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ch Party 7 的梗

參加過幾次 Punch Party,我已經慢慢習慣 — 或者說慢慢習慣這種小餅乾式的聚會了。不過讓人驚喜的是, 凱洛每每能夠讓一次又一次的 Punch party 增添新的驚喜。

這次的 Punch Party 7,報名時段正好在我最投入工作的那幾天,所以當注意到時已經額滿了。還好有善心人士 shirleyhsu 跟 simparn,最終我還是成行了 — 順便給自己放一個小假。

招牌 (by PipperL)

閱讀更多Punch Party 7 的梗

猜火車

第一次看猜火車,記得是大學的年代。對於一個在「由你玩四年」,盡情探索生活、人生、自由可能面向的大學生而言,這部電影所帶來的衝擊的確對一個二十出頭的年青人造成了影響。什麼影響呢? 也許是比較表面的反思,也許是更深層,躲在意識下的記憶衝擊,像是狠狠受一記武林高手的悶拳,外表看起來沒什麼傷口,也沒有什麼巨痛,但是偶爾夜深人靜或是深呼吸的時候,隱隱的痛楚就會從五臟六腑的深處用緩慢的速度傳到胸口。

閱讀更多猜火車

阿公

我依稀記得,那是早上十點多,我走出火車站,接過表姐遞來的安全帽,把行李放在前座腳踏墊的地方。

「有什麼事情我應該注意的嗎?」

「等下進門的時候記得不要踏在門坎上。」

南部的陽光有些剌眼,那是我剛退伍的十月,空氣中仍然殘留著一股夏天的煩燥與不安。我回到南部的外公家,參加阿公的告別式。

機車直接停在家門口,表妹們窩在門口聊著天,打聲招呼,走進家門,客廳變得異常乾淨。我接過香,看著外公的照片,默默地落下淚來。

「阿公,我回來了。」

閱讀更多阿公

部落格幫了我什麼

老師,各位同學大家好。

今天我想說的是,在寫部落格的過程中,我到底賺到了什麼。

這是一篇離題之作,一開始,是看了阿潑所寫的《【新聞2.0】新聞,作為一種「專業」?(上)》,自己也想要寫一下我自己是怎麼「看新聞」的,後來,又聯想到李怡志的這一篇《有格還是沒格:部落客的業務課》,這一篇就這樣子冒出來了。

閱讀更多部落格幫了我什麼

講到精實

在入伍受訓的這段過程中,我發現,「精不精實」、「爽不爽」,不僅常常出現在連隊跟連隊之類偶遇時的簡短對話,也大量出現在長官的訓詞中,亦或是BBS上軍旅板面中裡頭的文章。舉例來說,打靶時碰到隔壁連,第一句話是「你是O營X連的喔?」,第二句話往往是「聽說你們那邊過得特別爽?」;或是掃地的時候碰到別的訓練中心出來的新兵,比較訓練精不精實、休息時間多不多、洗澡方式人不人道等。

比較到最後,往往是要想辦法突顯自己的「精實」,彷彿如果過得比對方爽,就是一種偷懶的罪惡,而最精實的,則是贏得眾人的「哀憐」眼光,並以此為傲。

閱讀更多講到精實

感冒自然好

我自己有一個觀念,那就是如果可以不吃藥,那麼就儘量不吃藥。

所以小時候得了感冒,要不是嚴重發燒或是嘔吐,不然我是不會跑去西醫哪兒打針/吃藥的。頂多在家附近熟識的老中醫處,包包一些藥粉,配著開水服下。

抗生素

等到長大出外唸書之後,由於異鄉沒有熟識的中醫,對於所謂的科學中醫又有著那一絲的不信任,因此感冒反而常跑西醫。為了保持工作的效率,減輕流鼻水、喉嚨痛、咳嗽、積痰等不適的症狀,我往往會藉著吃藥來壓抑症狀,讓我儘快回到工作上。當然,放自己個半天一天假是少不了的。

閱讀更多感冒自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