,攝於金山。

呼,好險。

閱讀更多

結婚週年紀

我真的沒想到,才結婚/畢業一年,我竟然已經忘記了結婚/畢業紀念日。

過去看電影,總覺得才一年就忘記結婚紀念日,好像有點誇張。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才覺得「啊? 什麼? 結婚一年了喔?」。工作,真的會讓人忽略很多事。

一年了,想一想,我算是幸運的了。跟當初論文裡面寫的期許差不多,自己,畢業前跟畢業後生活差不多,電腦照打,飯照吃,沒有什麼婚前婚後兩個樣,不管是指導教授還是我都是。不過也因為畢業前跟畢業後差不多,所以看不慣的地方還是看不慣、會吵架的還是繼續吵;走在路上,我還是會自動換到靠路中間的那一邊;吃飯到一半,筷子下的便當還是會自動換成另一個口味,過了一會兒又自動變回來。

NB_couple_1 OP (by PipperL)
《過去,如果要一起工作,常常就是兩台電腦肩並肩》

閱讀更多

等待許久的 Hypo ticket

將近五月底的時候,我收到來自 Hypo 的邀請,參與 ticket 正式版的試用。當時,我對於 ticket 的概念,大概僅只於豪華版的 moo card
至於為什麼會收到邀請,我猜是因為曾經製作過幾本 hypo 12×12吧。我的攝影技術不好,沒辦法像小柯或是迴紋針一樣把出色的作品製作成 ticket 後,分享給他人。不過指導教授看到之後似乎頗為歡喜,決定改將其製作為畢業紀念冊,紀錄畢業典禮的點點滴滴以及畢業旅行的難忘回憶。

話說,這大概是世界最小的畢業紀念冊吧。

Hypo Ticket (by PipperL)

閱讀更多

老爸的婚宴

前天,除了一邊在手機推特上,參加 wenli 和 Miffy 的婚禮之外,我人也在另一場婚宴,一場新郎新娘我都不認識的婚宴。那我是被誰邀請去的呢? 是被只有兩面之緣的新郎老爸。

這開了90桌的大場面宴席,除了新郎新娘的國中、高中、大學、研究所同學共六桌,還有傳統的「男女雙方親友」5桌外,其他,都是新郎老爸放出去的帖子。包括:老爸的同事、前同事、前前同事,老爸的國小同學,國中同學,高中大學同學,老爸的讀書會,宗親會,教會,合唱團,鄉里貴賓…等等。我已經不知道,這是新郎的婚宴,還是新郎他老爸的婚宴了。

閱讀更多

宴客相關的細節

作過科學研究的人都知道,研究進度跟成果發表在期刊/會議上這兩件事,往往間隔了半年左右。
我的論文才發表到宴客,人卻已經從畢業旅行回來了,帶了曬黑的身體和1800張 / 10.3GB尚未整理的照片回來。

所以,畢業旅行的部份再等一下吧,反正照片和影片的處理還需要好長一段時間….

飯店 (by PipperL)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