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ja vu 

我還清楚地記得上一次去麥當勞吃早餐的情景。那是一個下雨的早晨,我剛迎來家中的新成員,老婆住了三天院要出院到月子中心,而我,早上從醫院醒來,正準備要回家去安撫老大,把她送到保母那,然後載著阿母一起回馬偕把行李收拾好,辦理出院手續。

洗車後下雨

有人說,這是洗車後必下雨,
有人說,這是公車總是你不等了/離開站牌/搭上了計程車之後才來。

不管如何,人生就是這樣,你最汲汲營營想要追求的,好像一直都落不到你頭上,
即使身旁的人一個個被命運之手「選中」了,那個一直喊「選我選我選我」的你,
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命運之手從天而降,抓走其他人 —— 然後覺得怎麼別人好像都很幸運,公車來了就搭上,卻忽略了他們私底下不知道等了多久的公車。

PunchParty 17 搶不到票,即使是馬上喊著要候補,卻一直遲遲沒有人釋出。
等到放棄了,決定去聽陳昇演唱會,人也約了,車也約了,然後就有好心人說「我這裡有多一張票,要不要?」

閱讀更多

有錢

有錢不是萬能,沒有錢萬萬不能。

有趣的,是「沒有錢」這件事,每個人的標準相差天高地遠。

但是由於慾望是無止盡的,所以如果在地上用粉筆畫一條白線,一邊是有錢,一邊是沒有錢,大多數人還是會乖乖站到「沒有錢」那一邊去。

管你是月薪 22K 的大學畢業生,

還是月收五萬的上班族,

還是辛苦數年,好不容易年收破百,卻發現還有老婆小孩要養、房貸車貸要付的中年白領。

Money making 2 (by PipperL)

閱讀更多

閃開.讓專業的來

一旦你換個高度想事情,決定就不同了。吃大餐是這樣、中科要不要也是這樣、某某產業該不該救該不該發展也是這樣。

家裡的電燈壞了,曾經被說是水電工的我,爬上爬下,試了新燈泡,找不到啟動器,搞了半天,不亮就是不亮。
正牌的水電工來了,把牆上的開關換了,好了。不到五分鐘。

買了一年的冰箱,聲音變大了。板上有同型冰箱的網友提到,可能是底座不夠平,試了幾次,調整底座的高度讓其變得更平,無效。
正牌的維修師傅來了,換了個風扇,說同型的冰箱都有這個問題。現在服服貼貼安安靜靜。

IKEA (by PipperL)

閱讀更多

壓垮部落格現狀的稻草

「有時候,所謂的轉捩點,不過是一連串微小事件後的加總與相互作用後的結果,然而人們所看到的,卻往往只是最後的那根稻草。」

可能是工作後的生活太過千篇一律,可能是前陣子時間精力都花在工作上,也可能是看得多反而吐出來的少,也可能是傳說中微網誌的140字讓部落格長文鋪陳失去了動力,我的部落格,愈寫愈沒力,愈寫愈不知道要寫什麼。

閱讀更多

Happy Ending

隨著年紀愈來愈長,我在看書看小說、在看電影追影集、在聽故事的時候,Ending,或者說是 Happy Ending的重要性,變得愈來愈不那麼重要,愈來愈不那麼神聖了。

王子和公主的愛情故事,並不是終結在「從此,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那一個點上。所以看到 “Definitely, Maybe / 愛情三選一” 的結局,我不但沒有鬆了一口氣,反而暗暗地替他們擔起心來。

但是就某一個層面來說,故事還是結束了, Ending 還是 Happy 的。只是,這故事不是一個要離婚的男子找到真愛/第二春的故事,而是一個父親跟女兒回顧過往的一夜的結束。

而所謂的擔心,反映了對於現實的不滿和不信任。經歷的事情愈多,愈知道世事很難找到一個所謂的 Ending,通常有逗點就偷笑了。有勇氣的人會善用分號,跳脫目前的情境或泥沼,然後再另一個適當的時機,再用另一個分號回來;禪意的人則愛用…… (聒噪的人則會用括號補充不必要的事物)

然而,真的碰到句點,尤其是段落的句點,那種句點之後的空虛,有時是寂寞到讓人害怕的。

再說,人生這麼公平,那麼理想美好的Happy Ending 加句點,那會這麼容易遇到??

所以會開始轉換心情,要嘛用問號質疑,要嘛忽略標點段落,著眼於字裡行間,享受所謂的「過程」,騎車不是為了目的地,而是為了旅程撲在臉上冷冷的春風;旅行不是為了從甲點到乙地那種「出發 — 終點」,而是那種「甲點 — 乙地 — 甲點」繞圈式的跳脫與解放。

In the middle (by PipperL)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