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情天

有時,不是發生在身邊的事,不是你親眼見到的事,不是你親身體驗的事,都是可以說得十分輕鬆的。

即使是沒有打馬賽克的照片,即使是錄影帶中那驚心動魄的畫面,你還是覺得像是電影一樣,隔著一個螢幕,繼續吃著,喝著,笑著,聊著。

但是,有些事情,不是說面對就能面對的,
有些事情,也不是說要忘記就能忘記的。

隨著時間的過去,可能會愈來愈淡,但也可能會愈來愈濃。

但最重要的是,當你知覺到,你被剝奪了自己決定的權利,

被剝奪了改變的可能,被剝奪了被關注的感覺,

這個時候,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已成了定局。

所有的一切,成了不可改變,無法挽回的「歷史」。

彷彿當快門一按下,視窗中那些手舞足蹈的人,就這樣定格,成了一張固定不動的照片。

在笑的,就不會哭了。

而在哭的呢,就永遠沒有機會笑了……

閱讀更多碧海情天

膚淺的我

我的話,跟會生蛋的母雞一樣。

好奇怪的比喻,不是嗎?

話這種東西,就像泥土吸收水一樣(又是一個奇怪的比喻),一點一點地吸收、一點一點地累滴起來。聽著別人的話語、看著別人的動作、路上的影像、偶來的思考,都會一點一滴地沈淨進心底,一點一點地轉為話的Quota。

然後,當時候到了,話就出來了。

害怕擁抱夏天

夏天理論上來說,應該算是我最舒服的季節。從小在南方長大的我,對於那熱力四射的夏天一向都是視若無睹。怎麼曬都不會脫皮、曬傷的膚質,使得我可以盡情地在陽光下一步又一步地走,從家裡走到公車站,從學校走到補習班,從一個山頭走到另一個山頭。我不知道防曬乳液是何物,不知道為什麼出門還要戴個帽子,墨鏡除了耍帥之外似乎沒有什麼其他的意義。我喜歡陽光直接淋在身上的感覺,喜歡眼鏡上陽光的反光,喜歡身上帶著一點汗,溼了又乾,乾了又溼,彷彿那是時間的存在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