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 學生抗議集遊法靜坐

電視上,還在報導著民進黨指責馬英九不該把跟陳雲林的會面提前,還在報導著馬英九指責民進黨該為流血衝突負起最大的責任。

而昨天在行政院前,在稍後的自由廣場,有一群學生採取著和平的靜坐,抗議。

抗議什麼? 他們不是抗議陳雲林的到來,不是抗議馬英九、國民黨、民進黨等。

他們譴責、他們抗議的是暴力,來自國家機器的暴力

閱讀更多1106 學生抗議集遊法靜坐

我不再說這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

從前有個有關民主的笑話,是關於 A 國人民和 B 國人民的。

A 國人民說:「我們很民主,我們可以公開批評我們的總統」
B 國人民說:「我們也很民主,因為我們也可以公開批評你們的總統」

結果昨日,看到自認為很民主的 A 國,卻不讓人民公開表達對於 B 國來使的意見。

這就是過去 A 國人民自豪的民主喔?
這就是過去 A 國人民認為 B 國人民缺乏的民主喔?

如果說,那只是少數人民的聲音….或者是雜音,
為了營造出「和諧」的景象 (和諧這兩個字總是讓我想到網路長城),
所以只好動用優勢警力強力維安,避免任何可能破壞和諧的事物、聲音、或是景象……

閱讀更多我不再說這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

「我不要三聚氰胺」連署

身為消費者,如果我們不趁機打破資訊壟斷,我們就只能永遠在地獄中瞎摸,懼怕自己成為下一項黑心食品、商品的受害者,為官僚無能、企業卸責付出健康與生命的代價。

這個由 Happy Mobs 所發起的《我不要三聚氰胺 Melamine Free: 我們需要健康而安全的食品 — 對企業界的呼籲與說明》連署,著眼的並不是「三聚氰胺」這一種不應該出現在食物中的物質,也不是要替中國的食品貼上「黑心的標籤」。我認為這個活動的目標,是與其等待政府/主管機關/法令被動的檢測,不如由想要表現「社會責任」、「企業責任」的食品業者開始做起。如果說企業回饋社會的方式可以是捐款成立基金會、或是舉辦音樂會、亦或者是種種樹,那麼在這連署中所提到的

  1. 表明拒用可疑原料
  2. 公開食安管理政策與流程
  3. 聯合要求政府決策透明化
  4. 支持公民監督食安運動
  5. 協助廣傳食安訴求

等五項訴求,在我眼中比成立基金會或是辦辦活動更能夠凸顯企業在社會中的角色與責任。更何況,這些動作對企業形象而言,尤其在現在這個時刻,有著非常正面的幫助。

以下是連署訴求的全文,要參加連署的話,就到活動網頁去吧。連署完記得到所留的 email 信箱去點選確認連結,你的連署才會生效。

閱讀更多「我不要三聚氰胺」連署

專家的決策是否該透明?

三聚氰胺「大舉襲台」的事件,從大陸黑心食品/進口政策,演變成下架 v.s. 上架爭議,再演變成 2.5ppm v.s. 不得檢出。現在已經導致林芳郁衛生署長下台金車食品產品下架,並波及大潤發量販店的麵包,以及必勝客(pizza hut) 的乳酪粉等等。

如果你身為一個民眾,你可能跟我一樣,對於所謂的「機台/科學極限」、「某毒物含量對人體危害程度」、「國家標準該訂在多少」等等資訊並不熟悉。那麼,就跟去看醫生該打什麼針該吃什麼藥一樣,「無知」的你我、跟廣大的社會大眾一樣,需要有人告訴我們答案/真相。那麼,你願意:

  1. 讓一個官員召開記者會,直接告訴你哪家能吃,哪家不能吃。
  2. 讓一群所謂的專家學者開會之後,把他們討論出來的安全標準告訴你。然後再 follow case 1,由官員召開記者會告訴你哪家能吃、哪家不能吃。
  3. 讓一群專家學者、外加政治人物、公民團體、相關NGO、民眾等參與會議,參與決策並討論出「安全標準」或是把關機制。然後一樣 follow case 1。

閱讀更多專家的決策是否該透明?

