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政變後的血洗大屠殺

昨天的「清場」(我寧願誇張地說是血洗) ,造成278人死亡,1400多人受傷之後,我覺得事態的走向,已經走向陰影的那一面,不管未來是親穆爾西,還是反穆爾西的一方,想要善罷甘休,都已經變得更不可能了。政爭變成血仇,埃及的這場政變,本來可以是一個好的案例,未來恐怕會成為很不好很不好的那種案例。

先問馬,再救人

12/19 發生在花蓮,規模6.8 的地震。正在 Hola 逛到壁鐘區的我,見識到了滿牆的壁鐘一同搖晃震動的難忘場面,還聽到電扶梯那兒傳來驚叫 (好像有東西掉落在電扶梯上)。第一時間打了電話回家,打不通,第二件事,就是上推看看災情。

回來後,看到 @Jason0713 在地震中受困於電梯,然後靠 twitter 求救,推友幫忙打電話幫忙,最後得救。就像 @qing_wang 說的

不論是困在廁所或電梯, Twitter 又再度發揮救人的功用

這則推的確有潛力變成 2009 twitter 的經典推。

更有意思的是,@Jason0713 後續的抱怨,我也有類似的感受。

閱讀更多先問馬,再救人

莫拉克災後政府作為的思考

對於這次的莫拉克颱風災情相關報導,我有看,但是看得不多。第一時間不看,是不想看到電視台的記者,在新聞報導時用那誇張且煽情的語氣,消費那些災民的苦痛。我寧願用比較沒血沒眼淚的方式,直接看數字,在網路上的救災資訊裡,在推特上一堆被 retweet 的訊息裡,試著讓自己在這些訊息洪流中站穩。然而,且每天固定會打開一至兩次的電視新聞裡,我還是必須面對那些慘痛的畫面,必須聽著災民的呼喊。這時,我真的慶幸,我不必像馬英九那樣,說「你不是已經見到我了嗎?」

Freedom! (by PipperL)

是的,風災過去一個星期了,現在新聞的焦點,慢慢地從風災的慘痛,轉換為責任的歸究。現在執政的政府,當然有最大的責任,要在救災的同時,去處理許許多多來自於人民的抱怨。也因為那些人民正在傷心時、正在激動處、正在氣頭上,政府在處理這些災民的情緒時,就必須更加柔軟,更加小心,才不會拿油救火,愈加愈旺。這次八八水災後,總統馬英九和行政院長劉兆玄的一些談話、行動、或反應,會被拿出來檢視、批評,我想最主要的就是沒有真正做到嘴巴上所說的苦民所苦。

閱讀更多莫拉克災後政府作為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