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私奔,和小幸福。

習慣群居生活的大人,需要一些些空間和時間獨處,學著和自己作朋友,學著和身邊一草一木作朋友;我覺得小小孩也是。

這次的勞動節,我跟小幸福都有了一些些空間和時間,學著和自己作朋友,和身邊一草一木作朋友的時間和空間。
沒有人在身邊嘮叨著什麼可以什麼不行,沒有人在身後一直喊著這個不可以那個危險,
希望小幸福不會被我寵壞。

等車的小女孩兒
在老車站的長椅上,準備流浪去的小幸福。

五一勞動節,我放假,保母說她也是勞工,要放假,只有指導教授沒有放假。
前一天晚上,指導教授叮嚀著早餐要吃什麼,午餐要用電鍋蒸什麼,要記得喝水,太陽很大出門要戴帽子,防曬的那件外套要記得。

我心裡默默地打著我的算盤。

閱讀更多我喜歡私奔,和小幸福。

哪來的賞櫻熱潮?

本來想趁二二八假期去看看櫻花的,沒想到天冷加下雨,櫻花被打得亂七八糟。這下雨四天根本沒辦法出去「踏踏青」,要是到了櫻花林恐怕也是滿腳泥,索性窩在各大賣場裡,一方面溫度適宜,一方面還可以給餓肚子的冰箱添點食糧。不過有這個想法的人顯然不只有我,賣場的停車場大爆滿,要停個車還得等上20分鐘,都快比得上週年慶的百貨公司停車場了。

說到櫻花,是我的錯覺嗎? 今年台灣好像特別瘋櫻花。還記得以前的時候,說到櫻花,比較有印象的就是日本的賞櫻季,有的朋友會在初春時節,斗斗訂好機票,抓緊時間,來個假日日本賞櫻之旅。而我對於賞櫻這件事,也只僅於櫻花樹下,一堆人就著桌巾(請原諒我貧乏的想像力),喝著清酒,欣賞著漫天落下的櫻花雨。

而在台灣,也不是沒有看到櫻花。只是看到的時候,自己就當作是看到一株美麗的樹,會想親近,會想合照,但是完全沒有自己正在賞櫻的覺悟,也沒有特別去某個地方賞櫻的衝動。

IMG_4394
在阿里山上看到的櫻花。

閱讀更多哪來的賞櫻熱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