偵測三聚氰胺的極限

想像一下,有兩台檢驗三聚氰胺的機器,姑且叫他機器 A 跟 機器 B 好了。

機器 A 的檢驗極限是 2.5 ppm,而機器B的檢驗極限是 0.1 ppm。所謂的檢驗極限,是指當濃度低於某個值時,機台的報告便會告知 「未檢出」。當然,未檢出是用人類的話來說,用機器或是報告上的字眼,會打上「三聚氰胺 : < OOO ppm」。這裡的 OOO,指的就是機台的極限。

所以如果三聚氰胺的含量是 0,那麼機器A 和機器B 的報告結果是「三聚氰胺 < 2.5 ppm」;如果三聚氰胺的含量是 10ppm,那麼機器A 和機器B 的報告結果是「三聚氰胺 : 10 ppm」

好玩的來了:如果三聚氰胺的含量是 1.5ppm,那麼機器A 和機器B的報告會是什麼呢?

閱讀更多偵測三聚氰胺的極限

幫各新聞台的計票計票

以前的選舉,各家新聞台總會提供號稱「最公正、最正確」的自有計票結果,在「第一時間」內提供閱聽人目前計票的狀況。但是就像在有怪獸裡頭所提到的,各家新聞台為了呈現「自己計票計得比別人快」,以及符合不同收視閱聽人的偏好,所以數字上會有灌水的狀況。別家開到21萬票,那我就把數字灌到25萬票,這樣子我好像開的比較快,觀眾就會留在我這台。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不久後別家灌到27萬票,我又不甘勢弱再灌到30萬票。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搞到最後不小心超過中選會最後所開出的票數,還得「向下修正」才行的荒謬狀況。

不過要看得出那荒謬的一刻,光靠轉台來轉台去的觀眾是很難的,得要側錄各台全程的開票狀況,事後再從頭到尾看一次才行。

我沒有側錄的設備,也沒有能力一口氣看那麼多台。所以我在下午等著出門的時候,腦子突然靈光一閃,冒出了這個「幫各新聞台的計票計票」的活動。

本來活動的方法很簡單,就是請大家幫忙,在Twitter上每隔個5分鐘或10 分鐘紀錄一下雙方的票數。結果xdite 用超快速的 RoR用RoR超快速地 寫了個監票站台,集合大家的力量來紀錄,免了在twitter上洗板spam的慘狀,並且在他的blog 上號召。於是,這個活動就這麼成形了。

開完票後,我花了點時間,整理了我紀錄的與 Xdite 站台上的紀錄,然後畫一些簡單的圖,看看有沒有特別的趨勢。好消息是,這次由於雙方一開始比數就拉開,並沒有先灌票再「翻盤」的狀況,也因為各家有了默契,會先「統一」一下他們自己的估票結果 (看後面就知道),所以也沒有「向下修正」的現象出現。不過,「領先」中選會的狀況還是蠻嚴重的。

接下來,就讓我們來看圖說故事吧。

閱讀更多幫各新聞台的計票計票

回應 isaac mao 的「就選舉問題向台灣部落格朋友征問」

又到了週末,一週完全沒有打開 rss reader,連追twitter 的力氣都沒有,GVO也完全放著不理,收信、看信、回信,這樣子的一週就過去了。不過努力應該是值得的,期待吧。

週六下午的休假時光,除了準備把心力投進 Global Voices 全球之聲 (啊,他們也碰到了Dreamhost Outage),吃飯前看到 Isaac Mao(毛向辉)丟出來的《就選舉問題向台灣部落格朋友征問》(啊,他也是放在 Dreamhost?) 一時興起,就回了吧,當作是本週的部落格新文章好了。

閱讀更多回應 isaac mao 的「就選舉問題向台灣部落格朋友征問」

立委投票的前一夜

週六是立法委員投票日,我週五早早地收拾手邊的工作,交代好要交接的事項,然後回到住處拿行李,跳上高鐵。

才一個小時又十四分鐘的車程,國道客運都還沒從新竹開到台北,我已經踏上了左營站的月台。

高鐵左營站內的冷氣開得蠻強的,不過很快我就知道為什麼在冬天還要開這麼強的空調了。走出車站,一陣熱風襲來,第一件事就是想把身上的外套和襯衫都脫下來,換成短袖。

出了車站,接上快速道路,再接上高速公路,再接上快速道路。20分鐘後,我回到家。

閱讀更多立委投票的前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