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荷花

拍東西要拍出自己,不僅僅是自己的品味,自己的技巧,也包括自己的影子在裡頭。

我第一次拍荷花,不求拍出自己的品味,不求炫耀什麼技巧,連自己的影子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我只求找到自己喜歡的荷花,拍到自己眼中的荷花,那就好了。

哪來的賞櫻熱潮?

本來想趁二二八假期去看看櫻花的,沒想到天冷加下雨,櫻花被打得亂七八糟。這下雨四天根本沒辦法出去「踏踏青」,要是到了櫻花林恐怕也是滿腳泥,索性窩在各大賣場裡,一方面溫度適宜,一方面還可以給餓肚子的冰箱添點食糧。不過有這個想法的人顯然不只有我,賣場的停車場大爆滿,要停個車還得等上20分鐘,都快比得上週年慶的百貨公司停車場了。

說到櫻花,是我的錯覺嗎? 今年台灣好像特別瘋櫻花。還記得以前的時候,說到櫻花,比較有印象的就是日本的賞櫻季,有的朋友會在初春時節,斗斗訂好機票,抓緊時間,來個假日日本賞櫻之旅。而我對於賞櫻這件事,也只僅於櫻花樹下,一堆人就著桌巾(請原諒我貧乏的想像力),喝著清酒,欣賞著漫天落下的櫻花雨。

而在台灣,也不是沒有看到櫻花。只是看到的時候,自己就當作是看到一株美麗的樹,會想親近,會想合照,但是完全沒有自己正在賞櫻的覺悟,也沒有特別去某個地方賞櫻的衝動。

IMG_4394
在阿里山上看到的櫻花。

閱讀更多哪來的賞櫻熱潮?

工地

最近在翻過去拍的照片,我看了一下, iPhone 的 Instagram 裡,我拍得最多的主題是…..工地。

我想,我會特別拍這麼多工地,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住的地方週圍都是工地。

是的,這個城市能蓋房子的地愈來愈少,所以愈蓋愈往偏僻的地方蓋。我住的這兒以前是一大片工廠廠房,工廠遷走 (還是倒掉?) 了之後,劃了個小公園,附近慢慢地一棟棟高樓就蓋了起來。每天出門上班總是經過大大小小的工地,假日不上班還可以數數輪著排隊報到的混凝土攪拌車有幾輛。工地打椿的時候,低頻的振動可以輕鬆地傳到房間裡來;夏天打開窗戶,不到半天的時間桌面就覆上一層薄薄的砂。

如果要說上什麼好處,恐怕就是帶來了便利商店,文具店、麵店、咖啡店、漢堡店等等讓附近「生活機能」變得較為人性化的設施吧。

不過,就跟挖馬路一樣,房子是不會說好一起蓋的。所以這幾個月東邊的大樓蓋起來了,過幾個月換西邊的公寓打地基,再幾個月南邊的商辦在整地,又過幾個月北邊的荒草一片竟圍起了圍牆,外頭掛起了 XX 預定地。這是這個地區的演化,樓啊一棟比一棟高,坪數一間比一間大,聽說價格也是一間比一間高。

我好奇地問:「都賣得出去嗎?」

路邊的業務毫不客氣地說:「早就賣光了!」

construction

閱讀更多工地

第 20000 次快門

不知不覺,我的 Canon 500D 按了 20000 次快門了。
這次出遊之前,就有想過第兩萬張照片,可能會出現在這兩天一夜的渡假之中,
只是人在外頭,按快門的時候根本沒想那麼多,等到回來整理照片的時候,
才發現正好是小幸福的照片,而且還好沒有拍壞。

第 20000 次快門
500D 的第 20000 次快門,w/ Sigma 30mm F1.4,攝於金山。

呼,好險。

閱讀更多第 20000 次快門

過去.很少拍人

其實,我很少拍人。

應該說,我很少用拍模特兒的方式拍人。

我比較喜歡的,是像街拍一樣,抓住人家的笑,尤其是眼睛瞇瞇的,五官全擠在一起的那種笑。

把時間定住,你看著照片會想,哇,他們在聊什麼呢? 怎麼笑成這樣啊?

歡樂,是我過去拍人唯一會拍出來的表情。

指導教授常常說,哎唷~ 你怎麼老是偷拍我這麼醜的樣子?

或是在聚會,我拿起相機時,指導教授常常警告別人:小心,他又要亂拍了。

久而久之,阿母也會開始閃我的鏡頭。

閱讀更多過去.很少拍人

拍櫻花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賞櫻」已經變成一種時尚,還是因為我手上有了丸子之後開始會留意起櫻花來,在這冬末春初之際,櫻花和我視線的交集,已經遠超出我生命中過去數十年的總和。

南投服務區的八重櫻 (by PipperL)

過年返家,在南投服務區看到的八重櫻。印象中,這是今年我第一次拍櫻花 — 不是在什麼風景區或是山谷裡,而是在這座過年車流不停歇的停車場旁。

怎麼拍? 當然是鏡頭瞄準頭上最近的那朵花,光圈開到最大,快門就按下去了。

傻傻地,因為曝光抓的是後面灰白的天空,所以想當然而花朵就變得灰暗無光了。於是曝光補償 +EV,加加加,直到花朵的明暗亮度正常為止。

就拍出了上頭這張主題清楚,但背景嚴重過曝的照片。

這,應該算是失敗的作品吧。

閱讀更多拍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