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革命 八年後

最近從書架上拿下「我的小革命」一書,趁著寒流來襲的冬夜裡,將大半身子裹在毯子裡,又讀了一次。八年過去了,當年書裡提到的那24個溫柔小革命,現在又在何方?於是決定花點時間,憑藉記憶,找找資料,再看看這曾經的「改變台灣的24個關鍵字」,在時代的巨輪下,又會變成什麼樣子?這裡頭有一些我比較熟悉的,也有一些我到現在仍是門外漢的。摻雜著瑣碎的印象和個人的想法,如有謬誤,歡迎指正。

網路很危險滴 總統還是回火星吧

莫拉克災情網路中心

看到今天的中國時報社論,滿心敬佩拜倒。

說說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落入眼中的「重點」好了:

在野的綠營政治人物沒有治理國家的責任,時間都是自己的,成立部落格、噗浪、加上推特(TWITTER)、臉書(FACEBOOK),可以成天噗個不停, 還可以舉辦噗友會,把網友聚在一起論時政、搏感情,花多少時間精力都無可厚非,但是身為一國元首的馬英九又要管理國家大事小事,又要整修國民黨這個百年老 店,到底還有多少時間可以跟噗友們閒聊,真的讓人非常好奇。 

馬英九是一國元首,是大人物,好忙好忙,哪像在野的人,沒有治理國家的責任,可以整天噗個不停。而且馬總統要管理國家大事小事,又要整修國民黨這個百年老店,才不會像美國總統歐巴馬那樣子,還有美國時間推特。

閱讀更多網路很危險滴 總統還是回火星吧

中時裁員對地方新聞的效應(一)

這一篇,本來應該是不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畢竟,在中時大裁員之後,不管是慕情的文章,還是阿潑的文章,都已經把我心裡一些對於所謂的菁英報的看法,或者是地方記者存在的價值,都點出來了。在「手上稿擠」這個很爛的偷懶藉口的掩護之下,本來我應該可以偷偷裝作若無其事地錯過這一次的討論。然而,由於某些機緣,我終究還是打開了寫了一部份的草稿,然後試著把他完成。

先說說所謂菁英報好了。

如果說,中國時報的下一個目標,是讓自己變成所謂的菁英報。而他所謂的菁英報,是公開信裡頭所提到的:

讀者對象應該是高社經地位、高教育程度、高所得收入、高度國際觀及高度社會參與的各界意見領袖。但由於我們能是一個綜合性報紙,因此應該涵蓋的將是不分年齡層和地域性的所有讀者。也就是說,未來的中國時報雖是偏重社會菁英,但並不孤芳自賞的脫離現實。

很不幸的,我看不懂他的目標。什麼樣子的客群,才是「高社經地位、高教育程度、高所得收入、高度國際觀,以及高度社會參與的各界意見領袖」,又同時是「不分年齡層和地域性的所有讀者」。我想來想去,最有可能的還是所謂的「中產階級以上」。

如果是「中產階級以上」,才能夠一方面訴求所謂的菁英客群,一方面用中產階級的閱報量來支撐一個報紙的運作。

只是誰來告訴我,這個訴求的客群,跟之前「傳統大報思維」的中國時報,有什麼特別的不同?

閱讀更多中時裁員對地方新聞的效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