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tag

小幸福

2019 新竹城市馬拉松

我最早發現的,是指導教授的身影,然後是我最愛的小幸福 (和小平安)。不過他們很明顯都沒有發現揮舞著左手的我。等到足夠靠近時,我大聲喊出「小幸福!」
發呆中的小幸福首先反應過來,然後是小平安,最後是低頭滑著手機的指導教授。當小孩大聲為我加油時,我已經掠過他們。

最動人的加油聲,開始出現在身後。

前面,還有一個半馬呢!

還是買了一顆耶誕樹

耶誕樹再放十年都還是長這個樣子吧,更何況放了一年的耶誕樹。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這株反倒有點對著我們的胃口,好像不把它帶回家就像把可愛的小狗流浪在外似的。請店員用大紙箱稍微裝了起來,扛了回家,我們家的新成員出現了。

萬聖節的幾段碎念

雖然大人不趕流行,不過在新竹市這兩年積極對親子政策和相關活動著力的大勢之下,社區附近也以萬聖節的名義辦了晚會。

人生就是取捨

看到小草寫的那篇生日文裡,那句「人生就是取捨」,滑鼠反白標記,Ctrl-C,點一下另一個視窗的BLOG連結,新增文章,在標題欄位貼上,就開始了這一篇。

我想到了當年的立志,想到了這兩年來的掙扎,想到昨天和今天的兩個鏡頭。

閃燈練習筆記 (一)

這次我帶了跟一年半前同樣的鏡頭、同樣的機身。當年沒有閃燈,這次試試看。不過說實在的在小朋友多的地方我也不太敢開閃燈,怕惹來旁邊家長的白眼,畢竟有的家長對閃燈很敏感的。不過這次小心翼翼的實驗過程中,很幸運地沒有被其他家長投訴、白眼、或是趕出去。

小幸福看古裝劇

我個人是覺得不全然是正向的改變,但是以目前的狀況,孩子似乎也不一樣要照著我們大人硬是規劃好的路線走,變成我們硬是想像的那個樣子。

兩個孩子的比較

人對事物的觀點,往往來自自身過去的經驗,或是社會給予的規範和準則。這些都是比較的基準。藉著比較,人類才能衡量並了解許多事物。大或是小,高或是矮,好或是壞,過去還是現在,應該還是不應該。比較,對人類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技術,深藏在我們的意識深處,往往在不自覺的情況底下,被運用得自然而又難以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