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tag

小平安

2019 新竹城市馬拉松

我最早發現的,是指導教授的身影,然後是我最愛的小幸福 (和小平安)。不過他們很明顯都沒有發現揮舞著左手的我。等到足夠靠近時,我大聲喊出「小幸福!」
發呆中的小幸福首先反應過來,然後是小平安,最後是低頭滑著手機的指導教授。當小孩大聲為我加油時,我已經掠過他們。

最動人的加油聲,開始出現在身後。

前面,還有一個半馬呢!

[2Y] 小平安生日快樂

本來這一篇的標題是「不要幹嘛不方便」,可是「驚覺」小平安生日到了,「趕緊」臨時去買了個蛋糕回來,蛋糕還是姐姐挑的,你現在知道當豬養的老二多可憐了吧。生日沒人記得,連蛋糕都是姐姐挑、蠟燭姐姐吹,小平安跟在旁邊吃個幾口…..

閃燈練習筆記 (一)

這次我帶了跟一年半前同樣的鏡頭、同樣的機身。當年沒有閃燈,這次試試看。不過說實在的在小朋友多的地方我也不太敢開閃燈,怕惹來旁邊家長的白眼,畢竟有的家長對閃燈很敏感的。不過這次小心翼翼的實驗過程中,很幸運地沒有被其他家長投訴、白眼、或是趕出去。

因為所以地下道

他口中的地下道,其實就是地下停車場的入口。一個斜坡、一大扇鐵捲門、一個簡單燈號,紅燈、綠燈,就構成一個簡單的地下停車場入口。這種在都市非常常見,尤其是在大樓區常見的設施,竟然成了小平安痴迷的所在。

兩個孩子的比較

人對事物的觀點,往往來自自身過去的經驗,或是社會給予的規範和準則。這些都是比較的基準。藉著比較,人類才能衡量並了解許多事物。大或是小,高或是矮,好或是壞,過去還是現在,應該還是不應該。比較,對人類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技術,深藏在我們的意識深處,往往在不自覺的情況底下,被運用得自然而又難以察覺。

A型流感來我家

上篇提到,在上週二保母高燒確診是A型流感之後,週五晚上小平安也發起燒來,週六早上快篩後確診也是A流。開始吃一整個週期的抗生素和克流感。

我和指導教授都同意,這是小平安出世以來,病得最重的一次。

邊帶小孩邊上班的實作測試

我不太確定身為立法委員是哪一個(法案設計師還是服務業),但以我自己親身的經驗而言,能夠一邊帶小孩一邊把事情做好真的不容易。而我也相信余宛如那個要修正立法院議場規則的提案,重點不在於一個女性或男性立法委員或是助理會是工作人員把小孩帶進所謂「神聖」的國會殿堂,重點在示範這樣子的可能性以及帶來一定程度的對話與討論。我相信後者在這個提議見報的同時,就已經達成一半的目標了。

帶兩個孩子出門投票決定他們的未來

因為指導教授在投票這天要去打工賺錢,所以我這一天要一打二,照顧五歲的小幸福和一歲半的小平安。一打二沒什麼,帶著這兩個孩子出門投票到處跑就有點讓我擔心了。尤其是前兩天還下著雨,今年的投票所又有點遠,走路得要20分鐘,開車又怕沒有停車位,事前一開始還想了蠻多的應變方案的。

不過這一切在早上起來看到無雨,多雲,涼爽的天氣之後,我就知道之前的顧慮應該是多餘的了,這一天應該是沒有問題了。雨過天晴那種鬆一口氣的感覺,也許正是台灣未來的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