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試的小小心得

可能是我面試的都是學生,所以沒有碰到臥虎藏龍之士……..

接著上回的劇情,我從履歷裡挑了幾個來面試。因為是實習生的關係,所以挑的都是在學的學生。一般來說,從在國外唸大學/研究所的學生履歷寫的通常比較積極進取,再加上有的學校對我這種沒出過國的真的很有名 (像是南加大啦、UCLA 啦、UCB啦),所以一開始我想找這種人來面試。一方面看看他們是不是如履歷寫的神通廣大,小小年紀上過刀山下過油鍋,另一方面也想讓不同的思考和作風為小隊帶來新的剌激。

只不過,現在才五月,這些學生都還遠在地球的另一邊為期末考奮鬥著,面試? 那得花上一番功夫才行。

我把注意力轉向國內,準備找一些人來面試。面試前,人都還沒見到,就要先在履歷上被比較一番,東挑西選,挑出來的,排好優先順序,打電話約時間,再找良辰吉時過來面試。我把他們的資料印出,分成一軍、二軍跟練習生。然後開始打電話約時間。

閱讀更多

開履歷的小小心得

最近有了個機會替小隊找一個暑期實習生,要了 104 的帳號之後就興致盎然地上網翻起履歷來。人家說,一份好的履歷可以得到面試官的青睞,得到所謂面試的機會,經過這一個星期來點了數百封履歷的經驗,我說: 一半一半。

一般而言,在104的應徵人員列表畫面裡,履歷並不是第一個跳進眼中的。第一個跳進眼中的,是學校,是科系,是工作年資,是學歷程度。很現實吧,就算是有多少的工作經驗,當進了104之後,還是得回頭從學歷開始被 review。當然,如果用搜尋的功能,是可以過濾出前一份工作的公司,所以真的要找的話,還是有機會用前一份工作來作為「初選」的依據。但如果從預設進入的畫面來看,學歷,仍然是第一眼決定的重要因素。

閱讀更多

職場的天真 (二)

老闆的算盤,是什麼呢?

前陣子聽到一場高層的經驗分享,提到:

「你要做的是一個(上頭眼中)好老闆,還是(部屬眼中)的好人呢?」

後來,我把這句話解讀成是不是只要把「人」做好,還是要把「事情」做好。

前一篇提到的那種狀況,也許正是老闆刻意營造的。

閱讀更多

職場的天真 (一)

不知道是誰講過:「新點子沒有什麼了不起,每天全世界都有一堆人冒出跟你一樣的新點子。」

以前覺得很贊同,我又不是什麼天才超人,我想到的別人一定也想到了。

既然如此,點子聽起來好像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我錯了。

有時,點子不只是一個引線而已,點子是一個膠水,把你手上可能有的碎片用一個獨特的方式黏合起來。如果大家手上的碎片都不一樣,那麼你的點子對別人而言,可能聽過就算了。然而當好幾組 Team 進行著同樣一個專案,還保持某個詭異的「共同合作開發」的氣氛時,點子這東西,你不小心說了出去,在你還在精心雕塑你的驚世之作時,別人可能馬上就拿去黏出一個半成品,然後送到上頭面前 ,大喊「我做出來了!!」。

更慘的是,那個膠水當然不會跟新發現的星球一樣,以你的名字來命名。

閱讀更多

Happy Ending

隨著年紀愈來愈長,我在看書看小說、在看電影追影集、在聽故事的時候,Ending,或者說是 Happy Ending的重要性,變得愈來愈不那麼重要,愈來愈不那麼神聖了。

王子和公主的愛情故事,並不是終結在「從此,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那一個點上。所以看到 “Definitely, Maybe / 愛情三選一” 的結局,我不但沒有鬆了一口氣,反而暗暗地替他們擔起心來。

但是就某一個層面來說,故事還是結束了, Ending 還是 Happy 的。只是,這故事不是一個要離婚的男子找到真愛/第二春的故事,而是一個父親跟女兒回顧過往的一夜的結束。

而所謂的擔心,反映了對於現實的不滿和不信任。經歷的事情愈多,愈知道世事很難找到一個所謂的 Ending,通常有逗點就偷笑了。有勇氣的人會善用分號,跳脫目前的情境或泥沼,然後再另一個適當的時機,再用另一個分號回來;禪意的人則愛用…… (聒噪的人則會用括號補充不必要的事物)

然而,真的碰到句點,尤其是段落的句點,那種句點之後的空虛,有時是寂寞到讓人害怕的。

再說,人生這麼公平,那麼理想美好的Happy Ending 加句點,那會這麼容易遇到??

所以會開始轉換心情,要嘛用問號質疑,要嘛忽略標點段落,著眼於字裡行間,享受所謂的「過程」,騎車不是為了目的地,而是為了旅程撲在臉上冷冷的春風;旅行不是為了從甲點到乙地那種「出發 — 終點」,而是那種「甲點 — 乙地 — 甲點」繞圈式的跳脫與解放。

In the middle (by PipperL)

閱讀更多

裁員

即使是傳說中的科技產業,私密你一口我一耳的口語傳播,仍然比所有的高科技工具來得快速。

早上11:00,從外面傳來老闆們被老闆的老闆召集面見的訊息。即使是無塵室也擋不了絮絮細語的傳播,很快地,一小組一小組的人馬聚在機台討論可能的狀況。

「會不會,一出去就被架走?」

下午16:00,同事再度回報隔壁棟的傷亡。哪個曾經一起合作開發的被裁了,好可惜他人還不錯說。另一個也中標的則是拍手叫好,早就應該叫他走路了。就像聊家常八卦般。

「只是什麼時候,才會輪到我們開獎?」

下午18:00,出電梯時碰到隔壁條的同事,三兄弟的成員之一。他劈頭就告訴我:

「以後三兄弟就只剩我們倆了。」

什麼? 你開玩笑吧?

今天不是愚人節,這種事情不好笑。

跑馬燈 (by PipperL)

閱讀更多

與員工共患難的公司

經濟不景氣的時候,公司總會用一些口號,例如要員工「與公司共患難」。那麼,什麼樣的公司,才叫做「與員工共患難」呢?

冬日暖陽 (by PipperL)

站在員工的立場,最不想要發生的事,第一應該就是被裁員吧;再來應該是減薪,不管是直接的減薪還是間接的無薪假;最後則是福利的縮減,例如尾牙、績效獎金、有的沒有的補助等等。

所以從員工的立場看回來,一個為員工著想的公司,應該要從對於員工衝擊最小的措施開始做起。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