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算九二一受災戶的回憶

九二一,十年了。

How 說的一樣,我不是中部人,也沒有投入災區。當年九二一那些鏡頭、那些名字,對我而言,早已不復記憶。

我記得的,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十年前,當地震發生的時候,雖然我從睡夢中被震醒,但是在上鋪的我,卻還得懶得下床。後來停電、宿舍喧鬧、通訊中斷、電話打不通,沒有人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事,我才下床,找出手電筒,加入同學的行列,圍著一個小小的收音機,嘗試解讀外面的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時候,年幼無知的我,真的是抱著湊熱鬧的心情。後來災情嚴重後,才開始想到家裡,想要在天亮後,跟家裡連絡,回家看看。

不過在通訊中斷的情況之下,最後人群還是散去,回到自己的房間,爬上床,睡去,等到天亮後再打算。

鹿耳門天后宮 (by PipperL)

閱讀更多也算九二一受災戶的回憶

遠方的浪漫

昨天晚上,指導教授跑到我的房間來,說:「我知道你外遇了。」

啊?

「我知道你在外面有一個小孩。我發現了。」

啊?

「我手上還有小孩的照片。長得很像你」

啊?

就在我打算要從實招來的前一秒(當然是招「冤枉啊大人!」),她從背後拿出一張卡片,上頭還貼了張小孩的照片。

閱讀更多遠方的浪漫